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华作品 > 文章内容页

【笔尖】月食(散文)

来源:柳州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精华作品

听说今晚有月全食。于是全家人晚饭后兴致勃勃,一边催促着儿子赶紧弹琴,一边往阳台上搬凳子,打算一起观看据说在七时左右出现的“红月亮”。广播里说这状况是几十年难遇的。

到了晚上六时半左右。天上的月亮还不全,半遮半掩的只露出皎洁的月牙。传说中的“红月亮”其神秘的面纱还未显现,也没有任何迹象要露出红色的容颜。楼下的大人、孩子们早已叽叽喳喳的纷纷架起了三角架和各种“长枪短炮”的观望设备。时间慢慢地流淌,儿子逐渐失去了耐心,老师布置的作业把他的心牵扯了回去。留下了我独自对着天空发呆。

记得小时候奶奶曾告诉我,月食叫“天狗吃月亮”。于是在我幼小的心里就有了一只狰狞的天狗,幻想中美丽的嫦娥和可爱的玉兔,每几年就要吞噬一次,这让我和伙伴们都对它很是恼火。后来在天狗与月亮的争斗日子里,我从奶奶那里知道了很多像牛郎和织女、嫦娥和后羿以及化蝶的故事。奶奶去世多年了,那些故事依旧在我心里,虽然淡忘了最初的记忆,但对我来说那些古典神话的启蒙给我了一个美好的童年,一直深深地扎根在心里。

小时候经历过的一次“天狗吃月亮”让我记忆尤深。当时约四五岁光景。正值秋夏交际的夜晚,村里人纳凉的少了很多,到十时许,大部分人都已沉浸在梦乡。突然,一阵猛烈的铜锣声把大家从睡梦中惊醒,队长一边跑一边满村子吼叫:“天狗吃月亮了,天狗吃月亮了!”。

寂静的村庄一下子就像沸腾的火山一样,喷发出了阵阵喧嚣。大人孩子霎时从各自的院子里,大门后涌了出来,争相奔走。我夹在大人的胳膊下,一路狂奔着被带到打麦场。不多时,整村的人几乎都聚拢在了一起,那速度和整齐程度,比队里分粮食都要及时。有些大人怀抱着自家的凉席,可能是来不及,直接就把孩子卷着拎了出来。诺大一个打麦场很快就成了一个巨大的露天集会的场所。连那些平时不甚出门的小脚老太太,也都聚到了这里,包括我奶奶。

孩子们可不管“天狗吃月亮”是何等大事,那是大人们的事情,很快就和同伴们打闹的无法无天了。奔打累了就顺势躺在漫天的星空下,看着一颗颗晶莹的拖着长尾巴的流星,漫天自由写意地划来划去。奶奶告诉我,每一颗星星都对应着一个人,它划到天空的一角,消失了,预示着一个生命的结束和另一个新生命的开始。我似懂非懂地点着头,后来我发现,这和我在书上看到的说法是一致的。

慢慢的我长大了,家里在院子内盖了三间平房。炎热的夏季夜晚我通常都是找几个同伴一起睡在房顶上,大家东拉西扯地闲聊。那是我少年时期最美好的日子,没有学业负担,没有生活的压力。

凉风习习的夜晚,光着膀子,躺在繁星点点的苍穹下,看流星飞舞,琢磨着银盘似的月亮,忽然觉得那漫天苍穹的星月似乎都是为自己而亮的。对于“天狗吃月”那时已不再惧怕了,只是幻想着满天的光亮是否可以瞬间暗淡一下,再一次听听队长满村到处敲响的铜锣声。?

村里迷信的人也少多了,大家习惯了月亮的秉性。再有月食时,也无人敲锣奔走通告天狗的来临了。只有几位健在的老人还在絮絮叨叨地重复着以往的回忆,大家都不在意了。

冬天的夜晚,也有点点星辰闪亮夜空,不过清冷的月色照耀的距离不远,银晃晃地在天地之间形成一片光圈,白茫茫的一片,让人几乎睁不开眼。冬季出现月食的机会极少,所以,没有多少对于这个季节月食的记忆。偶尔一次在冬夜房顶的经历倒极其深刻。

老家所在的地方无线信号不好。有年冬天,女友来电话,断断续续听不清楚,于是到房顶上想找到更好的信号,反倒给了我一个隆冬雪夜欣赏月景的机会。

当时下了几日大雪,当晚约六时雪停了。清冷的风很快就吹走了天上的云彩,月亮也露出了头。八时许女友来电话了,家里实在听不清,只有握着电话,深一脚浅一脚,踩着满是雪花的楼梯,爬上了自家的平房。

四下白茫茫一片,抬头月朗星稀,四望街上无有行人,在这魅力无限的房顶上,一个多小时的通话让月光和雪雾把我雕刻成了一尊塑像。回到家里,手指都几乎要冻掉了。不过雪夜的星月还是无私地眷顾了我。

城市的生活让我离开了一年四季都能欣赏到皎洁月光的家乡。难怪儿子对于孤独的红月亮没有足够的耐心。不单是他,可能喧嚣和繁忙让多数人都再没有闲暇顾及那美丽的月色吧!

郑州看癫痫病专科医院哪里好?哈尔滨治癫痫病去哪家医院好癫痫病患者要树立怎样的饮食习惯西安市最专业羊癫疯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