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好书推荐 > 文章内容页

【丁香】爱在惜缘前

来源:柳州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好书推荐
初夏,美丽的大连如一朵盛开的巨大紫罗兰,倚靠在同样美丽而蔚蓝的渤海湾。这座清洁而整齐的城市是阿莱多少次在梦中来到的地方,已经神游了不止百遍,千遍。只是因为这里有着一个让他七年来魂索梦绕的人,而今,此时此刻,阿来驻足在星海广场,面前是一片安静而祥和的海面,心情却此起彼伏……
   星星诗社,这座掩映在一片梧桐树下的三层独楼。阿莱握着手机拨通了那个他最熟悉而又不敢轻易碰触的电话号码,一首凄美的相思风雨中的彩铃荡在耳边。
   电话接通,另一边轻柔的一声:“你好!”阿莱握紧了电话。
   “喂,你好!哪位?喂……”
   “小帆,是我。你还好吗?”
   沉默,电话静止了几秒钟。
   “阿莱哥,阿莱哥,是你吗?我是小帆啊,是你吗?阿莱哥,你在哪?一定是你,我听到了。”小帆一连串的诘问,已经语无伦次了。
   “打开窗户,看楼下。”阿莱双手握着电话,仰望着,那扇三层居中的窗户,这个位置还是三天前在马兰姐的相册里看到的,小帆张着双肩夸张着向高跳的姿势,这一瞬间被定格在相片上,阿来还记得窗的两旁摆着两盆百合花。
   小帆下意识的,以最快的速度推开了窗户,楼下,俨然一个清清爽爽的大男孩在向小帆努力的挥着手,小帆“哇”的一声,飞快地奔出办公室,同事们被这一声喊惊奇地聚首窗前。楼下,阿莱和小帆的身影重叠在一起,小帆这时却已“哇”的一声哭了起来。跺着脚,阿莱努力地挣脱小帆紧握的手腕,用手指刮了一下小帆的鼻梁,阳光明媚地笑了出来。
   “傻丫头,你以为我死了,哭的这么伤心,咒我啊。”
   “我就以为你死了,怎么又冒出来了,哼,你说,你说……”小帆抽泣着大声问道。
   “我……”
   “小帆。”
   阿莱看到了小帆身后走过来一个小伙子,好像有某种意识似的松开了抱着小帆的手,连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看见了他心中有种莫名的害怕和妒意。那小伙子长的很帅,一米八几的个头。高高的鼻梁,眼眉很重。一双眼睛看起来就是个诚实的男孩。
   小帆回过头来,忙拉过男孩的手,站到了一起。
   “我来介绍。”天性率真的小帆没有任何思想的延续。
   “她是我的男朋友。”小帆脸上总算雨过天晴向男孩介绍道。“他嘛,成鹏我常常跟你提到过的,最最疼我,最最关心我的阿莱哥。”
   小伙子热情地伸出了手。“我叫成鹏,早已听说过……”
   阿莱没有听他的话说完,也伸出了手:“我鄂州哪医院治癫痫好,叫我阿莱就可以了。”两只手交错在一起,那时阿莱感觉心中掠过一丝惊悸。
   诗社后面长长的甬路,跑道和高速桥成了一条平行延伸着,小帆的心情此时亦如阳光,大呼大喊着,阿莱和成鹏并肩跟在蹦蹦跳跳的小帆后面。
   “阿莱哥,为何不高兴,见到妹妹我就那么让你沮丧吗?”小帆气喘吁吁拉着阿莱的手问道。
   “没有,竟胡说。”
   “那你为什么不乐啊?”小帆陕西专科癫痫治疗医院口口逼人。
   “哈,想开心,那还不容易?来,我们赛跑。”阿莱说道。
   “好啊,小鹏你做裁判,我们可要赛跑了,哈哈,跑在无际的蓝天里,跑在无际伸展的高速桥下,我们像风一样。”小帆自己编的歌不知套上了哪里来的曲子。
   跑道上,两个身影。阿莱在后,而小帆在前,阿莱看到了此时的小帆是开心和快乐的,他终于对小帆放下心来,但此时心中有种隐痛在慢慢发作。平日里,阿莱总是装做什么都无所谓的让着小帆,而这回一反常态。阿来加劲,真的像风一样冲过了小帆。
   小帆大呼:“哈,不够意思,莱哥。”突然见到阿莱一个箭步跌了下去,小帆幸灾乐祸,但是当他跑到阿莱的身边时,阿莱也没有起来……
   医院里,阿莱在沉睡,纯是一种病态的睡。医生在给阿莱输液,看着阿莱已经苍白如纸的脸,看着药液一滴一滴的从瓶里流到阿莱哥的身体里。小帆的眼泪哗的一下掉出来,像做错了事的小孩子一样,捧着阿莱的手无声地缀泣。
   “不为什么……我自己莫名其妙,不,男女没有绝对的友情……我知道我的时间不多了……马兰,不要告诉帆……疏远,陌生吧。”小帆总算听到了一句完整的话,又听阿莱混淆不清的唇齿间送出了几个字:疏远,陌生吧!之后,阿莱翻了一个身,沉沉睡去了。
   小帆,再笨的她也明白了这一切的因果。望望窗外,已近夜深。霓虹兀自亮着,小帆思绪千缕。想过去,和阿莱的过去;想现在,和成鹏的关系,想一个星期后,阿莱的化验结果进一步确认后从省城带回,而此时,医院没有任何病情的回复。
   次日,一缕晨曦投了进来。洒了满屋的星星点点,阿莱微微睁开了眼,看见小帆正甜甜地趴在他的床边睡觉。似乎她也累了。阿莱用手轻轻抚了抚小帆耳际的短发笑了,而这笑里似乎也掩饰了太多的苦涩……他就那样静静望着小帆的脸颊,一刻都不愿离开,他在内心挣扎了好久,终于下定了决心。
   小帆醒了,揉了揉因熬夜变成通红的眼睛,高兴地又叫起来:“哈,你醒了,我还以为……”
   “以为什么啊,臭丫头还恨我死了不成。”阿莱截取了小帆的后一半句话,气得小帆双手齐下拍打阿莱的肩。一阵剧烈的干咳,小帆又不知所措起来。医生进来打了一针,阿莱镇定了下来。
   阿莱睇了一眼,没有看到成鹏。他问道:“成鹏呢?”
   “他在上班,公司有指标任务,赶着呢。”小帆回应着。
   “哦。”阿莱长长地叹了口气,然后说道:“你能帮我叫一下他吗?”
   小帆看着阿莱的眼神点头出去了,又回过头来说:“二十分钟后,把人给你带到。”
   阿莱笑着打了个OK的手型!小帆离去,阿莱又躺了几分钟,然后叫来了医生,和医生坚持了近10分钟,然后在护士的帮助下换下病服,走出病房。
   20分钟后,小帆带着男友成鹏匆匆地赶到了,而面前已人去床空。医生说阿莱哥自己已经办理了出院手续了。小帆疯一般的跑出了病房,楼廊里传来了小帆“呜呜”的哭声。成鹏看见失控的小帆,想要拦住,小帆不管不顾地打了成鹏一个巴掌。成鹏捂着发红的脸庞愣愣地站在那里,不知道自己究竟犯了什么错误。成鹏忽的转过身来口中喊着小帆的名字,一边也追了出去。
   在医院的后花园里成鹏一把扯住了失控的小帆急道:“小帆,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帆一下子转过身来,紧紧的倒在了成鹏的怀里,不能自已地颤抖着。清晨的花园里静静的,只有蜜蜂“嗡嗡”的叫声,没有一丝风,没有一个人影。成鹏就这样紧紧地把小帆拥在怀里,什么都没有再问。什么也没有再说。小帆的缀泣声渐小,剩下均匀的呼吸荡在耳边,像是平静了,像是睡着了。
   良久良久,小帆幽幽地在成鹏的耳边说出了一句话:“成鹏,我们分手吧!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成鹏一下子木然了,昵喃着:“为什么?为什么?”
   “你没有错,成鹏,我……这没有理由的,我自私,我……”
   成鹏没有听清小帆的一句完整的话,更无心去领会,这对他实在是一种残忍。成鹏慢慢推开小帆的身体,在碰触小帆手指的一刹那感觉小帆的手是凉的,亦如此刻成鹏自己的心一样冰凉。
   成鹏的背影消失在一片寂静的浓荫后面,转身时的那一声喟叹使得小帆无力地蹲坐在原地。一切发生和转变得都太快了,为什么分手呢?为什么?
   为什么就这样无缘无故地伤着成鹏呢?为什么?小帆诘问着自己,但最终她还是找不出来最最确切的答案。她只是感觉阿莱哥的不辞而别对她是一种多大的刺痛。自己对成鹏,阿莱哥对自己,自己对阿莱哥。小帆彻彻底底地陷入了茫然困惑!
   此时,小帆没有见到成鹏的身影,小帆也一个人躺在静静的床上。屋内暗黑黑的,就这样不思不索地睁着双眼,看着天花板发呆。
   叮呤……寂静的黑暗里,传来门铃声。
   “自己开门,没有上锁。”小帆无力地应着。
   门开处,是一份快餐配送的服务员说是一位先生打电话吩咐送鄂州那个医院癫痫治的好来的。
   小帆苦笑了一下,道了声谢谢!也没有太多的细问,她知道,这一定是成鹏打电话订来的。
   小帆想自己七年前不管不顾地离开曾经熟悉的小城,离开阿莱哥的照顾,毅然决然地奔赴千里之外就读大学,从此改变了她的命运,从此再也没有了阿莱哥的照顾,自己单独走着人生的不归路。毕业后在这座美丽的海滨城市驻下了脚步。这期间她忘却了很多人的联系,她在所有人的视线中消失了,只有阿莱哥在他的大学时光里一直联系不断,书信频传,那时无论哪一个微小的节日,打来的第一个电话定是阿莱哥送来的祝福。大学四年的学费、生活费一直是由爸爸的单位支持着,但每个月阿莱哥都会再给她寄一份生活费。
   当自己毕业参加工作后,自己终于可以独立地生活。而这时阿莱哥却意外的无了任何踪影。三年音信皆无,那时小帆真的是把阿莱当做了自己的大哥哥,百般关心,从一开始使她不知所措一直到好象平平如常……
   而后的三年里便是成鹏填补了这个大哥哥的空缺。三个情人节,直到第三个情人节时,小帆也被迷迷糊糊地感动了。阿莱哥的出现便是他们以另一种身份交往的第三个月,而短短的三个月,小帆竟无情地与成鹏分手了。
   与此同时,成鹏正在宿舍里独自一个人喝着闷酒,面前已堆了好大一堆啤酒瓶子。为什么,为什么?她都说了我没有错啊,那为什么呢?成鹏就这样独自问着自己,独自醉着自己,独自痛着自己。成鹏随手拿起了放在桌上的那张他与小帆的一张合影,那张合影是他们刚认识的时候,在诗舍的联欢会上他与小帆做主持,两个人拿着话筒,笑意盎然地对望着。而在深看小帆的眼神是有种莫名的忧伤,虽然掩藏在那天生清秀的脸庞上,但还是看得出来。成鹏当时只是想为什么这样一个清纯得像一块水晶一样的女孩眼中还能有着忧伤。他想了解,成鹏当时对小帆的感情也是从一点一滴的快乐和忧伤里生起的。所以之后便有了这三年中的三个情人节的故事。
   其实这三个情人节的故事很简单。小帆在星星诗舍参加工作的第二个月时,成鹏就对她发起了进攻。其实成鹏也原是很腼腆的男孩,都是那次主持之后被同事给哄的。一下子不知哪里冒出来的勇气,在情人节的前几个晚上,费尽心思做好了腹稿。当然那几晚也是成鹏失眠的夜晚。他不明白自己从大学到诗舍里这么长时间了。从来没有对任何女孩起过相思之意,而今遇到了小帆,一个看似快乐却隐藏忧伤的小帆,和他还不到两月的相识,竟让他如此不能自已。他怀疑自己是不是中了小帆的心灵魔杖。
   情人节那天,成鹏主动请小帆吃烛光晚餐,当然是成鹏及他的那帮死党精心准备的。有点过分的渲染和夸张。
   就在这第一个情人节的烛光晚餐中,成鹏把一只玫瑰花送给了小帆。一切很平顺也很自然。小帆笑笑收下了,成鹏惊喜的连精心准备的腹稿也省下了。接下来,两个人也没有说什么。而事情总有变的时候,在两人享受过烛光晚餐夸张的气氛后来到了街道上散步,默默地走着,小帆手里拿着那颗玫瑰。
   成鹏提出请小帆看电影,小帆没有反对,而就在排队买电影票的时候,转折的事情发生了。
   小帆后面有一对夫妻,妈妈的怀里抱着一个小女孩,水灵灵的大眼睛忽然就盯在了小帆手中的那颗玫瑰花上。
   “妈妈,我要,我要花,我要花,要花……”
   母亲不好意思地冲着小帆和成鹏笑了笑。连忙说:“宝贝,不许要啊,那是别人送给阿姨的,咱不要……”
   而小女孩竟哭了起来:“不嘛,妈妈,我要,我就要嘛!”
   在一旁的父亲急了:“不许哭,不要啊!”
   “哇……哇……”这个不太听话的小女孩更加肆无忌惮地哭了起来。
   小帆敛住笑容一转身抱过了小女孩哄道:“不哭,不哭,宝贝不哭,阿姨给你花,给你,不要哭了噢!”说着把那颗鲜艳的玫瑰花送到了小女孩的手中。
   在一旁的成鹏急了:“小帆怎么能呢?不能给,我再去买。”
   小女孩的爸爸妈妈也急了,抱过孩子就要打。
   小帆忙上前挡住了,而后转身满脸自然地对成鹏说民间治癫最有效的偏方:“看到了,成鹏,我们不适合,我们还没有了解彼此,我们做朋友吧!这是天意的,再见。”说着,转身挤出了在一旁愣愣的人群。
   成鹏苦笑着口中念叨着:“天意、天意。”
   之后的岁月里,两人便真的以朋友的身份交往起来。谁也没有再提情人节的故事,小帆在成鹏面前总是装作快快乐乐的,自自然然的,而成鹏在小帆的面前无形中却添了好多尴尬!越是这样,成鹏就越觉得自己是真的喜欢上了小帆。成鹏也不知听谁说的了,你要是喜欢上一个人,一想到她的夜晚你就会失眠,甚至忘食忘眠,茶饭不香。这些,自小帆出现后成鹏全体验到了。
   第二年的情人节。成鹏特地在星海的大广场上布起来巨大的心型蜡烛,他把小帆约来,单膝下跪,要求小帆做他的女朋友。小帆刹那间被成鹏感动了,但小帆终是没有成全成鹏的愿望。那一晚,在许许多多的人面前,小帆是那样绝情地拒绝了成鹏。
   小帆哭着说道:“成鹏,你不了解我的,再给我一段时间吧。”

共 20752 字 5 页 首页1234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