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酒家】如初(征文散文)_9

来源:柳州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爱情散文

先生只有一个胞姐。

这里说的老六,实际上是先生大学时的室友。其时同室六人,按年龄论,先生是老三,老六排行最末。

老六来自将军县湖北红安,姓姚,故而谐音称老幺。后来寝室多了个七妹,老幺就成了老六。

老四和老六都在成都。

这次成都之行,先生打电话给老六。老六说那几天他刚好在外面投标,只能老四接待了,要我们等着他回来一起喝酒。

大学时,我们寝室与先生寝室是联谊寝室,我与他们都混得比较熟。只是听说老六不在,多少有些遗憾。

老四是本山大叔的老乡,却没有沾染大叔的丝毫幽默、随和与健谈。老六却不同,是个鬼灵精怪的搞笑人物,再陌生的人,他都能很快与之打成一片。

记忆中的老六,又矮又胖,确是应了潘长江的那句话——浓缩的都是精华。老六在先生寝室里是最不用功学习的一个,他最爱的就是打游戏,经常通宵达旦地留连在游戏厅里。可是每次考试,他都考得不赖,就是需要天长日久积累的英语,他的成绩也不错,在他们寝室是数一数二的。

老六喜欢开玩笑,说段子。九八年我们班组织到车溪春游,先生寝室也去了几个人,包括老六。不是一个学校,又相隔一段距离,老六跟我们班其他人并不熟。可他却混得如鱼得水,游刃有余。时隔多年,记不清他到底说了些啥,只记得在车上,他逗得一车人笑破肚皮,男的前仰后翻,女的花枝乱颤。

老六会喝酒。大一的时候,有一次我们两个寝室的人聚餐。老大和老二都是云南人,尤其是老二,是个酒桶。那时他们还不太了解我们女生的底细,公然跟我们湖北佬叫板拼酒。先生当时喝不了多少酒,我们寝室除了我之外也没人端杯,老六一人自是挡不住。当年的我颇有男儿气概,可不能叫云南人灭了我们湖北人的威风。于是,我跟老六通力合作,结果把老大老二喝得借口上厕所开了溜,最后发现他们倒在公路旁的排水沟里吐得一塌糊涂。去年在大理与老大会面时,酒过三巡,我们还忆起当年的这个段子,忆起曾经意气风发的我们。

只是时光荏苒,我们,已不再年轻。

从双流机场出来,却是老六来接机。他说安排有了变动,他连夜从西昌赶了回来。

上一次见老六,还是一零年国庆,先生他们十周年同学聚会。与那次比起来,老六更显富态了,叠出几个下巴的脸冒着油光,黑色短款皮夹克套在身上撑得要破,外凸的肚子就像一只黑得发亮的皮球。

一上车,老六就跟我们摆起了龙门阵,还戏称自己现在只会讲“川普”。他给我们事先订好了酒店,在鹭岛国际高级小区。他解释说,是公寓式的酒店,住着宽敞、舒服,而且,那地段离杜甫草堂、宽窄巷子、锦里、武侯祠等都不远,交通也方便。就是先生在总队学习了想到酒店来,路程也不远。其后几天的玩乐,证实老六说的没错,他的安排,确实颇费了番心思,真如他所说,“嫂子好不容易来了,怎么都该让嫂子耍好撒”,我耍得都有些忘乎所以。

在车上,听得最多的就是老六说“我来安排”。他说找个空闲的时间约上成都的几个同学一起小聚,“我来安排”;他说到时叫上谁谁谁,还有那个什么“班花”,“我来安排”;他又说什么时候带我们去双流吃正宗的兔脑壳,“我来安排”;他还说酒店他先订了五天,他是会员,便宜一些,不够他再续,“我来安排”……

五天过后,老六人在西昌。不好意思再扰他,催先生去续费,才知道酒店比我们预计的还要贵,要三百多一天。跟先生感叹,这个人情真是欠大了。先生笑说不要紧,老六就这样,不住反而辜负了他。

初到成都老六把我们安顿好之后,老四也赶来了,在酒店附近的餐厅订了包间给我们接风。

老四带着老婆和孩子。老四的老婆就是七妹。而七妹,最初是老六带到寝室玩的,玩得投机,就成了先生他们寝室的常客和编外人员。

老六喜欢七妹,这是我们众人皆知的。只是七妹看不上老六,最后选择了高高大大、英俊潇洒的老四。

老六毕业后最初在东风渠管理处工作,与我工作的地方离得不远,我们三个经常在一起吃饭、喝酒,老六还受先生委托帮我搬过家。几年以后,听先生说老六辞了工作,考了研。先生说,老六考到了四川读研究生。我第一反应是老六还是放不下七妹,七妹是川妹子,也在读研究生。

这些,都只是我的揣测,天生不好包打听,不好嚼舌根子,仅是揣测而已。只是在席上,默默地多了个心眼。老四依然话不多,依然怕吃辣。七妹吃醋地说老四和老六好得像穿一条裤子,在学校一个寝室,最后一年一个专业,又都留在成都工作,现在开办的公司业务上也往来紧密。老六只是呵呵地笑,就是笑,也没了先前车上的爽朗和放肆,温情了许多。

不知怎么说到一零年的同学聚会。七妹那年正好生孩子。七妹埋怨老四说当时他还准备丢下她一个去参加聚会的。老六则埋怨生个孩子跑什么华西医院,该去妇幼,又专业,又不会因为医院太大活受罪。言下之意是在心疼七妹当年受了苦。

老四跟七妹的孩子是个三岁多的小女孩,乖巧又有些小调皮。她看上了那小碟凤爪,想一个人据为己有。看得出七妹管教孩子挺严格,她只是瞪了孩子一眼,孩子就怕得缩回了手,可又不是很甘心,眼睛像被牵着似的,随着转走的凤爪转来转去。老六见了,责怪七妹,“小孩子嘛,想吃就让她吃,管那么严干嘛。”七妹依然不允,给孩子递去虾仁。只听老六马上关切地问,“她吃虾不过敏么?”又补充一句,“记得你原来很多东西都过敏的,喝不得牛奶,吃不得鸡蛋。虾也是蛋白呢。”

我的心似被什么撞击了一下。这么多年过去了,老六居然还记挂着那些点点滴滴。谁说男儿不多情呢?

过后私下与先生说起这个细节。先生说他也听见了。想来,老六还是喜欢着七妹的吧,一如当年。

很是好奇老六找了个什么样的女人。总不至于是七妹的影子吧?

准备搬到青羊宫附近住的那天上午,老六打电话过来说他头天晚上刚赶回来,要我们等一会儿,他来送我们,又说已经安排好了晚上的同学小聚会。

我终于得见老六的老婆。是个地道的成都女人。老六在前面抱着一岁多的儿子,女人背着双肩包跟在后面。第一眼,就觉着两个人挺般配。老六胖,女人更宽。老六爽快,女人更大大咧咧,好相处。这可能就是人们常说的夫妻相吧。

把我们送到酒店。老六要女人带我们去吃地道的川菜,他戏谑说女人是个吃货,打听到哪儿有好吃的,可以开车几个小时跑去吃。女人也不辩解,说哪里有家牛肉冒菜特好吃,人家只中午卖两个小时,她每次都开车跑去排队等两个多小时,然后打包了带回去给老六吃。老六的嘴就不好说什么了。

女人说带我们去渝味堂吃九大碗,地道的渝菜。女人嫌老六的车技太水,晃得她晕。她亲自开车。一路上,两人为是否走错路不时争执。女人直接称呼老六,“我的个哥哥,我是土生土长的成都人,哪个旮旮旯旯没去过嘛。”“哥哥”二字咬得重,又念“锅”的音,还拖得老长,简直都以为他们在打情骂俏。我坐在后座想,要是与七妹在一起,老六断断是服服帖帖的,估摸着七妹是说一就是一,说二就是二,他们的婚姻生活,或许就会少了些如此的随意和乐趣吧。

等菜的间歇,女人从背着的包里掏出小保温桶,老六取出儿子的专用碗和勺,从保温桶里舀出肉粥,递给女人。女人抱着孩子,麻利地喂饭,喂水。孩子便便后,又麻利地抱孩子到卫生间擦洗小屁屁,更换纸尿裤。吃饭期间一手抱着孩子,一手不时放下筷子回电话。原来她在照顾孩子的同时,还开了个网店。

女人跟我们开玩笑说中午要吃饱,晚上同学聚会就只顾热闹顾不上吃了,而且那些讲脸面的地方也没什么可吃饱的。她的话倒是说得实在,在渝味堂的那一餐也是我们到成都后吃得最够味儿的一餐,她精心点的六菜一个小火锅,是既美味又有特色,让我们既饱了眼福又饱了口福。

于是感慨,老六的公司是搞设计的,他要天南地北地跑,他能够娶上这样一个出得厅堂下得厨房的能干老婆,该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要是换上家务事一窍不通,只会读书、跳舞、弹钢琴的七妹,不知生活又是什么模样。

与七妹不多的几次见面,她总在埋怨老四眼里只有生意和钱,是个完全不顾家的主。

老六似乎很满足自己的生活状态。在春熙路转悠的时候,老六主动从女人手里接过孩子,说,“你也抱累了,把娃儿给我抱。”接过孩子就举着往上抛,逗得孩子大笑,又把脸往孩子脸上蹭,一口一个“娃儿,我的娃儿”。

女人一脸幸福地望着自己的老公和孩子,跟我说老六平时忙得很,但只要是回家来,总得跟娃儿闹上一阵,疯上一回,是个顾家的好男人。看得出,女人也很满足自己的生活状态。

我想,她该是不知道老六和七妹的故事吧。

逛完春熙路,老六安排去会所参加同学聚会。我们到的时候,同学们还没来,老六最先给七妹打电话。七妹说老四去了贵州。只听老六温柔地说:“你等着,我来接你,”就出去开车接七妹去了。

参加聚会的有六七个同学。有的同学从毕业就没再见过面,人到中年再相见,话自然多,酒自然不能少。一切尽兴后,愿不愿意都到了曲终人散的时候。七妹坐另一个同学的便车走了,老六的女人开车送我们和一个男同学。

老六喝得有点高了。在一个分路口,老六高声嚷着说女人走错路了。女人说没走错。老六仍然坚持说她走错了。女人最后给弄得不耐烦了,回了一句,“我的姚哥哥,某某(七妹的名字)又不在车上。”

有些醉意的老六,沉默不语了。

我与先生对视一眼。原来,女人是知道一切的。

后来与先生谈起,是不是七妹生了孩子老六才结婚的。先生说好像是吧,具体他也不清楚。

一时莫名感动。不知在哪里看过一句话,说人的细胞每七年就更新一次,会诞生一个全新的自我。老六啊老六,都过去几个七年了,你,还是一如当年。

就想起李宇春的《如初》。淡淡的甜蜜和忧伤。

一路的坚守和陪伴,只为如初的情窦花开。老六,那也是有着淡淡的甜蜜和忧伤的吧?

武汉能治好癫痫的医院哪里有河北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有哪些西安市到哪家看癫痫病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