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剧本 > 文章内容页

【百味】面具

来源:柳州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创意剧本
破坏: 阅读:596发表时间:2016-02-28 08:58:17

只当这是百般无聊时对社会、生活、自我或者还有其它的一点探讨和强辩吧!
   “面具”好像有吧!
   忘了或者说我压根就没看过这样一本书,只是在哪历时长达十几年的读书生涯中偶尔的有所闻及。
   好像又错了,好像是儿时候,一次下自习回家时,在家看金。凯瑞的电影时记住的吧,不过这都不重要。
   就像春天播种、秋天收获,那都是我们在为了得到时,有意或者无意种下的一颗种子,随着时间的浇灌,播撒的种子总会在那时间的滋养之下发芽成长。
   埋得深的或许还要十几年的光阴它才能发芽看见世界的模样,埋得浅的则就在此时或者下一个此时露出了那未知的答案。
   有点跑题,但却像是自我检讨前的一篇草稿。
   “我们每个人都戴着面具在生活”当时的电影好像是这么说来着的,年幼的那时不在乎这些,只记得金。凯瑞演的很好笑,没错只是单纯的觉得开心和好笑。
   没经历过大多却时时刻刻觉得自己承受的太多,那种窒息的感觉都忘记存在多久了,像面具的颜色和深浅,有的人戴的紧了,慢慢的就习惯了,也可能是依赖了,忘记了还没戴面具时的那种滋味是怎么样的。等想取下时却发现它早已像影子一样从出生的那一刻就一直伴随着你。
   用力的撕扯、对抗,如同电影里金凯瑞那疯狂的模样,明明很抗拒却就是用力的往脸上靠近,矛盾却又真实。
   等把自己弄得血肉模糊才像是落地的苹果,恍如隔世,明白的太迟,自己已经没有了撕扯面具的勇气,内心深处那阴暗的一面总是在你熟睡时走进你的梦乡。
   贪嗔痴,恶苦善。拨动转盘的选择其中之一,很少的机会那面具会在不经意的选中之下停留在善字上。
   多数的时间我们选择了戴着它生活,到底是世界让我们戴上了面具,还是面具的世界里存在着我们,选择在那伪善的面具下极力的保护那还未成长的种子。
西安有治疗癫痫病专业的医院吗>   每天都会看见各式各样的面具在眼前走过,有扭曲的、面目狰狞的也有和颜悦色的,还有笑里藏刀的。
   千奇百怪各式各样,有的选择在面具下保护自己,有的选择在面具下为所以为。不同选择也向我们陈述着内心的欲望和面具。
   面具的世界里我们有说有笑,生死之交。等哪天无意见将面具取下时才发现那是何等的丑陋和罪恶,那面目全非的血肉中似乎还残留着一些真实和犹豫,但却只有那面具掩盖不了的眼还真真切切的明白。
   它如同两道灼热的阳光,时时刻刻的照耀我们,好像两扇门户是通往善的桥梁。真实的洞察着面具下的一切,却又沉默不语,忠诚的守护在身边却从不张扬。
   像是在等待觉醒的战士,奋身而起挥刀直击。打破那伪装的面具,还自身一束阳光。
   当年那无意间撒下的种子在今天成熟了,恍然大悟的我也似乎瞬间明白了许多。我也不时的换着面具去面对形形色色的人和事,可我总是抗拒的将它取下,月光下我独自一人端详着手中的面具,有高兴也有不愿。
   我总会在深夜将面具藏在身后,然后独自一人游荡。那时的我仿佛又回到了看电影的那一刻,只是单纯的觉得高兴和好笑。
   我也试着在白天取下面具,去体会播下种子的那一刻,可四周无数的面具会想那愤怒的野狗一样撕咬的我片体鳞伤,于是乎我尝试只取下一部分,慢慢的似乎又发现了“新大陆”,常常完整的取下面具一个人独自体会那种他们不懂的快乐和悲伤。
   那时会很高兴的在心里大声的呼喊“这才是我,这才是我”
   不久之后发现原来错了,每当我取下这一副面具之后总是会在不经意间戴上另一幅面具,就像是一道多项选择题。
   答案没有唯一,面具也没有唯一。
   每当此时我都会点燃一根烟!在那烟雾的刺激中思索着,为何不能像当初看电影的那一刻。
   不对!
   应该说是播下种子的那一刻,还我一个真实的原样。
  郑州治癫痫病的医院有哪些 烟丝像是缓慢流失的时光,在即将燃烧结束的的最后一刻烫伤了我真在思考的“手”。烟灭人醒,那里有什么烟?
   自己分明戒烟已经很久很久了。
   那里有烫伤的手,分明是转盘的最后一刻,指针停在了善之一字上。
   我反复的思考着面具的问题,忘记了工作,忘记了生活,忘记了一切的一切。等我醒来时发现我成了一幅面具,真在进行着一次陌生的对话。
   每当我想辩解的时候,从我口中说出的话,经过面具时都会被重新的修正和改编,面具下那真实的存在也似乎在犹豫在思索着什么。
   就这样,我、面具、戴着面具的人,我们三者就好像患了分裂的病人。我总是大声提醒着交谈的人,可每一次话语都会变成和我相反的意思。戴着面具的人则是那么静静的看着、听着、说着。
   我混乱了,我分不清到底我是面具,还是我是我又或者我才是戴着面具的那个人。看着那言不由心的话语和“哑口无言”的我。
   我感觉我在哭,没有泪水没有声音。就那么,我在无声中哭诉了起来,我越哭越委屈、越哭越觉得心里舒畅。
   不知不觉间我好像又变成了一副面具,那面具下是一副童颜的孩童。
   那时手中舞动的轨迹都带着快乐和阳光,他好像不知道我的存在,而我感觉此时的面具在他的脸上很淡很淡,似乎那才刚刚愈合的伤口,一碰就会碎。
   我在心里替那孩子高兴,可我却忘了我就是那面具那伤口,但我却不由自主的为那孩童欢呼鼓掌。
   呵。。呵。呵呵呵。。
   在哪响亮和清脆的笑声里,我也跟着大声的欢呼和高兴。我的脑海中只剩下了那笑声的存在,搜索着那快乐和欢笑的源头,不知不觉间我发现我流泪了,高兴哈尔滨癫痫病权威医院排名的流泪了。真当我想大声喊叫时,却只是传出了
   “哇……哇”的哭喊声,我越是高兴地笑越是发现哭喊声越大,这时我才发现我成了一个刚出生的襁褓。那大人眼中的哭喊在我的世界里确实那摆脱了面具的长啸。
   ……
   窗外温暖的阳光照射在我熟睡的脸颊上,一丝若有若无的弧度好像在诉说着什么。木然的一丝冷风将我从哪微笑中吵醒,我愤怒的起身反抗,却发现自己的起身愚蠢而坚强。
   摇了摇头,淡然一笑,上班时间睡觉被逮到那可是要罚款的诶!!
   再一次坐在电脑前,回忆着那面具给我带来的灵感,我觉得我梦前的言词有些偏执和黑暗了。
   面具下的我们其实也存真实过,只是时间的沉淀和脚步将我么那一步一步的推到了面具的身旁。
   每每我们挣扎和反抗的时候,那面具还未诞生时的一声声啼哭就会让我们放弃那挣扎。
   忘不了那没有面具之下的快乐和梦想,为了那份坚持我们选择了戴上。若果说太多时刻我们选择了伪装,何不说我们都忘不了曾经的
   ……
   曾经之后还有很多,多的我写不完,多的我想不起来,多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感慨太多会让人觉得你逃避和软弱。我总会选择在合适的时候对着月武汉癫痫什么医院好管辖的面具诉说。
   只是不知道此时此刻的我又是在戴着怎么的面具之下说着这些自己都分不清的话。
   ……

共 2514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