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德艺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菊韵】深夜的记忆(散文)

    夜,很静,也很深。静的只能听见蝉鸣声,深的只能看见男孩手中残留的烟蒂。男孩依然流浪在忧伤的文字里。八月末,伤感的气息在空气中弥漫着。一个人太久了,就喜欢享受孤寂,喜欢读黑夜的...[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江南】空城(散文)

    我这样的人,不适合去旅行。我看不懂地图,辨不清方向,又羞于问路。我没耐性,要排队超过一小时的,我都会放弃。我不会订票和安排行程,觉得这些事很烦。我害怕舟车劳顿。如果旅程超过十...[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江南】雪峰山的冰雪记忆(散文)

    每到冬季的寒冷天,我脑海里总是会出现小时候老家这么一幅画面:天空细雾蒙蒙,混混沌沌,如鸿蒙初开。漫天的雪花肆意地飞舞着,“嗽”“嗽”的雪花飘落声让大山里的村落显得格外寂静。雪...[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丹枫】老肥(散文)

    昨天下午跟星弟打电话,临挂电话,星弟来了句:老肥上午9点去世了。听后,我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又一个老同事走了。记得上次聚会,星弟还和我聊起老肥的事。老肥姓程,家在兰考和民权交界...[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丹枫】无知的故事(散文)

    米无知,是何许人?不用我说,或许,你也知道。他是一位成都某局的退休干部,中等身材,一副老来发福的样子,头发花白。自我介绍更是非常幽默,姓无米下锅的米,无知是他的网名,在网上有...[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百味】驶过记忆的火车(散文)

    1还得从我爷爷的死说起。爷爷死于胃癌,确切地说,是他忍受不了癌症的折磨,选择了自杀。他把自己像抹布一样,悬挂在大队磨房的横梁上。磨房曾是我家的祖屋,爷爷亲手搭起的挑檐式四间大房...[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春秋】雨天读书(散文)

    在这萧瑟的秋日,在这清凉的雨季,结束欧洲旅程回家休假的我,悠闲地依窗而坐,嗅着竹案边的一杯茶香,轻轻地翻开一本书,怡然自乐地阅读着,闲适而轻松。养心莫如静心,静心莫如读书。读...[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百味】孤独的蓝在丛林里散步(外一章)(散文诗)

    《孤独的蓝在丛林里散步》(外一章)当美裂成碎片,我就在丛林,看见它纷纷落下。这些脆弱的蓝,洇满骨血;她的嗓音被抑制在胸膛;她的泪花在我并不悲伤的眼睛里,出现在逐渐隆起的山上。...[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江南】舅舅这辈子(散文)

    从南河沟的狗头山南下,大约走10里的路程。经呼家村,过范家庄,下去就是张阳村了。从我记事的时候起,我的舅舅就是这个庄里的。那时候,舅舅和外婆还有姨姨,都住在我老外爷的院子里。这...[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酒家】花恋(散文)

    我名头上是个医学博士,骨子里却是个文艺女青年,小资情调总时不时显山露水出来,文艺女青年除喜欢自说自话、爬爬格子赚点零花钱,还有个爱花的癖好,一年四季总是寻着花影,到处看花。数...[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