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酒家】非常6+1之七妹(散文)

来源:柳州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爱情散文

先生读大学时,同寝室六条汉子,按年龄排序,从老大直叫到老六。

某年某天,老六把自己钟情的女子带到寝室,介绍给了一众兄弟。殊不知此女子与水院102寝室有不解之缘,很快成为其编外人员,人称七妹。

七妹是典型的川妹子,为人行事颇像那火辣辣的小辣椒。她个子矮小,圆盘脸,皮肤白净,脸蛋一年四季都是红扑扑的。一头略带棕色的长直发,总是束成简单的马尾,直垂至腰际。她的体型属于梨形,多年以后听说她在跳古典舞,先生他们还在哂笑,就那双短萝卜腿儿,能跳得起来?

读书的时候,与七妹有过几次不深不浅的接触。至今犹记得他们哪个开玩笑惹了她,她当即杏眼圆睁,黛眉倒竖,一个高踢腿直接踢了过去,吓得对方兔子似的赶忙逃窜。

她也是个胆大包天的主儿,晚上跟102寝室的人出去玩,玩晚了回来学校关了门,就跟那几条汉子一样,翻墙进院,还不回自己寝室,死缠着去102,坐在床铺上跟几条汉子打扑克,一玩一整夜,赶都赶不走。

七妹自己都说,我那时,总跟他们102的人厮混在一起,跟自己寝室的人反倒没那么亲密。一个厮混,虽不好听,倒也贴切。

后来,中央台出台一个崭新的节目,叫《非常6+1》。节目名很是契合这帮昔日水院102寝室汉子们的心意,他们说,他们就是非常6+1组合,而那个1,就是七妹。

似喝了醋,让人有些酸酸的。

这次成都之行,第一餐就见到了七妹,其时,她已是老四的老婆,一个三岁多小女孩儿的母亲。

算起来,从2000年她毕业,我们已经14年没见面了。分不清是岁月改变了容貌,还是流年变迁了心境,眼前的七妹,完全是陌生的七妹,从容颜,到举动,到言谈。

对女人来说,岁月是把杀猪刀。七妹倒不显得老,她本也比我们小两三岁。与读书时相比,她瘦了,原来的满月脸削出了尖下巴。长马尾没了,取而代之的是简洁利落的盘发,用宽皮筋随意地高高束在头顶,没有任何装饰,人显得高挑了些。脸皮略显苍白,一年四季都红着的脸蛋没了成团的红晕,浮着清晰可见的红血丝,鼻梁根部和面颊散芝麻一样零落着暗褐色的斑点。变化最大的是眼睛,原来那双眸子灵动狡黠,又清澈若泉,而今我看到的是暗淡,是游移,还有隐藏其中的哀怨与淡漠。

先生他们就着酒肉有说有笑。本不喜多话,又是他们同学相聚,更是寡言,只是不动声色地察言观色。七妹吃得心不在焉,不时抬腕看手表,不时翻看手机,不时往外打电话,偶尔也附和几句。

七妹很会读书,尤其是英语成绩不错。她本科毕业以后念了另一个专业的硕士研究生,后来又选择一个专业念了博士。她把老四带到成都她的单位,让单位接纳了老四。后来老四辞职办公司,赚的钱越来越多,她干脆不上班了,呆在家里照顾小孩。先生他们笑七妹,你堂堂一个博士,就呆在家里当主妇,岂不是大材小用屈才了?

七妹先是一愣,突然就冒出了一句,说当年要不是她把老四带到成都找到工作,老四现在混成什么样儿还不知道。一时席上冷场,只有那个小女孩儿不受影响,还在为那碟转来转去的凤爪纠结不清,哼哼叽叽。

小女孩儿长得像老四多一点,眉眼还是有七妹的影子,特别是苹果脸上也有两团红晕。红扑扑的脸蛋,眨巴眨巴的眼睛,无所畏惧的眼神,噘得高高的小嘴,活脱脱就是当年那个七妹的翻版。

而眼前的七妹,居然让我想起大师笔下的一个人物。

吃完饭临分别时,七妹找我要了电话号码,说是哪天陪我逛逛成都。末了又补充说,她只有周二和周四有时间。

委婉谢绝她的好意。不为别的,其实,我更喜欢独处的自在,更喜欢一个人背着包,带着相机,用自己的双脚丈量一座陌生的城市,用自己的眼睛打量一个生疏的地方,不受干扰地思索,体悟。

周二没有电话。周四七妹打电话来,我正准备坐地铁去天府广场。犹豫片刻,没有接电话,后来回复短信说正在外面玩,不用麻烦她。也就罢了。

一天下午,先生从培训的地方逃课,陪我去了武侯祠,又再赴锦里看夜景。先生说七妹打电话约吃晚饭。我们见面后,七妹说那天吃饭回家后就感冒了,几天下来还没好完全。商量着去哪儿吃,七妹没有主意,打电话给老六咨询,又问怎么去,折腾了好一会儿。看来真是一个宅女。

我们去吃火锅。作为川妹子,居然不吃辣,我们只好点了鸳鸯锅。先生要了山城啤酒,七妹也不喝。倒是奇怪了,在学校的时候,貌似两样都是沾的。她解释说对胃和皮肤不好。原来,人家讲求养生和美容。一顿饭吃得小心翼翼,豪气市井的火锅,吃出了西餐的氛围,感觉憋得慌。

让我更难受的是,此时的七妹更像祥林嫂。她跟先生,她的老三,喋喋不休地倾倒起了满肚子的苦水。我都没明白话题是怎么挑起的。据她讲,她的公公婆婆虐待自己的母亲,把母亲送进养老院,一年只给2000块钱,有重要的客人去时又把母亲接回来装孝子。她的公公婆婆一心想掌控她家的经济大权,不喜欢她,要把她赶出去,五六年前跑来成都不仅羞辱她父母,还逼着她和老四离婚。她的姑子妹好吃懒做,都三十的人了也不结婚不上班,跟着父母找她和老四闹,直到老四在沈阳给买了房子才罢休。她还说公公婆婆完全没有人情味儿,从不来看孙女,也不打电话关心孙女……

清官难断家务事,素来怕这些烦心事缠身,只好辜负七妹对我的信任,装聋作哑,埋头大吃。好在是在人满为患的火锅店,倒为我提供了便利。只是一边咀嚼,一边在想,俗话说一个巴掌拍不响,七妹自己也该是有问题的吧,什么事情,都不会无缘无故。又想,身为博士的七妹,在婚姻的漩涡里,终也熬得跟普通的没什么文化的家庭主妇一般无二了。一时,不知是该悲,还是该怎样。

后来跟先生说起这事,先生说,估计从一开始,老四父母就是不同意老四跟七妹在一起的。或许是吧,爱情、婚姻这么复杂的一个命题,谁又能说得清道得明呢?

吃完火锅出来,还只有八点多。我们没有目的地往前散步,走着走着,七妹似乎渐渐认出了路,说离她家不是太远,邀请我们去她家坐坐。先生一口应允了。

七妹的家在一个高档小区,一栋两户,底下两层一户,上面两层一户。她住上面。孩子已经睡了,只有七妹的母亲还在客厅看电视。屋子里很乱,拖鞋、小东西、玩具,到处都是。我没有洁癖,但从来都喜欢把家里收得整整齐齐,干干净净,并花费心思添上书籍、花草和小饰物,让家变得舒适、温馨。想来,七妹是不怎么做家务的吧。

还真被我猜中了。七妹进屋就忙着给我们冲泡“竹叶青”茶,手忙脚乱地忙了半天,水洒得满茶几,才算是把茶水冲泡好。她自我解嘲地说,我不擅长做家务,都是妈妈做。

很好奇她平时在家里怎么打发时间。先生看见客厅一角摆着一架钢琴,便问孩子这么小就在学钢琴了?七妹笑着说是她在学,都已经可以弹好几首曲子了。说到高雅的东西,七妹的眼睛就活泛了,要拿她跳舞的视频给我们看。她噔噔噔地上楼抱来笔记本,熟练地找盘符,从一堆文件中点开一个。视频中的她一身紧身舞衣,软底舞鞋,脖子上披着一条湖蓝色的纱巾,在一群四五十岁的女人中间很是显眼。随着音乐,她有板有眼地投入地做着动作,旋着身体,眼波流转,浑身散发着一如当年的活力。

七妹说,她在家学钢琴,每周到社区学几次古典舞,平时附近大学有什么免费的讲座,她也跑去听。除此之外就是接送女儿,陪女儿玩。用她自己的话来说,每天忙得要死,累得要死。听起来,她还是过得挺充实的。当然,也挺阳春白雪的。

以为高雅的话题会继续,七妹却扯出了买房子和装修的事情,说都是她一个人去跑。她指着房里的摆设,说都是她一手一脚采买的,老四没操一丁点心。不知怎么接下去,先生说老四会挣钱就行了。七妹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我们赶紧以时间不早为由,告辞离去。

老六张罗了一场成都同学的小型聚会。老四从我们到成都那天见过面后就没再现身,聚会那天说是又去了贵州。七妹是老六开车接来会所的。

七妹到来的时候,就不怎么高兴,一个人坐在角落掰手机。这时老六的老婆忙着发微信与客户和下家联系,她在照顾儿子的同时开了一家网店,也是个大忙人。七妹也想上网,问服务员有没有wifi,人家告诉了她帐号和密码。我看她拿着一款超大的手机摆弄了一阵,又放下来了,说平时很少用那手机,不知道怎么连wifi。我都觉得不可思议,一个工科博士,竟然玩不来这么小儿科的东西,说出来不笑掉人大牙才怪。

吃饭的时候,七妹依然不在状态。同学们觥筹交错,津津有味地回忆着往昔,热热闹闹地谈论着当下,她不言不语,面无表情,有一下没一下地咀嚼着,似乎置身在外。

回到宾馆后跟先生说起,先生说老四到处跑生意,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七妹可能在生他的气。就着这个话题,与先生有过一段谈话。我说老六没追上七妹也不是坏事,他现在的老婆精明能干,既能主外,又能主内,与他脾性也相投。要是换了七妹,饭不会做,家不会收,又成天追求小资的东西,和公婆关系也处不好,婚姻生活会不会不如现在和谐?

先生他们六弟兄中,与老六接触最多,与老四接触最少,我不自觉中还是有私心,相对更加在意老六过得好不好。

先生嘿嘿一笑,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有的人找老婆是找保姆,有的人是找情人,有的人才是找伴侣。或许,有人就心甘情愿地把老婆当菩萨供着呢?

我嘟嚷一句,反正如果我是男人,我不会找七妹。

话虽如此说,心中还是不那么痛快。我前面说过,什么事情都不会无缘无故,念了博士、曾经活泼开朗的七妹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也不会无缘无故。如水逝去的时间,如风飘忽的岁月,都不足以成其为全部的答案。

于是,念着人生若只如初见,怀想那个高踢腿的七妹,翻墙进院的七妹,死缠烂打赖在男生寝室打扑克的七妹,意气风发读研究生的七妹。

在岁月深处,怀想,年轻的七妹……

郑州癫痫医院哪个好治疗癫痫疾病用丙戊酸钠有效果吗成都癫痫专业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