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伦理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荷塘“秋之韵”征文】云雾之中登梵净山(散文)

来源:柳州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伦理小说

我决计要带孩子们去一趟梵净山。虽然我们走过贵州的许多景点,包括有名的千户苗寨和镇远古镇,但那些在我看来,都过于商业和势利。我对孩子们说,真正的美景其实是自然的,纯净的,在于内心对那些景物的感触。

我们一路驱车,沿着杭瑞高速飞驰,一路上孩子们轻歌欢唱着,而窗外,是一闪而过的高山——那些山峦没有蜀中的高峻与挺拔,也没有雪山那样的巍峨和高耸,然而它们却生长着高大的乔木和低矮的灌木,在夏季充沛的雨水后,整座山峦都变得郁郁青青。

梵净山是黔东南众多山峰中的一座,因古时皇帝命修弥勒佛的寺庙而得名,所以,我们大多数人登此山,一为朝圣,二为拜佛而来,而梵净山也因为有佛家之缘,故名梵净之地。梵天净土,实为修行的好去处。

我们沿着山的西面上去,因为这条上山的路鲜为人知,虽没有前山的索道那样省力与方便,但既以修行之为,步行方显得诚意,更何况,步行之途,一路皆是美景。下车后,孩子们像放飞的小鸟一样,头也不回地向山林深处走去。从西面到达山顶,我们得翻过四座连绵的山峰,行程约七公里,这对于我这个胖子来说,颇有些难度,但内心却隐隐地给自己打气:“一座小小的山峰都不能征服,何以征服这几十年人生?”

所以,我沿着山梁一直向前走着,穿过杜鹃林遮蔽的阶梯小径。小径两边,落满了枯枝树叶,脚踩在上面,软得像毯子一样。小径上空是相互交错的树枝,那些树枝历经年月,长得十分的葱绿,它们的枝与枝相连,叶与叶相依,把上山的小路遮得不见阳光,上山的路,其实应该算一条绿荫大道。

我们在树阴下走着,终于到了第一个山峰。立于峰顶之上,眼前一下子豁然开朗起来。一座座青山突然显现在眼前,那些山峰一座连着一座,峰与峰之间,或许是因为水流的冲刷和地质运动的原因,形成了深浅不一的山谷——它们就像墨绿的线条一样,把每一座山峰都勾勒得轮廓分明。山坡上,生长着无数的树木,有常绿的松林、有茂密的杜鹃、虬曲盘绕的青冈林、还有不知名的灌木,它们高低错落,杂乱生长,布满了整个山丘。而那些树木的叶子呢,呈现出不同的绿色:有墨绿的、黄绿的、淡黄的,在阳光下都闪着明亮的光,远远望去,整个山丘完全披着一件绿色的大衣,蓬松而有层次。

我穿过一道俗称剪道峡的石缝,便可以到第二个山峰,可能因为山势越发陡峭的原故吧。立于山峰凸露的岩石顶上,凭眼一望,远处一片云彩。天际边一团团白云在蓝天上轻轻地飘浮移动,时而像奔跑的骏马;时而像起鸣的雄鸡;有时候它们卷起来,一层一层地,像极了海面上升起的浪花。风来了,那浪花随风越升越高,遮盖了半个天空,蓝天也仅剩下一小团空隙来,像白幕中缀着的一颗蓝色宝石一样。

云层随着气流越积越多,低低地与远山相接,极目眺望,它们似乎已经融为了一体,你看不出哪里是山,哪里是云层来,仿佛云层遮盖的地方,应该还有峰顶。而近处的山峰呢,像连绵起伏的线条,柔美而顺滑。我的心一下子变得广阔起来,我曾经以为只有平原才能看到那些碧绿的一片,然而眼前群峰之景,莽莽苍苍,就像平原上起伏的麦浪一样。群山沟壑,白云飘飘,我立于群峰之中,仿佛四周一切全然不复存在,唯有自己与山同在,与天同在。我举起手来,似乎轻松地可以触及那片云层,轻抚远处的山丘,这种感觉让人心旷神怡,不忍离去。

突然之间,额头上一丝冰凉——一滴水珠从空中飘落下来,云彩带来了一阵细雨,就在我的头顶,那细雨随山风飘来,沾湿了我的头发和衣服。于是只好离了这山峰,直往第三峰的凉亭而去。立于亭台的栅栏边,抬眼便可见梵净山的最高峰——金顶。它由不同层级的岩石堆砌而成的几座小山顶,那些岩石高高耸立在山峰之颠,有的像亲密的恋人;有的像驼背的老妪;而那金顶极像一位禅定的大师,双手合十于胸前,口中似乎念念有词:“南无阿弥陀佛”。

山峰上,黑云从东边缓缓飘来,落在山顶上久久不散,一时间,山顶云雾缭绕,金顶若隐若现,我坐在凉亭上观看这金顶的变幻莫测,突然想起杜工的一句诗来:“荡胸生层云”。看那云雾绕于山间,似雾又似雨,飘飘渺渺般,我的心一下升腾起无限的感慨。

我坐在凉亭边凝神静听,山野之中,一片宁静。耳边似乎仅能听见我自己的呼吸声,又像远处山谷传来的水流之鸣;恰又如风抚林间,林涛声响,轻柔的、洪亮的、细弱的……都一发拥入我的内心——我似乎能听见梵音阵阵,在心中度咒着,世界无限的和乐,哪有如此的清晰和动听?我伴着细雨轻落树叶的声响前行,眼前便是山顶了。沿着陡峭山崖缝隙的阶梯向上攀登,一路的游客,都奋力向上。

我终于到达了山顶,此时俯看山下,那群山全在一片云雾之中。置身于这片云海,就像如禅的神仙,我向四周找寻,哪一片云彩是我的祥云,它能否载我通向极乐?

在山顶一块岩石上,我盘腿而坐,静看云海变化。山风吹来,云雾慢慢飘散开去,脚下的山峰突然出现在眼底,那山峰由一层层岩石重叠而成,像一页页灰色的书页,峰与峰之间,怪石嶙峋错乱交接,此时此景,你不得不感叹大自然之神奇,鬼斧神工之作如神来之笔。

而此时,立于金顶之上,俯看山谷,深不见底,只听见山风吹动树林,从峡谷与乱石之中而来,那声音从山谷底处传出,初闻细细呢喃,如怨妇之泣,又如情人轻声慢语;及至山顶,声音突然增大,如洪波涌动,嘈嘈切切,呼冽冽如厉鬼之怒,再看脚下云层如汹涌澎湃的浪花,高低起伏,凭栏之时,已觉两股颤抖,背心发悚,手心冒汗,实为胆战心惊。心想,佛祖之地,凡夫俗子不能尽受,还是急走为要。

于是沿山间林阴小道,原路返回。归途之中,回望梵净山,一片苍茫;云雾飘渺之间,便有万千种情绪,一时也难以言尽,于是只好把久藏的那片情愫交还山林——愿心如梵天,清静于尘。

湖北癫痫的专科医院江苏癫痫病那治疗的好导致继发性癫痫的病因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