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好书推荐 > 文章内容页

袁隆平称转基因食品影响生育系曲解

来源:柳州文学网 日期:2019-2-24 分类:好书推荐

专访袁隆平:“杂交稻不是转基因”

3月13日,众多网络媒体纷纷转发了一篇文章,标题中赫然写道,“袁隆平:转基因食品或影响生育,人民不是小白鼠”。袁隆平在中国育种界享有崇高的地位,且一向谨言慎行,因此,这篇文章立即引起国内舆论界的广泛关注。

时代周报记者向袁隆平求证此事时,他澄清道:“这完全是曲解我的意思!我没有说过这样的话。”袁隆平独家委托时代周报向公众转述他的观点:我对转基因的看法一直没变—转基因研究要积极,应用需慎重。

本报记者 宋阳标 发自北京

围绕转基因技术的利与弊,反转派与挺转派各执一端,鏖战多年。

今年2月21日,国务院法制办公布新中国首部《粮食法(征求意见稿)》,引起媒体和公众广泛关注,尤其是第十二条第二款有关粮食作物转基因管理的提法:“转基因粮食种子的科研、试验、生产、销售、进出口应当符合国家有关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在主要粮食品种上应用转基因技术”,成为外界关注和争论的焦点。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军事科学学会常务理事兼副秘书长罗援少将,在今年“两会”期间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应高度重视国家生物安全问题,警惕转基因物种的无序迅速扩散和外国插手中国疫苗生产过程,警惕敌国以转基因物种和特种疫苗等为武器,针对中国人口发动新型战略打击。”

3月13日,众多网站转载一篇题为《袁隆平:转基因食品或影响生育,人民不是小白鼠》的新闻报道后,在转基因之争中向来以“中间派”自居的袁隆平,被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

“那不是扯卵吗?我根本不是那个意思,完全曲解了我的意思,完全是误导性的报道。其实,就是个观点的问题嘛,我从来没改变过我的观点嘛,也不知道媒体在报道这个问题的时候怎么就改变了。”3月13日下午,当袁隆平听到秘书辛业芸读出的网络新闻标题时,当即激动地予以反驳。

“有人想借袁老师的嘴说话”

“我可以重复他的话给你听。袁老师一直就是这个观点:研究方面应该积极,转基因的东西你要研究,不研究你就落到别人的后面去了。但是,在生产方面的应用,一定要谨慎。”辛业芸也有点激动,她向时代周报记者说,当天就有很多记者来问这个问题,她觉得很奇怪,怎么又出现谣言了,又来采访转基因了?

3月13日这天,多家网站转载了一篇标题为《袁隆平:转基因食品或影响生育,人民不是小白鼠》的文章。而此时,袁隆平还在琢磨着是否要去一趟位于海南三亚的南方育种基地。

袁隆平表示,那篇引起轩然大波的文章中,很多内容是黑龙江中亚癫痫医院是公立的吗拼凑的,一些内容并非他当时说的。

袁隆平解释:我是说,我愿意做志愿者,但我毕竟没有生育能力了,会不会影响下一代,没办法确认;我并没有说,转基因会影响生育,网上的这种言论是严重误导。

网上有传言说:“虽然袁隆平自称是‘中间派’,但他仍认为,在没有实验结果作为依据的前提下,将转基因用于主粮生产是‘要慎重的’。‘他们赞成转基因的,是用小白鼠做的实验,可是小白鼠和人能一样吗?他们有人类食用转基因的实验结果吗?’”

辛业芸向时代周报记者转述:“袁老师的意思是,小白鼠毕竟不是人,要看转基因究竟有没有影响,还是鼓励用人来做实验。袁老师曾经表示过,他愿意做第一个志愿者。转基因对第三代究竟有没有影响,现在看不出来。要看下一代有没有影响,他说,‘我愿意做志愿者,但是我没有生育能力了’,就是现在开始吃转基因的东西,也无法再看到他的下一代了。”

辛业芸说:“袁老师号召和鼓励年轻人来做这样的实验,如果他的后代确实没有问题,那就可以证明,这个转基因(食品)确实没有问题。他的本意是这样的。但这并不是说转基因影响生育,这完全是两码事。袁老师是非常精明的,我刚才一讲这个标题,他就反击我,这完全不是我的意思,他说‘我是没有生育能力,不能说影河南治疗癫痫的医院响生育了’。”

辛业芸对媒体歪曲袁隆平语的报道表示愤慨:“现在的转基因(技术),是一个物种的东西转到另外一个物种上面来,袁老师做的主要是常规育种,是传统的一种育种方式,根本不是什么转基因,不是另外一个作物的某一个基因直接转过来的。袁老师他的名声大,那报道时就应该谨慎嘛,有些人想利用袁老师的嘴说话。”

袁隆平强调,他的观点其实没有变过,现在他说的观点,其实就是以前说过的观点,从来没有变过。

转基因研究要积极,应用需慎重

有媒体报道袁隆平曾说:“从科学的角度,转基因是发展方向,不能一概而论。现在我们把玉米基因转到水稻上来,提高水稻的光合效应,这样的转基因有什么问题?一点问题都没有。”

对此,袁隆平向时代周报解释,他不是反对转基因,只是认为,在科学上面,要有积极的态度,必须做转基因的研究。但在市场的推广和应用时要慎重,这是一个辩证的问题。

3月13日下午,辛业芸接连谢绝了多家媒体的采访。因为,她对部分媒体此前曲解袁隆平之意仍心有余悸。让她感到很奇怪的是,已经好久没有人来找袁隆平聊转基因的话题了,为什么这天会有那么多记者来采访?上网浏览新闻后,她才发现,很多网站在转载“袁隆平认为转基因影响生育”的言论。

辛业芸表示,她回绝媒体的采访并无恶意,只是不希望媒体在这个事情上让袁隆平再烦心了,毕竟,袁隆平的主要精力还是要放在育种工作上。他不接受媒体采访,也是因为马上要到三亚的育种基地去,要准备一下,确实没有时间。

“前面也有几个记者来问这个问题,我(当时)还没看到网上那个文章,你来问以后,我正好看了,所以就明白为什么现在又来谣言,又来采访转基因的事情了。袁老师工作很忙,所以他也不能一一接受采访,那你刚刚提到了,那就正好拜托你,正好证明一下,袁老师不是那个意思,根本没有那样说过。没有表达过那样的观点。”

“说实在的,采访对他来说是一个负责任的事情,不能总在这个事情上让他烦心了,”辛业芸说。

杂交稻并非转基因

反转基因人士、经济学家顾秀林对此评论说:袁隆平只是一个科技员,并不是科学家。一套生命系统,不光是那些要转移的基因,还有那些调控这些基因的众多系统。你知道你找来的那个DNA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网络中有一篇文章称:“袁隆平一直笃信一句话—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没有亲自实验过,也就没有发言权,所以不要轻易地肯定或否定,也不要猜测和推论,要用事实说话。’”

新浪微博网民“大卫韦斯利”发微博批评称:“方舟子批评袁隆平的《虫都不吃,人可以吃》写了7年,袁在转基因上的科学素养没有长进。不知袁每个杂交水稻推广前是否都吉林癫痫病最佳医院‘做到年轻人自愿实验’,‘不影响生育和下一代的健康,才算安全’?袁说‘没有亲自实验,也就没有发言权’,什么话?别人别国多次做了实验,吃了N年,不算?”

方舟子则嘲笑袁隆平:“上年纪的人会固执一些。不过,袁隆平会不知道美国人已经普遍吃转基因食品吃黑龙江中亚癫痫病医院疗效好吗了十几年?美国人该都断子绝孙了。”

由于袁隆平在育种界的声誉,许多国家的学者和官员都会到他的单位,湖南杂交水稻研究中心去参观访问。

辛业芸说:搞这一行的人都知道,我们做的是传统的育种技术,和转基因技术不是一回事。中国农科院生物技术研究中心的转基因科技专家刘德虎,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曾对袁隆平的育种进行过评价:

“转基因是自然界中生物普遍存在的一种现象,比如说袁隆平的杂交育种,也涉及到转基因,你想想,一个父本一个母本要通过杂交才能产生下一代。你想它涉及到转基因没,如果没有,它后代怎么能产生变异呢。如果它和它的亲本一样,那还做什么育种啊,直接用原来的种就是了。就是因为它会产生变异,能产生好的性状,人们才去做育种。抛开我现在做的这种,就说我们刚刚说的那种,它叫不叫转基因?它那种转基因的特点是什么呢,就是它转进去多少个基因,你不知道,产生的后代会有什么变化,你能控制吗?不知道。”

对此,袁隆平反驳:杂交水稻不是转基因,但转基因作物的研究领域,我们国家也在做。国家对转基因物种管理很谨慎、很严格,但这些转基因也不是随便能拿出来的,要按照国家的制度来办。你如果不做的话,就会落后于别人。研究、科研方面要积极,实际应用要谨慎。

辛业芸透露:转基因作物我们也在做,但是我们没有应用;像用小白鼠做实验也是一种可能性的东西,不是说它一定就会产生怎么样的结果。

辛业芸表示,转基因是一个很敏感的问题,之前我没有答应记者采访袁隆平的要求:“但是网上既然出现了这么多文章,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回应澄清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