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诗歌 > 文章内容页

【丹枫】芭蕉精(散文)

来源:柳州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古典诗歌

50年前的张木湾,发生过一场人妖之恋。

那时,张家是大族。一条巴蕉走廊将张姓大族围成一个圈。那巴蕉长廊也不知道始于张家哪一代?但灭于哪一代,大家都清楚。

张姓中,有一家人,生有一女,芳名秀英,样貌不俗,但从小体弱多病,父母亲都视为掌上明珠,年龄与李福同岁,只少月份。

翻过张木湾,就是李家桥。桥的上面,住着李家一姓,当时有一户人家,丈夫早亡,只有母子俩相依为命。

那一年,儿子李福被选为村里会计,常年走夜路。

李福18岁,长得高大魁梧,一表人才,而且十分勤劳。

一天晚上,明月高悬,李福做完工,从张木湾的芭蕉围廊走过,看到一棵芭蕉树下,有一团火在闪,他以为着火了,快步走过去,却是一个红衣姑娘蹲在哪里掩面而泣。李福是一个有同情心的青年。就问:“姑娘哭啥?这么晚了还不回家?”姑娘抽抽噎噎地说:“我是外乡人,走在这林子里,迷路了,怎么也转不出去?”接着哭起来。他这一哭,梨花带雨似的,月光之下,尤其动人。平常李福是不接近女性的,尤其是姑娘。可现在,被姑娘迷住了,看到姑娘哭得伤心,就答应带她回家。姑娘答应了,但不能让他家人知道。李福也觉得,名不正,言不顺,带姑娘回家,会遭嫌话。何况自己还未婚配呢?就答应守口如瓶,谁也不说。红衣女子破涕为笑。

姑娘到了李福家,白天不见人影,只有晚上夜深人静时,李福眼前红光一闪,那姑娘就出现了,李福感觉像在梦中,两人如胶似漆,恩爱无比。

这样,一晃眼,一个多月过去了。

一天,李母突然发现儿子消瘦了许多,脸色腊黄,看似正病着。就问儿子是不是病了?但李福脑海里就闪出姑娘的话,所以不管李母问什么?李福就是三个字:不知道,没事。

李母问不出什么?还是感觉儿子十分不对劲。夜里,悄悄躲在儿子屋外,听到儿子说话,悄悄开门一看,儿子又像睡着了,说梦话。好像说什么情呀爱的。一连几个晚上都这样,李母才着了慌。

白天,她看着儿子,像一根木藤,心疼得掉眼泪,可吃过许多医生开的方子,都没有起色。乡邻们都来关心,献计献策,可李福的身体还是日渐沉重,最后卧床不起。

就在李母绝望的时候,李福的堂兄李祈学道归来,见过李福后,见他满脸妖气萦绕,知她被妖邪缠身,已危在旦夕。但不知道是哪路妖精,只有晚上让走阴人下一趟冥界,才能查到。

所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李祈立即化了三道灵符,一道贴大门上,一道贴罩门上,一道贴窗户上。然后找人置办晚上施法时用的东西,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最后特别叮嘱:施法时,怕病人护着妖精,阻碍捉妖。嘱咐连房门都锁上了。只留一个人在门外守着。

晚上8点,施法在下院子进行。所有知道的人,都来观看这一场前所未有的法事。屋里屋外,里三层外三层围得水泄不通。

道人李祈面色凝重,在媒油灯光的照射下,让人感到阴森恐怖。准备就绪后,命人在屋中间摆下香案,香气萦绕时,就开始烧纸,一把又一把,烧了一萝黄裱纸,才请完道家各路神灵前来助战。

接着让走阴人伏在桌上,端一碗水,念了几句咒语,含三口水,喷在走阴人头上身上,再撒下一把米,说是千斤闸,就见走阴人双腿不停发抖,要过的第一道关卡――本县城煌庙。到了,走阴人报上,烧纸的人就烧一把黄裱纸,直到烧完12把,就听见走阴人说,到了大殿,道人让走阴人一殿一殿地寻找李福,过一殿烧一把纸,又烧了8把,走阴人就叫出声了:

“李福在那儿,在一棵芭蕉树下”

“还有谁?”道人问。

“还有我,芭蕉精。”一个尖利的声音响起来。

“我要和他在一起。”

“你是怎么认识李福的?”道人问

“在很久以前,一天,我看到一个小伙子路过我房前,那小伙子好帅,我就被他迷住了,就跟着他回了家。”芭蕉精很甜蜜的说。

“你会害了他,你放了他,你要什么?我们都答应你。”道人怜惜她的道行,不想收她,只要她放了李福。

但无论道人怎么劝说,那芭蕉女就是不愿意放了李福。任凭道人如何威逼利诱,芭蕉女死活不放手。一直折腾到11点。

道人开始发怒,巴掌拍在桌上,啪啪啪地响。但芭蕉女无所畏惧,众人看得心都悬了起来。不断有人从屋外挤进门来。

“我找了他好久,终于等到了,我要和他在一起。”芭蕉女说。

“人妖殊途,不能的,你会害了李福,放了他。

“不放。”走阴人开始哭起来,大家都知道,是芭蕉精在哭。

“你是不见净瓶不掉泪,我看你放不放?”

道人李祈火了,12点一过,就逮不到芭蕉精了。他拿出原先准备好的净瓶,对着瓶口念了咒语,一遍没反应,再来一遍,连续念了三遍,才从香案上飞来一只飞蛾,慢慢的,无奈的,仿佛百般不舍地被逼进瓶里,道长十指交叉,对着瓶口又一阵咒语后,用红布封好瓶口,麻绳系好,再化一道符,贴在瓶口,意思是让芭蕉精永世不得翻身,然后让两个人拿去外面荒山挖个深坑埋下。

再说李福看到红衣姑娘被五花大绑,关进了门,放声大哭。周围的妇人看着都心酸不已

李福哭了一会儿,说她走了,我要回家了。就这样,走阴人就领着李福回来了。

道人又喝了一口水,解了千斤闸,走阴人就醒了过来,边打哈欠边说:“我好累哟,”就用手捶捶腿。乡邻都笑了,问起,她却一无所知,只知道自己睡了一觉。

道人立即化一道符,将它化为灰烬,放入神水里,让李母拿回去给李福服下。

然后,道人又命人撤去香案,让人在坝里撒三尺宽,6尺长的碳火,说是火焰山。用来驱逐李福身上的邪气。

只见他腰上先系一块3尺宽,6尺长的红布,再系上李福的衣服,双手各持一把芭蕉扇,命人端来一碗水,含在嘴里,对着碳火连喷三口,然后两手边摇扇,边从容不迫的赤脚踏过火焰山,来回三次后,才命人扫去。在洗脚时,半信半疑者凑过去一看,脚上一点痕迹都没有,大家心里的疑惑顿时消失了。

等道人穿戴整齐,才烧纸钱叩谢神恩。然后,着人去砍了张木湾的芭蕉,据说那场面惨不忍睹。第二天路过那里的人,亲眼目睹满地液体像血水一样,还带着一股腥味。

李福呢?据昨晚守门人说,昨晚10点多时,李福睡在床上,又哭又闹,听声音十分痛苦。大概是他和芭蕉的分手时刻。但他们不敢进去,怕李福发疯打人。直到李母的神水给服下,才沉沉睡去。第二天起来,脸色果然好了许多。

一个多月后,李福在李母的细心照料下,也没服过药,身体就复原了。

后来,经媒人搓合,李家与张家结为秦晋之好,两人也算是郎才女貌,当时传为一段佳话。

婚后,那李福常看到妻子秀英发呆,有时冒出一句:“你像一个人,像谁,又说不上来。”当然大家都心知肚明的,可并不说破。

奇怪的是,那秀英在娘家,多病多灾,可到李家后,却很难生病。大家都觉得奇怪,却说不出怪在何处。

山西癫痫医院在哪北京治疗癫痫的正规医院哪家好?西安治疗癫痫哪些医院好点?河北癫痫病手术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