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阅读:969发表时间:2017-07-28 10" />
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经典 > 文章内容页

【荷塘“夏日风情”征文】 “老槐”的见证_1

来源:柳州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红色经典
破坏:随州那个医院专治癫痫pan id="article_curse_state">无 阅读:969发表时间:2017-07-28 10:27:45
摘要: 我把车开到脱离父亲视线的地方,突然停下,下车向家的方向望去,只见“老槐”下父亲的剪影清晰可见,渐渐地剪影越来越高,越来越大,和“老槐”混然一体,直到模糊不清了我才抹了一把泪启动了车子。

今年“大暑”遇中伏,连续几天高温39°,单位特地放了几天假,我毅然决定秘密独自回家看“老槐”。
   不到零晨五点,赶在车辆高峰前就出了省城上了长武高速。敞开车窗,习习晨风裹着丝丝乡村山野中清新甜润的空气直贯车内,真叫我惬意酷爽,旋即我播放了刘和刚的《父亲》,思绪随着悠然深沉的旋律,飞到了自家门前的“老槐”下,人仿佛站在了父亲跟前。
   我估摸父亲说不定又会猫在大槐树下。
   我家门前的大槐树,有三人张臂合抱粗,是我爷爷生我父亲时栽下的。九十年风霜雨雪,它傲然挺立、枝繁叶茂,它见证了我们这一家兴盛历史。我家现存三兄弟、五姐妹,就像是老槐树的枝枝桠桠,老槐树在我们这一家族人的意识中不属物体,而是神偶。在我们兄弟姐妹的心目中,它就是父亲的化身和象征。
   “老槐”是吮吸着汨罗江的乳汁长大的。“老槐”离江岸不足二十米,我想它的横根定已伸展到汨罗江的江泥中了。它高大的躯杆,为我家剪截着汨罗江东来的紫气,使我们这一家族兴旺昌盛。
   “老槐”长得很有情趣,富有灵性。临江边的枝桠长得特长,像一个伸长手臂在做操似的定格动作,架在岸边小路的上空。夏日,行人路过树下,总要情不自禁地放缓脚步,仰望一眼伸枝,惬意地驻足树下,迎风小歇一会。更有趣的是,靠路边粗大的枝杆下方五根碗口粗的树根,凸出地面一、二尺来高,酷像人的五指抠在地下,行人可把它当凳子一样坐上小歇。奇怪的是“中指”更高更粗,成了我父亲独占的“座凳”。每当节假日,父亲手端水烟筒猫在这树根上,向江岸路上盼望儿女们回来。年年如是,久而久之,我们兄弟姐妹就笑话父亲,那是他的“望孩墩”。确实如此,我们兄弟姐妹回来,进家门前就是在这里先见到父亲的。母亲生前更清楚,找父亲有事,家里没人就总能在树根上找到他。
   老天有眼保佑好人,幸喜父亲无病无痛,身子骨还硬朗。他却总是坐不住,不时地上后山坡扒点松树枝叶,砍点野生树枝,锯断成一尺来长一截,捆好码在房子前后墙边,家里办什么事用的柴火从不愁缺。他种的菜新鲜的、晒干的、腌好的,送给左邻右舍、我们兄弟姐妹分享。
   思绪中,车好像开得快些,不知不觉上了汨罗江大桥。隔江望去,我家的大槐树跳入了眼帘。我想,今天不是双休日,父亲不会猫在树墩上的。
   车穿过铁路桥,拐一个小弯就可直视到槐树了。我放慢了车速,刚一拐弯调正方武汉哪家医院手术治羊角风好向,眼前一幕让我惊呆啦!父亲猫在树墩上向路上张望着,我一加速急忙停在可父亲跟前。我擦掉眼眶边的泪,跳下车,小黄狗竖起前爪冲着我“汪汪”大声叫吠,被父亲吆喝住了。“伢老子(方言,父亲),您‘那砍’(方言,老人家)好呀!”我忙上前扶住父亲下了墩,父亲眯着笑眼,望了我一眼又望着小车自言自语:“我知道今天会有‘客’来,一早,我一开门,一只蜘蛛吊在门框上,树上啊鹊里(喜鹊),今天叫得特别欢,真的有应验啊!”父亲绕着车子转了一圈,望着我说:“今天怎么有空回?怎么没开那车子?”“单位放假,领导叫我回来要伢老子陪我钓鱼,钓汨罗江的野鱼,味鲜些哦!”我讹了一句。“好!好!”伢老子被讹住了,“我去挖点土眼虫(蚯蚓)焙制好,管阴凉早点去!”
   近水知鱼性,在汨罗江边长大,对鱼自然是知情晓性的,从小耳濡目染,受父辈兄长们的影响和鱼打交道,是吃汨罗江的鱼长大的。今天来主要是陪父亲找回一点以往岁月的乐趣,怡情、悦心。一切准备停当,父亲带路向半荷潭走去。小黄狗时而跟在后头,时而跑向前去,喜鹊在树上喳喳地叫着。“满爷(方言,小儿子)呀,今天好兆头,喜鹊在报喜,保准钓几条好大的!”
   半荷潭位于汨罗江主河道中的一个小洲上,小洲位于滚滚东来的汨江与悠悠南下的罗江交汇处,西下的汨江水被北来的罗江水横撞便朝南扭动了水流道。半荷潭,其名也挺有意思。说它是潭,确也够潭,无论一年四季中汛期也好,枯水季也罢,它的水位与汨罗江同比,在汨罗江七十八潭中它是唯一在主河道中又不与主河道联通,独在河道洲中的一个潭。所谓“半荷”,无可靠文载释义,只因潭的一半水面生长“荷莲”,这是否因潭底质地所致,还是什么其他原因,说不清楚。不过有一个美丽的传说,说是南海观世音菩萨坐着莲花台经此掉下半瓣莲花而名。又相传,屈原定居距此一里之遥的南阳里时,常来此赏莲、观鱼、濯足。而今这里是汨罗市湿地公园、屈子文化园所辖的范围,今年播映的大型电视剧《思美人》是写屈原的,大多场景就是在这里选拍的。
   未到半荷潭得先穿越它四周的整齐划一的杨树林,踏上小洲,有于“隔篁竹如闻佩环”的异曲同功之感——“隔杨林如闻沁脾荷香”。小洲上满地花草,逗引游人。踏在绵软的草地上,真想朗诵一下朱自清的《春》,打几个滚,踢几脚,甚而翻几个跟斗。这里也是孩子们的乐园。记得小时候常来玩耍。靠近江边生长着一种叫竹叶草的藤蔓形草,叶子形状酷像竹叶,开着呈喇叭形的紫色花,像牵牛花,嫩叶可作菜吃。摘下一皮叶子可当乐器吹,能吹出简易歌曲。我曾经可以吹出《学习雷锋好榜样》、《天安门上太阳升》等歌。现在若看到竹叶草,我还有兴致想吹一吹哩!更有意思的是,小洲上还长着一种叫“灵性草”的草,叶似兰草,一蔸草中间长出一根棱形杆,杆高尺许,杆端开出一盘分枝花,浅黄色,把花杆掐下,从顶端一撕,这也叫“撕裤子”,杆子就会分成交错的不同形状,用以预示判断生男生女。是否灵性?不得而知。不少姑娘媳妇们常来玩这种游戏,玩上大半天,玩出一串串笑声。我们不懂事的男孩,也学着玩,撕了一根又一根,得不出什么一致的结果,于是起身一脚把灵性草踢飞,还狠狠甩上一句:“做坏事的人,只生冇屁眼的孩子!”春夏时季,来洲上玩的人带上吃食,还带来一张自制的睡网绷带床,架在相对应的两棵或四棵杨树上,睡在网床上,身体慢慢地晃动,悠然酣睡,其乐陶陶。
   小洲像一个盛鱼的盘子,放在汨罗江的江中,半荷潭就像一条煎熟了的鱼盛在盘子中。站在潭边放眼一望,三十来亩大的潭景尽收眼底。可目睹蜻蜓立荷尖的趣景,可联想“连天碧”的盛景,可览荷花“别样红”的壮景,可体味“出污泥而不染”的情怀。有机会有兴趣有情致到此垂钓一番,确也怡情甚乐。
   我选择了一处蔽荫的地方,向潭中打好了“窝子”,放下两杆钩,坐在潭岸全神贯注候着鱼们临钩。
   父亲坐在一旁抽了一窝戽烟,放下水烟筒,把“虎头”拐杖横摆在腰杆处,沿着半荷潭岸边察看着,小黄狗紧跟其后。只见父亲时而用拐杖拨弄一下潭边草丛,时而又到江岸边观看一下什么。足有半个多小时来到我身边,问:“哈尔滨看癫痫病的医院带小花针了吗?”“带啦!”“上一口,猪肝我带来了,潭中有团鱼(甲鱼),试试。”父亲是捕甲鱼的好手,深知甲鱼的生活习性,捕捞鱼虾的技能无所不会。
   钓鱼确也是陶冶性情的事儿。我坐在放杆处紧紧地观望浮标,父亲巴嗒着烟筒望着水面,一条不小的熊鱼游过去了,两条鲢鱼也游过去了,荷杆处两条才鱼一前一后拥带着一群才鱼仔滚过去了,一条好几斤的草鱼冲过来猛一摆尾又游回去了。我看到后心里有点不安稳,父亲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态,把水壶递给我说:“喝口水,不着急,这些家伙都不会咬钩的,熊、鲢鱼是用腮吃东西的(浮游物),草鱼只吃草,才鱼吃小鱼,喜青蛙,别管它,看浮标钓沉脚子(生活在水底层的鱼)”。这时,一个浮标沉下去了,又浮上来了,来回几次,我正欲起杆,父亲忙按住我的手,“慢,再让它沉一次咬老了再拉!”果然,浮标沉下去了,且比刚才的时间久多了,“它逃不了啦,是条好家伙,还可能是条青鱼。”父亲自语。我使劲把线收拢拉上,果然是条青鱼,足有四五斤,心里好不欢喜。另一杆的浮标也沉下去了,父亲边起钩边说:“小家伙,也拉上来算啦!”是一条鲫鱼,也差不多一斤重,这种鱼最大也不过二三斤。
   甲鱼钩有反应啦,甲鱼吃食不是慢慢腾腾的,而是猛的一口吞下食饵,一旦吞下去它就休想脱出来,只得乖乖地跟线上岸。好的,一只甲鱼足有三斤,父亲又叫我再下一根甲鱼钩。
   鱼杆这边也信息连连,父亲脸上的皱纹在跳着。
   电话铃骤响:“满爷(方言,小弟)呀,回来吃饭啰,来了好多客。有清炖土鸡,有腊排熬皮粉,有水煮江鱼,有湖藕烧猪脚……”“谁打来的?”父亲问,“大嫂,要我们回去吃饭。”父亲抬头透过树枝间隙看了看,说:“太阳当顶啦,天气也热,收拾收拾回,饭菜弄好了,别让他们难等!”小黄狗吐着舌头,青蛙躲在荷叶下鼓着腮帮,知了在树上狂噪,中午的天气也还是够热的,回家也好。“慢点!”我收拾好家伙和“战利品”,“伢老子,我想到江里洗个澡,二十多年冇到我们亲爱的汨罗江里玩过,今天玩一回,游他一个横渡来回!”“好吧,想游就游吧,我在岸上看着。你打泡秋(方言,游泳)还记得吧?”父亲担心地问我。“记得,你放心!”其实,一旦学会了游泳就忘不了的。我一个猛子扎入水中,足有一分钟才在江中露出水面,抹了一把脸,喷呼出一口水,大声地喊:“伢老子,我到了这里,好有味哟!”我踩着水露出半胸,举着双手向岸上的父亲高喊。父亲笑了,笑得很开心。我本是要划向南岸的,突发奇想游回了岸边,“伢老子呀,汨罗江的水真好,游得有味!”“有味,汨罗江的水是有味,和它玩了一世年,它养活着我们,是有味!”父亲笑得眯上了双眼。“伢老子,今天你也游一次,好吧?”“我怕不行啦,几十年冇下过水,身上没肉了,只剩下一把骨头和一张皮,浮不起来,想也是空的。”“不游也下来洗个澡呗,在岸边浅水滩上耍一耍也好,下来,有我‘崽老子’(方言,儿子)保驾,伢老子只管放心,出不了问题!”我拍着胸脯逗趣。“算啦,算啦,别人看到还会笑话我这老不死的不知趣,有神经病!”父亲借故推脱。我想他心里还是有点痒痒的,于是我加油鼓动:“伢老子的宝刀不老,不管人家怎么说,你游你的,毛主席他老人家七十岁还畅游长江哩,你就创造一个奇迹,槐生大爹(方言,爷,父亲的大名尊称)九十岁游汨罗江”。“我怎能和毛爹爹(方言,爷爷)比呀,他老人家是伟人!”“你也是伟人,是我们兄弟姐妹心中的伟人!”父亲动心啦,笑得肚皮都在一鼓一鼓的。我抓住火侯“不游也下来洗个澡,我给你好好擦一擦背,献一回孝心,蛮舒服的”。父亲动心了,只穿一条裤叉慢慢下水了。望着他一步一步走进江水时,我不禁一阵心酸,父亲两肋排骨根根凸现,真像搓衣板,整个躯体没有了肌肉,我真不敢相信这就是我那曾经一肩能挑三百来斤担子的父亲吗?这就是三十五年前放暑假遇洪汛拖着澡盆横渡汨罗江来接我回家的父亲吗?岁月无情,家境无奈,生活无常,把父亲的肌肉给耗噬掉了。我掬了几捧江水,洗去了泪水,声音有点哽咽地说:“伢老子,慢点,慢点!”父亲走进齐腰深的江水时立住,双手小指沾着水,在双耳孔里扭了扭,又用双手捧上水在胸前后背拍了拍,再双手前后运动了几下。父亲真的有点想游,他向深水中扑去,居然还能侧着身子向前游。我连忙一个猛子赶上父亲,托住他的左臂,陪着他向前游,快近江心了,我立住身要父亲往回游,“你放手,我躺仰仰,不费力的!”父亲转过身,自然地躺在水面游向岸边。
   回到岸边,父亲站在水中,有点喘气不赢,我扶着他,给他擦着背,“伢老子不错,再过四十年,我一定不会像伢老子这样英雄!”我夸赞着父亲,父亲笑得眼角的皱纹翘起了,我脑子里突然蹦出了一个念头:“伢老子,您不动,我给您录一个视频。”我连忙上岸取来手机,“伢老子,您把身子蹲下去,做个游泳的样子,我给您录像!”“不,等一下,要搞就搞真的,我退回江中一点游过来,你再拍!”父亲说完向江中游出好几米,返回,双手还扑出水面,游得很有精神很有气势,我认真地拍下了一组视频,最珍贵的视频,世界上无有的视频!
   高兴激动,难以言表,这是世界上用什么金钱也买不到的“开心”。
   午餐好不热闹呀,“八大家”齐到,五桌霸角(方言,超出正常餐桌八人或十人一桌的人数)。菜肴丰盛,大家吃得欢乐,吃出了父亲的开心。难得呀!平日,逢年过节就是如此盛况,这也是家族和谐兴盛之况!
   “秘密”回家,成了公开的“秘密”。下午几个电话相邀,我参加了友谊交往活动,直到晚上八点多才回到父亲身边。这样,回家的计划全被打破了——带父亲观赏屈子文化园去不成,去智丰八景洞领略一下暑日风光成了泡影……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单位来电,今晚必须赶回,明天有紧急任务,无奈只得告别父亲啦。父亲把什么桶桶、包包、袋袋提了一些放在车尾,并一边交待:“这是今天钓的鱼,盐腌了的;这是两只团鱼带去给他娘俩吃;这些土鸡蛋二姐三姐家的带去吃,长沙难买得到的;豆角是下午摘的,放冰箱里可以吃几天。”
   车启动了,父亲站在“老槐”下目送,再三交待:“慢点,小心开,到家来电话哦!”
   我把车开到脱离父亲视线的地方,突然停下,下车向家的方向望去,只见“老槐”下父亲的剪影清晰可见,渐渐的剪影越来越高、越来越大,和“老槐”混然一体,直到模糊不清了,我才抹了一把泪启动了车子。
   到家我一停好车,忙掏出手机。这时已是午夜11时20分,拨通了父亲的电话,我未及说话却传来了父亲的声音:“到啦,好,早点休息!”电话挂断了,我久久地望着手中自然停歇的手机发呆,父亲也许一直站在“老槐”下盼着我到家的信息。
   “老愧”足以见证:可怜天下父母心!

共 5205 字 2 页 首页12
武汉癫痫病最权威的医院value="781535"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