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说 > 文章内容页

【军警】花儿,兀自芬芳(散文)

来源:柳州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传说

母亲要走了,姐来接母亲,车子就停在家门口的街道边,附近的妹妹来送母亲,她俩提着大包小包,搀扶着行动不灵便的母亲慢慢走出大门,看着母亲因脑血栓后遗症,一拐一拉,拄着拐杖走路渐渐远去的背影,不由有些心酸。

父亲病逝,母亲孤零零一人,只能随女儿漂泊。接母亲在我身边住了些日子,她念念不忘老屋,不论女儿女婿怎样尽心尽力,她就是想住到老院子去,儿女们现在优越的住房条件,对她丝毫没有吸引力,她总是认为,金屋银屋,不如自己的老屋,老屋才是她安心的去处。

老屋,是我们团圆的地方,是梦温暖的去处,老屋,演绎了父母辛劳而又心酸的一生,演绎着我们悲欢离合的故事。

老屋,不过是一块院子,几间土房。记得上小学二年级时,父母就携带我们,从祖籍一个小山村迁移至交通比较便利的这里,为的是让我们方便更好地读书成人。父亲身边除了我们姊妹几张吃饭的口,别无其他财产,来到人生地不熟的异地他乡,开始租借了人家的房屋,一边为我们的生计辛苦奔波,一边省吃检用,为我们筑起了这座巢,这在当时,也算是一项艰巨而浩大的工程了,我们由原来的一无所有,终于有了立身之地,用父亲的话来说,来时,他是两个肩膀带了几张嘴,而年幼的我们像小燕一样,只知道饿了向父亲张口要吃要喝,哪里知道父母养育我们的艰辛?父亲,如一棵大树为我们遮风挡雨,母亲,则用她温暖的身心抚育着我们。

小时,在老屋生活,快活得像只小鸟,虽贫困却觉得满满的都是幸福。那时穿衣,常常是父亲亲自扯来了花布,一夜,经过母亲灵巧的双手,合身得体的花衣服便穿在了身上。记忆中,那时的冬天特别冷,怕冷的我们早晨爬在热炕上不肯起床,而母亲早早就起了干活,等我们要起时,母亲就在盆火上,为我们一个个烘烤冰冷的衣裤,然后趁热迅速套在我们身上,顿时,浑身都是热呼呼的,一整天都不觉得冷了。下雪天,雪花不紧不慢悠闲地飘着,穿得棉花包一样去上学,快乐无忧的一天结束,放学,远远地就望见老屋上袅袅着炊烟,回家总看见父母蜇伏在厨房忙乎,一会便有热腾腾可口的饭菜可吃,特别过年,父母就提前好几天钻在厨房为我们准备丰盛的食物,虽然贫困,父亲总能想办法让我们过丰厚的年关,父亲最拿手的是做各种肉,变着花样给我们吃,母亲则做各种各样面食,父母笑着看我们吃得香,他们就露出欣慰的笑容,那时,急着长大,只觉得时光就像小船慢悠悠晃荡,不肯快点向前。

后来,我们长大了,一个个飞出了老屋,外地上学,成家立业,却依然,不管岁月怎样成河,我们还是都要飞回旧巢,因为,老屋总在心里,父母总在老屋。

这些年,心里常常有个盼头,节假我们总是带了孩子迫不及待奔向父母,孩子们小燕似的飞向老屋,父母看着儿孙团团圆圆,沧桑的笑容里写满了快乐,他们总是这样容易满足。每个团聚之日,暖融融热闹一天,临别, 父母再依依不舍送我们到村口, 又是千叮咛万嘱咐。

团聚的日子,每一天都如花绽放。

老家院子有一棵开花的树,是父亲从祖籍百里路的深山挖来的,我不知道它的植物术语名叫什么,父亲管它叫“梧牛树”,树身有刺,一年花开三次,父亲看见花开,会边忙碌边笑着给我们说:“梧牛花,没事干,一年要开三四遍”。梧牛先开花,后长叶,临冬,大概农历九到十月,还有立春前后都开花。

这棵树现在已经两米来高,花开得可热烈了! 一院子香气,蜜甜蜜甜 ,你看,一串串,小喇叭似的,花团锦簇,这是它沐着早春的阳光,虽春寒料峭,周围还是一片荒凉,不见一点绿色,梧牛却花开纷纷,四片花瓣凑成了一张灿烂的小脸,每一朵小脸都在向你笑,她是红粉佳人,小家碧玉,有些许害羞,又落落大方,白里透粉的小脸,修长的脖颈和身子。蜜蜂成群结队围着她,细听,嗡翁,嗡嗡,它们会从喇叭口钻进去,花儿长长的颈部是它们的蜜罐。

节假,有时我们姐妹这个去了,那个去了,到花开时候,踏进院子首先迎接我们的自然是那蜜甜的味道,这株树就在大门口左边,看见花儿纷纷,顾不得先进屋放下行李,喊一声爸妈,先来打量一番花,嗯,又发了密密的新枝!鼻子靠近花儿,嗅嗅这朵,闻闻那朵,深呼吸,醉了!随即,父母笑着走出屋来。

母亲将这梧牛树修剪成一层一层,三四个由花枝组成的圆形平面,自下而上排列,中间主干螺旋式微斜向上盘旋。梧牛树开花后期,细碎的花瓣纷纷扬扬,树下,密密地零落一地,这时间,树上结出一串串椭圆形小小的红色果实,果实逐渐成熟,渐也由鲜红变为黑红,有不少种子落在树下,母亲看见,会随手拿棍子将种子剖进土里,来年就长出新苗来。邻居们看见我家院子的花喜欢不尽,母亲就将新苗送给这家一株,那家一株,也芳香了他们的院落,我们也拿了回来,栽在自家小院和花盆里,母亲是播种芬芳的人。

团聚时,全家人围着这一树花开,在洒满了一院子的阳光下,看花拉家常,欢声笑语中,人与花儿各自香,一年年,就这样过了,花香漫过光阴的阡陌,芬芳融进了温暖的亲情往事里,融进了岁月的皱褶里。

小时,不懂得珍惜这一场场的花开,不懂得那些芬芳的时光会过去,只是挥霍,父亲离去,忽然体悟到辜负了多少可以在一起的时光。父母在,家就在,父亲去了,精神家园也被摧毁了一半,母亲随我们漂泊,老屋还在,家却近乎无处可寻。想起《诗经》里的那句话:无父何怙,无母何恃?没有了父母,困惑时,受挫时哪里又是你精神的栖息地,心灵的避风港?

这个时候,正是梧牛花开时,然,赏心乐事谁家院?花儿只在紧锁的墙院内寂寞地兀自芬芳,团聚时的欢声笑语只在记忆里回荡,那花香一样的亲情又去何处找寻?花儿她一定也想念着九泉下的父亲,也盼望着母亲和我们回去。

花开花落间,季节,芬芳了一季又一季;聚散离合中,人生,走过了一站又一站,生命在季节的辗转中,一定有一种花魂在时光的尽头守望。

想,这一生,在能够拥有时,若不辜负身边每一场花开,不辜负眼下拥有的那些小欢喜、小幸福,懂得珍惜,感恩,人生就会少些遗憾和懊悔。

如何把癫痫遗传的概率降到最低癫痫病的早期症状表现保定治儿童癫痫病哪里好?湖北看癫痫哪家医院权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