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话语 > 文章内容页

【江南短文学】爷爷的老屋(散文)

来源:柳州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经典话语

一个人的离去,带着锈迹斑斑的记忆,他所居住的老屋也会变矮几分,在属于他的时代画上句号,然后流下两行泪水,紧闭双眼,告别人生旅程。人走了,老屋也跟着走了,因为在寒风下,藏不住任何温度,该走的总是要走。走就走吧!一个人走在路上的确会很孤单,总渴望会有人陪伴,哪怕是一件不起眼的物品,总会给匆匆赶路的人一丝慰藉,何况是陪伴他走完一生的老屋。人走了,老屋紧跟着人的脚步,生怕被丢弃。老屋不会说话,只有坚实的脊柱,顶着一辈子的风雨,为主人撑起一片天。

站在风中,凝望着爷爷老旧的房屋,看着它披着黯黑的外衣,卑微的在风中呻吟着,似乎有很多话想要说,却被风霜堵住了嘴巴,干枯的双手,没有一点温度,岁月会可怜这个老屋吗?肯定不会,无情的岁月只会眼睁睁地看着它,任由它自生自灭,最后只是来收场,把记忆全部打包带走,如同一切都没来过。每间老屋都是一个旧时代的缩影,在就岁月里游走,总会有那么一天,它和时光都被人遗忘,因为它不同与古镇。古镇的老屋会被保存起来,甚至会把其中的故事流传下来,然而老屋却不同。

而我却喜欢老屋,努力猜想老屋背后的故事,或许会有一段爱情佳话,或许会有一段让人无法忘怀的情感故事,把一切温暖的故事赋予到一座冰冷的老屋上,然后用文字记录下来,听听老屋的倾诉。曾经的曾经,我会编织一个美梦,而如今我会记录下老屋的真实故事,因为那些编织的故事太绚烂,假得让人讨厌,真正的故事太凄寒,却是真实地诉说。老屋的屋前会有孩子们的嬉戏打闹,也会有父母守望儿女的归来。儿女在屋前打闹,荡起的灰尘是内心最干净的记忆,父母在屋前苦苦地守望是最真挚的情感,屋前还会发生什么故事?有很多很多。只有一个大手牵小手的温暖,温暖不了寒冬的凄凉,干枯粗糙的大手,抚摸着稚嫩的脸庞,会让冰凉的老屋瞬间温热,温热那些要被时光遗忘的记忆。一句阿娘,会让阿娘掏空心思地流泪,温热的泪水,亲吻着被岁月雕琢成沟壑的脸庞。

旧岁月的老屋前,都会种着这样那样的树,最多的是果树,爷爷的屋前种着一棵梨树和一颗毛桃树。那时我还是个调皮的孩子,总会在果子还没有长不熟时,就偷偷地摘下来往嘴里塞,苦涩的梨子和满是毛毛的桃子,着实让我吃了不少苦头,可是那是我童年最真实的记忆,苦涩着,快乐着。老年代里,养花是一种优雅,贫穷的老百姓享受不起这种优雅,都是在院子里种着果树,顶多栽上一棵两棵观赏树。如今各家各户种满了花,却嗅不到了最早的花香。当所有人都在为生活奋不顾身地向前冲着,停下来享受生活的人是一种优雅;当所有人都在享受美好生活时,忙碌的生活却成了高雅;人就是这么奇怪,会在匆忙或者闲暇时,在生活中迷失了自己,分不清到底什么是高雅。

以前住惯了乡村老屋,就特别渴望住进宽敞房屋、高楼大厦,如今住惯了宽敞房屋,却又想回到那个破旧的老屋。搬一把摇椅,坐在老屋前,轻轻地摇着,摇着摇着,脸上的印记就会和老屋一同老去。坐在爷爷的摇椅上,在老屋前一直摇啊摇,摇着摇着就进入了梦乡,奶奶悄悄为我盖上厚衣,爷爷会一直摇晃着摇椅。如今我又躺在摇椅上,摇着摇着,就流下了眼泪。我渴望奶奶回到我的身旁,拥抱一下她最爱的孙子,这样我就会在摇椅上安然入睡。只是这一切走得太突然,我还没来得及打个招呼,奶奶便慢慢淡出了我的世界,只剩下爷爷和一间老屋。老屋陪着爷爷,爷爷陪着我,我陪着时光,一起摇啊摇,摇到岁月最深处,去看一看奶奶,再拥抱一下安稳。

爷爷奶奶的老屋,是我最熟悉的老屋,我的家离爷爷奶奶的老屋很近,每次我总会跑到老屋去找吃的。奶奶把好吃的藏到箱子里,留给我吃,我也会调皮地偷偷爬进老屋里翻找好吃的。这间老屋发生过很多故事,老屋的地上写满了老时代的艰辛岁月。爷爷的老屋里,地面还是土地,土地没有被夯过,却被踩得锃光瓦亮。爷爷奶奶育有六个子女,就靠着这一大间老屋来维持着全家人的生计。细数地上有多少个坑,就知道那个年代里就有多少辛酸,一辈子都逃不出的老屋,却养活着六个子女。如今生活越来越好了,奶奶却提前淡出了,每次我跑进老屋里,就会去寻找关于奶奶的痕迹,看看奶奶曾经住的床铺,再看看奶奶的相片,这里是离奶奶最近的地方,也是最安静的地方,甚至我会听到奶奶的心跳声。奶奶其实没有走,只是在和我们捉迷藏,她躲了起来,等待着我们去找她。

坐在门槛上,我听着老屋的诉说,那里有我最深的记忆。多少次,我在梦里回到这间老屋,看着熟悉的一切,看着慈祥和蔼的奶奶和正在研究药书的爷爷,看着看着我就会在睡梦中被惊醒,双手摸一摸双眼,我却发现,眼泪已经湿润了我的眼眶。爷爷在屋外晒着太阳,我来到屋内寻找我熟悉的味道。看到奶奶给我留好吃的箱子,看到奶奶的相片,我好想亲自告诉奶奶,我好想你,我还想吃你用鏊子烙的烧饼,我还想依偎在奶奶怀里,轻声告诉她,我爱你。奶奶走了,几乎这个消息就要被父亲隐瞒起来,那年我高三,飞舞的试卷里有一滴悲痛的眼泪。

如今这间老屋,只有爷爷一个人居住,我竟然也在这暗黑的屋里迷失了方向。离开了家乡,很少回到家乡,更别提这间老屋了,就连问候也变少了。秋来时,秋风晃动着桐树,榨干了桐树叶的汁液,叶子飘摇在风中,纷纷落下。秋风带着萧瑟,给这间本来就没有温度的老屋添加了几分寒冷,爷爷蜷缩在老屋里瑟瑟发抖,家人都劝他让他搬到新屋,爷爷死活就是不肯,他说老屋是他的根,绝对不会离开这里,谁也拿他没办法。老屋只是三间瓦房,一间厨房,一间仓库,还有一间卧室,建在老年代,老屋见证了几十年岁月的变更,眼睁睁看着爷爷奶奶吵了一辈子的架,还记下来每一个身影,时常告诉这些人,多回来看看这间无人可怜的老屋。

老屋如一件破旧的棉袄,披在一位八旬老人的身上,微风一吹,老屋就被冻得发抖。子女们早已离开去了远方,唯独爷爷还在坚守着这间老屋,我也去了远方,只是带了一份牵挂,这份牵挂,让我梦里回到故乡不知多少回。爷爷还在坚守着,坚守着满箱子属于他的药书和老屋,药书是他几十年的心血,老屋是他一辈子的时光和记忆。老屋在邻居家的房屋里看着很瘦小,如同爷爷身体,瘦得皮包骨头,然而爷爷还在坚守着。爷爷在暖阳天里,坐在屋前,晒晒太阳,看看药书,爷爷说对我说,总会有那么一天,你们还会回到这个地方,因为这里有你们的根,无论走多久,行多远,一定不能忘了根。

家乡有间老屋,屋前有棵粗壮的桐树,每天总会有个老人依偎着这棵老树,那就是爷爷。爷爷用他今生最后的暖,温暖着这间老屋,他说,其实你们都没有走远,一辈子也走不出生你养你的地方,走得越远越会想念,因为老屋给了你们生命,这就是一辈子逃不出的宿命。

武汉看癫痫最好医院西宁癫痫病基地哈尔滨治疗癫痫病哪里比较好天津哪家癫痫医院权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