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剧本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月色荷塘(外一篇)(散文)

来源:柳州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创意剧本

【月色荷塘】

村西边就是一片荷塘,那荷塘连着北去的小河,在小河的东临。一条出村的道路,把荷塘分成两半,就像是刚刚弄开的日月潭。荷塘里的水非常清晰,里边的清荷,很早的钻出了水面,给人无限的想象。荷塘的两边,就是一些毛杨,在微风吹动下,杨树叶会拍着巴掌,欢迎在这里纳凉的朋友。那时候,因为“非典”我小居在老家,没有地方可去,就常常去荷塘散步。特别是圆月的夜晚,在那里一个人独自观察荷塘,和恬静的荷塘作伴,听着青蛙有节奏的歌唱,闻着荷花发出的清香,我感到找到了自己心灵的归宿。

夜晚的毛杨树显得更加安静,月光从树叶里边钻进来,钻到地面上,钻到荷塘里,站在了翠绿的荷叶上,照到绯红色的荷花上。荷花显得羞涩,就像看到陌生人的少女,含羞把美丽的花瓣合拢起来。月亮陪伴着荷花,在这个宁静的夜晚,诉说着乡村里的故事。

我看到了一束清新的花蕾,似乎刚刚从荷叶里脱颖而出,显得格外的清新。水红的小脸蛋看着大地,闻着荷塘里带着鱼腥味的水,似乎在品味着盛夏的深邃。我无法解释生命的伟大,却感到一束束荷花的清廉。出污泥而不染,大方而不拘泥,在淡淡的月色里,在一望无际的田野间,在翠绿荷叶的陪衬下,她是绝美无暇的姑娘,在月夜里洗浴着自己处女洁白的酮体。

一个人悠悠地在荷塘周围散步,因为远离了城市的喧闹,远离了竞争和纷扰,回到这里,回到这个生我养我的小地方。我找到了儿时的荷塘,这个荷塘依旧存在,只是似乎被大家遗忘。不再有人在这里洗浴,听不到夜晚姑娘们戏水的笑声,感到这里的安静已经很自然。偶尔听到的,还是母亲呼唤孩子回家睡觉的声音,鸡鸣声代表已经进入了三更,狗叫声代表着最后的村庄存在的符号,青蛙的唱歌声代表着荷塘依旧的旺盛。

月亮非常无私地给这里一片光亮,虽然这些光亮是带着清凉,却是盛夏夜晚的奢望。只有到了子夜,才感到这么清爽,只有来到荷塘,才感到无限的释怀。想当年朱自清先生写《荷塘月色》的时候,未必有我这么释然。我依然地放下了许多的负担,因为我的世界毕竟是无负担的世界。

真想邀请朱自清先生和我一起共赏月夜的荷塘,我们一起品赏荷花的美丽,享受荷塘月色的佳境。虽然依旧有污泥,但是看到那些勃勃生机的青莲,我顿时感到无限的鼓舞。没有污泥,难以生出美丽的莲花;没有月色,难以看到俊美的青莲;没有白天炎热的盛夏,难以享受到子夜月光的清爽。自足的我,束手看月,肃立观荷,也是一种境界吧。

【永远的茅草坑】

从村子里出来,有一条很小的路,那条小路很少有人走。小时候,觉得那个小路非常神秘。小路的尽头,是一片荒芜的茅草坑。据村里的老人们讲,这些地方很涩,里边住着狐狸还是有很多冤死鬼。大人们不敢去,小孩们绝对不能去的。日本侵略中国的时候,那些东洋兵不相信这个邪,带着一个班去了,后来就永远没有出来,人不见人,鬼不见鬼。小时候,我们背着大人,几个小孩站在远远的地方,看着那片茅草,除了蛙的叫声外,还听到毛骨悚然的什么怪物的叫声,我们谁都不敢去那个地方。

但是它对我们还是有着非常的诱惑力,那里会有什么呢?去茅草坑,还需要经过杨树林,杨树林是我们这里的人为了抗击风沙特地种的抗风林。绿油油地排成一队队的杨树,非常威严地把茅草坑和庄稼地隔开。我和村里的小伙伴们终于要冒险了。

我们在杨树林里砍掉了一些树枝,削得尖尖的,当做我们的武器。我们经过阴森森的杨树林后,立即发现了一片新的天地。茅草坑这边,其实非常优美,遍地长处很多美丽的花朵,茅草坑是一片长满芦苇的水塘,里边的水非常的清晰。坑的左边,留着一座已经荒芜的小庙,这个小庙里的塑像已经脱落,小院里被我们惊吓的是一群俏皮的野兔,他们落荒而逃。

那里还有一棵没有花的果子,我们都摘下,确实很甜的。茅草已经发黄,长出的叶儿也特别的好看。这里没有所谓的狐狸精,也没有看到什么女鬼,我们怎么也不相信这里会消失一个班的鬼子。茅草坑大约有一平方公里左右,里边的水流经小河,我们看到里边的鲤鱼在上边戏水,非常有趣。

我们发现了大人们不敢发现的秘密,于是这里就是我们放学后最喜欢去的地方,我们可以在那里割茅草,真的,我们不费什么力气,不到五分钟,就可以割下一大篮自己认为很满意的茅草。剩下的时间,就是在小庙里玩耍,这都是男孩子的事情,这也是我们的秘密。那些女孩子不知道我们从那里弄来这么多的茅草,好惊讶好羡慕。

直到有一天,这里出现水怪,说是水怪,却和人有点相似,说是人,却没有看到什么脸,呼啸着从水里出来,呼啸着从我们身边经过。我们吓得立即跑进杨树林,大家聚在一起的时候,发现少了一个人。我们当时已经没有了魂了,草蓝子和铲子都丢在茅草坑里了,我们也没有勇气去取回来。回家的时候,又挨了大人们的打骂,我们也不敢说实话。但是我们编了一个假话,说是遇到了抓小孩的人,那个叫做远远的孩子被抓走了。

……

远远消失在茅草坑那边了,一直过了这么多年,我都不敢提起这件事。茅草坑就这样远离了我的生活,却保留在我的记忆里。

2013年的春节,我打算搭车回老家,在火车站的贵宾候车室里,冷不防有人抓住我的胳臂:“你不是阿超吗?”一个身材魁梧、满面红光的男子惊喜的样子。我疑问地看着他,他说:“你不认识我了?我是远远呀!”我简直是在做梦:“你不是已经……”

远远笑着说:“什么跟什么呀!我在杨树林的那一头出来了。我恨我爸爸抛弃我妈妈,就跟着我妈妈逃到外边了。”我们在一起喝茶,说起童年时代,说起我们曾经的茅草坑。我们商量,这次回家,一定去茅草坑看看。

……

癫痫病预防方法癫痫的特色治疗方法湖北得了癫痫病怎么治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