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诗歌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回望月光里(散文三题)

来源:柳州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古典诗歌

【每一朵开放在月光里的菊花】

很早的年月,我喜欢听母亲讲古。那些场景,那些夜晚,似乎老是被淡淡的月光笼罩着,月光里似乎总是开放着蓝色的菊花。

母亲说,从前呵,有一条河,有一个村庄,村庄里年年闹着瘟疫,一个小伙子就渡过河,翻过山,去寻找神仙,让他帮助除掉瘟神。后来呵,果然就登上了仙山,找到了神仙。神仙说,明天是九月九,你回去后,在每家的门上插上茱萸,再拿菊花泡酒,让每个人喝一杯,瘟神就会离开你们。小伙子回来后照着神仙说的做了,再后来,村子里就没有了瘟疫。

讲古的时候,母亲仿佛是回忆一个遥远的梦境。梦境里飞翔着紫色的、红色的、绿色的星星。还有美丽的月光,如霜似水地掠过菊的花瓣。九月九的酒,九月九的人,九月九的菊花,在母亲絮絮叨叨的讲述中,有了别样的诗意和温情。

我是在想,每个人都听过祖母或母亲的故事。在天真烂漫的童年,那些故事就像汩汩流淌的小溪,温润着你的心灵,还有开满花朵的梦。似乎是,每一个节日,都对应着蓬勃旺盛的植物,都有鲜花在你的梦里开放。

想象中,九月九重阳的菊花就是一个素衣飘飘的侠女,仗一把剑,带一把琴,立于秋天的夜里。那时候,一弯弦月就挂在天上,朦胧的月色下,菊花随风舞剑,或者弹琴,把一缕缕秋思挥洒在淡蓝的晚风里。菊花是知道的,关山边塞的路上,还有游子在登高眺望,闺房里的女子正用丝线编织浓密的相思。这样的夜晚,菊花总是把剑影与琴音,把冷月与诗魂,传递给一大群多愁善感的文人。

农耕时代的岁月,文人的感情扎根于诗的露水之中。他们穿过时间的广场,然后去采摘青草和花朵,一茎荷叶和一片茱萸,一朵百合和一株菊花,在他们的手里,会变成美丽的诗句,有了特殊的意蕴。那些植物与人的品行有关,与心灵息息相通。就说菊花吧,东篱之下,陶渊明看到的是悠然恬淡,王摩诘想到的是乡愁离别,李清照则门掩黄昏,把自己比作是飘零在秋天的菊瓣。一切都获得了美好的诗意,人的生命也就有了青葱旺盛的活力。

九九归一。重阳的日子,我们会联想到完满与幸福。这一天,相约几个朋友登高,站在一个山峰或高冈上,你可以尽情地眺望远处的秋色。秋来了,白露霜降过了,那里只有淡蓝的小河,在广阔的原野上静静地流淌。白杨林飘飞着红红黄黄的叶子。白蓝鸽的哨音悠扬地划过天际。浣衣的村姑唱起歌谣。牧羊人吹起清脆的叶笛。秋天里,一切的事物都显得那么本色,那么平静,那么坦坦荡荡。

我们都需要回家,回到栖息肉体与灵魂的家。回到诗意的居地。在路上,不要忘了重阳的菊花,你可以采几朵金盏菊,最好是蓝色的那种,把它插在头上。我们不需要华宅别墅,有一间茅屋一扇柴扉就够了。你在黄昏,东篱把酒,或拥一红泥小火炉,读读诗,听听母亲的讲古。重阳就在你的身边,就在你的梦里,每一朵菊花在月光里静静开放。

【月光里的马蹄寺】

漫天是月光。

月光像蓝幽幽的雾,从天空,从祁连雪峰上飘下来,笼罩着马蹄谷。山谷里依稀还开着野花,有马兰,有野菊,更多是金露梅和银露梅。花们在微风里摇曳,都睁开心灵的眼睛,凝望着洁净清爽的月光,每一朵花,每一片叶,都仿佛静静倾听,听月光中的神走近这千年的寺,千年的禅房。

跟着这蓝莹莹的月,跟着这月光里飞舞的红叶,我轻轻踏进马蹄谷。我不是花,连那卧于花丛的蝴蝶蜜蜂都不是。它们有灵性,也有神性,在寂静的山谷守候,像月亮一样,把梦幻留给岁月。而我,四十多年的光阴已使心灵布满尘埃,一身疲惫,一脸沧桑。这是秋天的夜晚,游客都已走远,马蹄河的水缓缓流淌,水里漂着碎银般的月光,还有刚刚凋零的花瓣和野白杨橙黄的叶子。远处是吹埙般的山风,天籁地籁河籁,一切都是那么空寂,空旷,空灵。我站在河岸边,看着自己的影子被波浪打碎,跟一弯月亮流向山外,心蓦地平静了下来。我想,这也许就是佛缘,今夜,在这远离红尘的地方,注定能找到精神福地。

沿着山路走过去,隐隐约约看见岗坡上的石窟,一排排错落有致摆布开来,月光照进去,洞窟更显幽暗,犹如一双双眼睛,凝望着苍茫岁月。据说,那里面有壁画,从晋朝开始,历代高僧画师都留下了精美的作品。斯人远逝,而他们画下的飞天菩萨依旧在那里守望,把善良的微笑清泉般注进凡夫俗子的心灵,满足每个人的愿望。石窟周围的金露梅银露梅纷纷扬扬飘落,月色里恍若一群精灵。我想象着洞窟里的菩萨,在这个秋夜,在这个如梦如幻的时分,一定会走出洞窟,跟那些花瓣,跟那个蓝月亮一起舞蹈。

轻轻推开寺院的一扇小门,里面走出一个和尚,年龄大约十五六岁,脚步很轻,落叶一般。脸上是那种干干净净的笑,叫人想起秋天的云朵。小和尚说,对不起,住持不在,晚间是不对游人开放的。然后又甜甜的一笑,转身离去,袈纱噗窣着,满地月光,晃动着他的影子。小门吱呀一声关上了,我发现门外生长着几棵祁连云杉,粗大的树干,如云的冠盖,密密匝匝的年轮。还有虬曲苍劲的枝柯,横空而出,像是要抓一把月光,洒向山谷。亿万年的山,数百年的树,上千年的寺院,这一切都算是沧桑古老吧,而人呢,那些和尚喇嘛们,从少年时,离开自己的红尘家园,来到这岑寂凄清的雪山幽谷,需要多少加持和定力啊。听人说,寺院里的一块石头上清楚地留着两个马蹄印,每到月夜,印痕里便盛满了月光,像清澈的秋水,映着历代高僧的面容。那是天马的蹄印,那是天堂的月光呀!它们永恒地留在深山古寺里,让人禅悟一段美丽的传说。我倚着一棵老树,目光从寺院的门缝里穿过去,发现刚才的那个小和尚就盘腿在那里打坐,他的头顶是黑漆漆的院墙,在高处是雪山,最远的地方就是天穹,那里盘旋着灿烂的星群,月亮正照耀着他的灵魂。也许,和尚能留在这里的最初动机,就是马蹄印痕里的那一屡美丽的月光吧。

很久之前,肃南的一位朋友告诉我,马蹄寺始建于北魏。包括北寺、南寺、金塔寺及三十三天石窟群等建筑,历史上曾多次遭到毁坏,包括壁画、彩塑在内的许多艺术品早已不复再现。朋友是裕固族文史专家,每谈及此,语调里都充满了一种无奈和悲凉。而我,更喜欢从现实角度出发,凭理性观察周围的事物。历史属于昨天,昨天失去的东西不可能再寻找回来。在这个世界上,即使是最坚硬的石头,也会被时间一点一点的销毁,重要的是,我们在缅怀历史的时候,要珍惜岁月留下来的一切。所谓文化遗存,所谓自然遗产,就是经过时间的斧凿打磨,千年沧桑过后留下的珍宝。今日的马蹄已不是汉魏隋唐的马蹄,但历史天空中的那轮明月依旧,时间长河里的那朵浪花依旧,临松薤谷里的野花野草依旧,三十三天石窟中菩萨留下的微笑依旧,只要我们打开心灵的窗户,收集那一缕月光的美丽,采撷那一瓣野花的芬芳,包蕴那一滴流水的清纯,记住那一句佛典的箴言,马蹄寺的一切就会长留世界。

秋风瑟瑟,如水的月华从云杉的枝叶间洒落下来,亲吻着我的肌肤,凉凉的像浸了一层水。寺里的钟声一下一下地响着,提醒僧侶们打禅念经的时间。我也该回去了,一路是落花,一路是月光,而心里却装着那个小和尚甜甜的笑脸。山谷里依然很静,抬头看,马蹄寺高高的屋檐上闪着几盏电灯,夜色里犹如天上的星星。不知什么时候,通往三十三天的羊肠小道上又来了俩裕固族母女。我走近一打听,才知道她们是从皇城草原上来的,女儿生了病,久治不愈,只好上马蹄寺焚香拜佛。她们许下愿要在三十三天前磕三千三百个长头。面对痛苦无奈的母女,我只是笑了笑,什么也没说。也许,宗教的根本就是救苦救难吧,正因为如此,它才能越过世俗的藩篱,抵达人的心灵。仅用迷信一词评价这母女俩的行为是不公正的,我想,作为佛教的三十三天,对生命,大概另有一种神秘的救赎吧?

月光满天。但愿她们能找到她们生命中的那轮美丽而圣洁的蓝月亮。

【千年中秋谁望月】

又到了八月中秋。

天空还是千年前的天空,月亮还是千年前的月亮。

总是想,这样的夜晚,会有婵娟玉兔深情地注视着茫茫人寰,琼枝玉叶的桂树在美丽的蟾宫里摇曳,把团圆的祝福洒向每一个生灵。

这样的夜晚,你应该回眸《诗经》里的明月:“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蒹葭苍苍,白露为霜的时刻,那个男子站在水边,静静地仰望着天上的月亮,寄托着缠缠绵绵的相思。在无边的月色里,想念着那个如花似玉的姑娘。美人已去,空留淡淡的幽怨,伴着月华,雪一般地覆盖着那颗心,映照着那个梦。这是先秦的中秋,古朴而单纯,如火烈烈的岁月,也有温馨的诗情。这是爱情的月亮,从沉闷的四书五经里缓缓升起,点亮了人性的灯盏,从汉代照到唐,从唐代照到清。

素月分辉,银河共影。八千里江山,嫦娥翩跹;亿万年光阴,表里澄澈。

你看,盛唐的月亮从渭水岸边升起来了。白衣飘飘的李白就站在灞桥上,端着酒杯,跟多情的月亮对酌,醉了,再唱他的“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岑参高适他们正走在戍边的路上,凉州城头,对着中秋的一轮圆月,为西去的诗人弹奏边塞乡愁。王摩诘又悄悄走进他的辋川,斜依着苍崖云树,吟哦他的“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公孙大娘在月下舞剑,怀素张旭在月下狂草,胡姬在月下舞蹈,工匠在月下制作唐三彩,颜正卿在月下走向刑场,慷慨就义。大唐的月亮啊,犹如玉盘明镜,照亮了一个民族的灵魂,照亮了华夏古国的精神气度。

宋朝的月亮被苏东坡带走了。他去了黄州,去了天涯海角。你应该去想象,在千年之前的一个中秋夜晚,东坡就坐在一叶扁舟上,双手托腮,静静地凝视着天庭上的那轮明月。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那时候,他突然想起了烽火连天的三国,想起了雄姿英发的周公谨,大江东去,逝者如斯,白云苍狗,岁月茫茫,今生今世的坎坷,禁不住使他泪流满面,于是斟一樽酒,还酹于江中的明月。宋时的月,总是在东坡的酒樽里飘浮,洒酒祭月,抒发的是豪迈的人生情怀;把酒问天,吟诵的是清风朗月般的品行。自东坡之后,宋朝的中秋夜就多了几分凄清和寂寞,那轮明月也成了含泪的眸子。李清照漫步庭院,举首望月,扯不断的是绵绵相思,西风里,人比黄花瘦。林和靖隐居孤山,梅妻鹤子,推开窗,只望见西湖哀婉的月影,而岳飞仰天长啸,八千里路云和月的战争岁月,美丽的月亮也只剩下悲壮的血与泪。至于宋徽宗,当他被金人俘虏,在荒远的五国城里度过了一生中最后一个中秋,遥望中原故国,那月亮一定是浸泡在泪水中的碎片啊!

年年中秋,年年的明月留给我与你太多的感叹和怀想。

当远古的月飘过明清的天空,你是否看到了扬州八怪?在他们水瘦山寒、枯树老枝的翰墨丹青里,那一轮月亮已有了几分清寒,几分惨淡。曹雪芹笔下的林黛玉,则在秋风中拣拾落花,然后于淡淡的月色里掩埋,葬的不是花,而是诗,冷月葬诗魂,那个意境,那个场面,凄美得叫人心痛。蒲松龄写鬼写妖,最可人的狐狸总是在三五之夜,怀揣着圆圆的月亮,把爱情送给落拓的书生。

中秋夜,你也望月,我也望月。

那是《诗经》里的月,《离骚》里的月,是李白的月,是曹雪芹的月。

那是徐志摩再别康桥的月,是鲁迅重走故乡的月。

那是于右仁元老葬我于高山的月,是连战先生回归大陆的月。

那是古典美丽的月。

那是载着乡愁的月。

那是照亮游子情怀的月。

那是寄托爱情与相思的月。

中秋月,圆圆的月,冰清玉洁的月,那是只有我们中国才有的月啊!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沈阳的癫痫病医院哪家专业有癫痫病要怎做好治疗工作呢武汉比较好的癫痫医院是哪家中医可以治疗癫痫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