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说 > 文章内容页

【流年】神性的玉龙雪山(散文)

来源:柳州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传说

作别九子海,我们的车便傍着玉龙雪山东麓,向甘海子索道站口奔去。

据说围绕玉龙雪山的景观,大致分为高山雪域、泉潭水域、森林、草甸等景区。考虑到我们自身受不得更高处的不适反应,我和沈姐才保守地选择了去蓝月谷。因而此行看不到玉龙雪山海拔四千多米以上那番雪域风景,惋惜虽有,但因遇到这位能倾情介绍它的的哥,倒也感觉庆幸。我边听边专注沿途的景象,更是特别贪婪地观望车窗外的玉龙雪山。

此刻,造型玲珑的玉龙雪山,坐北朝南,正沐在中午明媚的阳光下,山形造势更突出秀丽挺拔。背依碧蓝天幕,状若永恒飞舞的玉龙。尤其被纳西族人称为“波石欧鲁”最高峰,通体灿烁如银剑指天。愈是近看愈是真切,那远看白雪冠顶的峰头,似流银的白石岩和着残雪一同皎洁。下有秀木葱郁的森林托衬,雪峰愈显险冷奇崛。更令其神秘是那峰头行云。抬眼闭磕间,时而云雾笼峰,宛如玉龙腾云,且隐且现;时而云束峰腰,恰似白驹惊走。流云之上雪峰孤傲威严,山势驭云气,风云际会,如闻苍龙弘吟激荡尘寰。

美妙神奇的玉龙雪山,让所有人都陶醉于它的时时借着风光云气营造着旖旎美绝的丰富表情。碧空如水,群峰晶莹耀眼。活灵活现的玉龙雪山,观之赏心瞧着悦目。故而我更庆幸,得到了一个恰当的距离和多个角度,饱览了玉龙雪山。

玉龙雪山在我眼中,如身着白族盛装的雅士,伟岸深沉,风采俊朗,正深情款款地迎接我们的到来。我不禁喃喃自语:“真浪漫!”不料被沈姐听了去,她问:“啥浪漫?”我笑着对她说:“听说过玉龙雪山是天下第一殉情地吗?”沈姐摇头,想必她是难把“殉情”与“浪漫”联想起来。的哥朗声说:“在我们纳西族,任何一对相爱又不被家教习俗所容许通婚的男女,一旦决心到玉龙雪山来殉情,按我们纳西族古老习俗是:一不阻止,二给尊重,三不打扰。而对勇于来雪山殉情的每一段恋人,都能得到本族社会的尊敬和祝福。”是呀,有这纯净的雪山验证他们忠贞的爱情,天上人间生死不渝,这还不够浪漫么?

“哎,梅里雪山你们去过没有?”的哥问。

梅里雪山不在我们本次的行程里,但有关梅里和玉龙雪山的传说,我是很有兴趣打听的,“梅里雪山比玉龙雪山还美吗?”“嘿嘿,怎么说呢,作为你们远来人,玉龙雪山重在观看,香格里拉的梅里雪山,重在倾心尽力去体验。不过也得要问各人的看点是什么!”

小的哥侃侃道来。梅里雪山,又称雪山太子。在迪庆藏族自治州德钦县境内,位于怒江和澜沧江之间。平均海拔都在六千米以上的山峰就有13座,号称“太子十三峰”。主峰卡瓦格博海拔6740米,比玉龙山扇子陡高出一千一百多米,是云南第一高峰。离丽江大概三百多公里。

又听十三峰。关于“十三”这个数字,在西方耶稣教里代表着背叛,而在汉藏文化里却是一个“神”数。据我知在《天界篇》中有“十三护法神”一说。梅里、玉龙山群峰齐聚,想必实有峰头非绝仅有,但皆以十三个数冠名,定是取吉祥、神性之意。梅里玉龙分矗在纳西、藏两个民族区域,单从同取十三这个数字,可见藏族文化与纳西文化的渗透,以及不同民族文化的相互融合。

引人入胜的梅里“雪山太子”。传说当年松赞干布携文成公主由长安回藏的时候,途中生下一子,不幸夭折,文成公主痛不欲生。忽听一声震天巨响,祥光之中一座雪山横空出世,屹立于群山之巅。于是就说那是太子化成的雪山。藏语取名叫卡格博。卡格博长大并修炼成众山之神,娶一美丽的汉族姑娘缅茨姆为妻。“还说玉龙山神不服太子,前去斗法,被卡格博一鞭甩到咱丽江来了”,小的哥轻松说:“嘿嘿,玉龙山神属羊的,玉龙雪山就是他化身,到了丽江就是我们纳西族的保护神了!我们还叫他“三朵”!

“三朵节”,丽江纳西族自治州全体放假三天。各村各寨的纳西族人抬着全羊到北岳庙祭祀、烧香。“那才真叫热闹了呀!你们不知道呀,如今丽江古城整得太商业化了,真可惜呀,再没有我小时候生活在古城里的那种感觉了。“鸡豆粉”也没我们小时候那样好吃了……知道北岳庙吗,在丽江的北沙村那儿!”车急行得似乎也兴奋起来,颠簸得把小的哥的感慨和话声也摇晃得有些凌乱。但我是完全听懂了。

玉龙雪山,在唐代南诏国主异牟寻曾加封为“北岳”。千百年来,成为纳西族及丽江各民族心目中的圣山。丽江“三朵节”便是纳西族的标志节目,算来至今也有一千二三百年的历史。纳西族的先民们,把对自然的崇拜、对祖先的崇拜、对英雄的崇拜,集中在“三朵”的祭祀上。一代代他们是通过“三朵节”,不断传承地表达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文化理念。

“失踪的日本登山队是在这儿吗?”上海来的小伙子显然是较我们多闻了些。

“哦,登山队来过好几拨呢,还没有一拨成功登顶的”。山难,发生在1991年1月2号梅里雪山那一次,中日登山队一共17个。最后一次通话说是遇到风雪回到营地了,可一夜之间,全部消失的无影无踪。谁也不知道当时到底发生了怎样的情况,多少专家都没能推测出原因,至今还是未解之谜”。

“可惜还有我们本国几个同胞也一并失踪了,真是悲剧”,武汉来的小姐姐细声惋惜道。

“其实呀,德钦县的那些藏民们,对那次山难并不感到惊讶,他们还幽默地说,在登山队开始爬山的时候,太子卡格博携妻子缅茨姆到印度开会去了。待他们回来时,卡格博发觉自己的脸上痒痒,似有蚊虫叮咬,就用手指轻轻挠了一下。这一挠不要紧,联合登山队全军覆没了。”

还说那一次德钦县藏民,听说有外国人来登越他们心目中最圣洁的佛界净土,曾集体到县政府请愿反对。

“我们的玉龙雪山神奇不是无缘故的!”的哥提高了声调意犹未尽赶着说:说那次山难是遇到风雪了,可在1996年中日联合登山队第三次来登顶,日本队带来了世界一级先进的登山通信设备,在日本国内还租用了地球卫星频道,监测天气云图。在那一次,我们的玉龙雪山对登山队员给予了前所未有的连续的晴朗天气。可偏偏等到他们准备登顶的关键时刻,日本国内发来卫星云图报告,说有一场暴风雪即将降临玉龙雪山。不得已,他们赶忙下撤,等到他们退到山下,日本国那边又传来报告,那片云图偏离雪山转到别的地方去了。我们的大雪山着实和那帮联合登山队开了一个大玩笑,使得第三次登顶功败垂成。

我想这也许机缘不到。但对的哥介绍的语气里明显感觉到他内心里的信服。

在人类的文明史中,一个民族的繁衍生存,无不是要依托某一自然物,赋予它们“神识”,作为精神皈依。因此每个民族都会确立某象征,作为一种信仰。因这种信仰,具有各民族的个性,从而也衍生了各民族的独特文化。再由这种文化经岁月磨砺,成就他们的文明。故此他们必有属于他们的天人灵魂感应图腾。这种图腾是人与自然的链接,是众人意念集中的神化。因而玉龙雪山便被赋予了这一使命,顺理成章成为纳西族人的圣山。

从车窗望出去,玉龙雪山就在眼前了。但从小的哥那坚实的后背,望过去,远远不仅于此。

我不知道这个地球上有多少座高山,据说到目前为止,剩下没被人类踏顶征服过的高峰,屈指数来所剩不多。人们喜欢登山,就如一位学者说的:人与山相逢,便会产生奇迹!我完全信服这句话。诚然每座大山都具有无穷的魅力,因为它能够满足人们多样化的追求和需要。比如画家与摄影家酷爱高耸山脊的优美线条,云蒸霞蔚的深谷光影莫测的变幻,以及四季更替所展示的迷人色彩;比如生物学家和生态学家迷恋大山所孕育的纷纭繁茂的生命世界。一座大山就是一个完整的“物种博览会”,其生物多样性无与伦比。同时它又是清洁的淡水和土壤养分的仓库;旅行家和旅游者则从山中体验人类久违了的荒郊野趣,享受远离尘世浮华喧嚷,享受返璞归真、沐浴自然的闲情逸致……

当然,熙熙攘攘纷至沓来的人们,不全是这“家”那“家”。而大山总是来者不拒,一怀宽容兼收并蓄,将世间的一切尘嚣一概纳入它的怀抱,为之消烦平燥。只因山不无真实、不无纯情。事实上,大山是江河之源,江河乃人类文明之源。江湖山野乃为众人宁静养心的去处,回归山水,让心归家,促成了当代人的休闲时尚。

但有着几千年文明史的人类,对待自然对待大山似乎总是欠缺一点温柔、欠了一点仁慈、欠了一点理性。未能善待大山中的花草树木、飞禽走兽。乃至于最终未得善待是我们人类。

就如我说听到的,千百年来纳西族那一对对为爱情长眠于玉龙雪山中的殉情男女,他们把爱情交于他们信仰,把坚守忠贞付与山神,超凡脱俗地不容外人亵渎惊扰。与玉龙雪山共存,其意志所在,根本不需要人为的添枝加叶,或为它增加些现代元素的什么奇思妙想,只须人们无为待之,就是尊重。

玉龙雪山就在那里,风貌高洁而神性,凡是来人都心存几分敬畏。我想让神山守着神秘,不仅是对纳西人的尊重,更是对自然该有的敬畏!

长期服用拉莫三嗪患有羊癫疯怎么治疗?合肥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银川看癫痫病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