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浪漫青春 > 文章内容页

一个简单的校园爱情故事

来源:柳州文学网 日期:2019-8-8 分类:浪漫青春

(文/吞吐千秋)对于很多动物来说,春天是一个发情的季节。对于我来说,这是个极容易感受到爱情的九十来天。我这么说,好像把我和动物区别开来了。其实,开始我也是这样想的。但后来我发现,可能是我定力不足,私心太重,不仅宿命里修不成神仙,修炼成人对我来讲,也是个遥远的梦想。

大一开学,我就认识了青鸟。那时我的网名叫四耳猎人。我们同在一个群里。有一天,她问我网名的意思,她说她对这网名很感兴趣,可是我的头像虽然亮着,却压根没有回答她的话。这让她有点尴尬,好半天没有再发新信息过来。我之所以不回复她,不是因为我清高,不和陌生人说话;也不是因为我很忙,没时间搭理她;真实的原因是,我太激动了,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回复。

为什么我会那么激动呢?原因很简单,上大学之前的我没时间没精力也没胆量跟女孩子聊天。手机都是上大学之前的一个月买的。

看到她接下来一直保持沉默,我想完了,鸟要飞了。人一激动就会做出平日里绝不会做的事。我向她打了一个字,好。

好什么?我问你的网名呢,嘿嘿

好。

啊?不会是自动回复吧?

好。

搞错没?

好。

她又是好久没有发新信息过来,我如释重负,想,终于没有背上“目中无人”的恶名。

你欠我200呢!明天还吧?

我看到这条信息时,一惊。好字已经打出来了,敲出去还是留着,我只有不到一秒的思考时间。我最后敲了出去,并且还真的设置了自动回复“好”。

后来的事,惨不忍睹。我不仅欠她200,还得喊她青姐,以后还得请她k歌……总之,她是想尽法子占我便宜。

这事说来可笑,幼稚。但这是我在大学认识的第一个女孩。

我不记得是在哪节课上开始注意到钟洁的。因为钟洁和我并非一个系,只是和我们一起上公共选修课而已。

像我这样选择性逃课的人,碰到选修课,那就有意思了。我和一个学号隔得远的华子商量,每周一节的选修课,他和我轮流去。而轮到我去的那周,通常我都不去,但是会叫室友替华子答到。这样,我的期末成绩肯定在良好以上。在心情好的时候,我也会去上一节选修:一是为了自己交作业。二是想见见老师,免得今后走在大街上不认识。

有一次我去上选修,第一节课已经点完名,趁着课间,我两手空空准备早退回寝,书给了室友让他放学替我带回来。走出阶梯教室时,我看到一个红衣女孩趴伏在课桌上,耳朵里塞着耳机。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我心里一动。

走出教室后,我没走,上厕所洗了把脸,又回到了教室。我进阶梯教室时,脚步很慢,目光停留在那个红衣女孩周围,我想她身边说不定会坐着我认识的人。

室友几个见我又折回教室,惊讶不解。我只用一句话就解决了他们的疑问:下午游戏要维护,回去了也没意思。我从室友那要回书,回到原来座位。先趴在课桌上睡了一小会,醒过来后揉揉眼,就紧盯着红衣女孩脑后的辫子和背部不放了。

那节课我收获良多。我发现了一个能让我心动的女孩,脸很白净,长头发没染色。

室友过生日那天,先去吃饭,再唱k。就是在那时候我想起了青鸟,给她打了个电话。她说不要啦,我只是说着玩玩的,你还当真了?

那时才开学两个月,我和青鸟已经有点熟,见过一面,找的借口是向她借书。青鸟当晚还是来KTV找我们了,她唱《万物生》时,我们哥几个听傻了,好听到后来我不敢再接麦克风。那个晚上是属于她和我们寝“歌王”的,而我一直在和钟洁聊天。

认识钟洁后,我就再也没逃过选修课,当然,一直为华子答到。那时我还不知道钟洁有对象,只是每天黏着她,好像她也不觉得烦,但是某些时候我都嫌我自己烦。问她,她说,不烦啊,一点也不烦。

钟洁喜欢看书,简直就是个小说狂。我在图书馆借过一本书,才借了几天,翻了几页,跟她说了下内容,她一听,觉得有意思,就跟我借走了。可是她却一直不还给我,催她,总说还有几天,还有几天,书太多了,看不过来啊!我知道她在逗我,因为我曾把她看得入迷的一本小说给“借”(没还,丢了)走了,书很厚,字很小,我怕她把眼睛看坏了。钟洁戴隐形眼镜,眼镜显得水汪汪的,当初让我一见倾心地除了她的脸庞外,肯定还有这双动人的眼。

每晚钟洁先是看纸质书,寝室熄灯了再看会电子书,最后上q,和朋友们聊会就睡了。我每晚都在QQ上等着她,和她聊之前,我有时还会跟青鸟聊一会。青鸟是个很活泼大胆的女孩,可是她有个坏习惯,就是熬夜。我不知道她为什么熬夜,问过,但得不到答案。曾在路上偶遇青鸟,她显得很憔悴,身边没有女伴。挺像独来独往的我。

大一上学期很快就过去了,我竟然有了个绯闻女友。你可以猜到,她是青鸟。寝室里的“歌王”那次唱k时完全败给了青鸟,回寝后就大赞我好福气,将来能娶一个歌唱家。我没表态,笑笑就过去了。因为当晚我突然意识到,青鸟也真的可以算是一个好女孩,先留着。当晚我应该反驳的,反驳了就不会引出后来的事。后来的事,发生在春天,而春天是一个充满诱惑的季节。

在家过完年,开学来时,钟洁才把那本我借给她的小说还给我。这距我从图书馆借出时已有三个多月。我拿着书到图书馆去还,以为会罚我很多钱,于是一脸歉意地向阿姨认错,说不小心把书带回家,忘记还了。没想到阿姨很和蔼,一分没扣。她介绍说,书带回家的那段时间不算在租期内。我听了有点惭愧,她哪知道我借了这么久,其实没看几页。我打算过一段时间,把这本小说再借出来。一是为了不虚借图书,二是为了看看钟洁看过的书。我在还回去的那本书上还做了记号,以便我再借的时候能借到钟洁看过的那本。

白色情人节前几天,我鼓起勇气问钟洁,你还没对象吧。答案其实显而易见:我从没在校园里看过钟洁和别的男子走在一起,她的空间里也没有亲昵异常的留言,并且她还曾被我约出来过……这一切都显示她将回复的是“没有”两个字。但是她回复的是,问这干嘛。听到这句话我还没有感觉到危机。我说,问问而已。她答,噢。有了,在外地,高中谈的。我不记得后来我还说了什么,只是匆忙把从亚马逊下的订单给取消了。我买的那些书,会有人送给她的,只是一直以来我不知道而已。

我得到这个打击人消息后的次日,是班上同学的生日。当晚被拉到他们寝,我喝了很多酒,比过生日那位喝得还多。晚上回寝,我给钟洁发了信息,说,我们还能做朋友吧?她回,你傻啦?咋说胡话?

那几天我跟青鸟聊得频。她还是一如既往地晚睡,没有心事但就是睡不着。我听了很无奈,说,该给你找个对象,管管你了。她听了笑,说其实吧,在这学校的男生还真不咋滴。她说她看到一些女生碰到一个对自己稍好的男生就感动得不行。其实她们还没遇到能为女孩付出更多的男生。听完这话我知道,她在说她的高中了。

五一的时候,班级组织一日游。我问钟洁有没有兴趣,她说当然有。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约她,而她为什么又那么干脆的答应。事后我不止一万次地怀疑自己约钟洁的动机。我怎么会糊涂得去约她呢?可我又清楚地记得,当我知道她答应后,兴奋得一个晚上睡不着觉,像喝了几碗咖啡。

我们班去爬山,这次爬山有三个外人,都是同学自带的。这次爬山促成了我们班一对情侣,其实他们之前早就眉来眼去,爬山只不过加快了爱情的发酵而已。春天的山上树是树,草是草,花是花,很美。走着走着,我们就散开了,基本上都是一对一对的走。我和青鸟走在一起,开始还没觉得什么。后来在登山时,她的脚不小心滑了下,险些跌倒,在身后的我连忙伸出手扶了她一把。她站稳后,我才松开手。抬头低头间,她和我的脸都飘红了。后来她就四处找附近的大部队,紧跟在大部队后面,这时我也觉得跟大部队一起走比较好。另外的三对沉浸在爱情中,直到下山才跟上我们。

这次爬山的后果十分严重。同学们私下里都认为我是个花心肠的人。因为上学期我还跟一个歌唱家好,这学期就换人了。室友们对我说话的语气也改变了,言语里不时讽刺我的花心。“歌王”还替我惋惜,说我不幸,说青鸟那么好的女孩……我向他们解释,你可以想象,没有一个人相信。到最后连我都不相信自己了,我想,可能我真的是一个花心的人吧。

比这严重得多的是,我伸手扶钟洁的那一瞬被人用手机照了下来,并且上传到了空间。这张照片实话说,我很想要,很想收藏。可是它被钟洁的一位朋友看到了,还被复制下来,传到钟洁的对象那。

钟洁终于跟我拉开了距离,上线不再跟我聊天,见面也表现得很冷淡。我听说她对象还要到学校来找我,教训我。虽然我不怕,从小开始练跆拳道的我,敢一挑一群。可是我怕钟洁伤心啊,怕她难过。她是无辜的,她只是小时候跟男生一起玩惯了,没有提防跟我在一起可能产生的谣言而已。人们身正,可还是怕影子斜。

那时的我很苦恼,终于开始失眠。怀着心事失眠,但没有向任何人倾诉。夜深人静的时候,我睁着双眼看一切能看的东西,直到泪水涨潮,模糊一切。那些日子里,我终于能在每晚听到夜的叹息,那么轻,那么慢。

我到底和钟洁决裂了。决裂后我开始玩“漂流瓶”,开始玩“树洞”。我写了很多心情抛出去,也对树洞说了很多话。我还点亮灯塔,这样就能更多地收到别人扔出的瓶子,我发现原来这世上还有很多和我一样境遇的人,我并不孤单,知道了这以后,我的心情好了一些。而在树洞中,我甚至发现了很多比我更惨的人,他们的遭遇可悲凄惨得让我掉眼泪。只是有一次,有个瓶友说,牛逼的小三应该能把自己心爱的女人抢回来……我不赞成他的观点,因此和他争论了十多个来回。

我想,我是对得起钟洁的。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爱她。我心动过,这没错,可事实是,我对一些女明星也能心动。我和钟洁关系的快速发展和崩溃是在这个春天。

学校的春天是多么美好啊,和风暖阳,红花绿叶,青草高树,我在这美好的环境之中,都快忘记曾经降临在我身上的不幸了。我又开始逃课,选修和体育,基本上逢课就逃。选修有华子答到,体育选的是武术,就算逃了,期末考试时,套路还是比那些学了一年的学生熟,我想我甚至能被选去给某些活动作武术表演。当然,有些必修课,我也是见缝插针地逃。与以前不同的是,我现在逃课不是为了回寝玩游戏。游戏这东西耽误过我的高中,甭想再来耽误我的大学。每天无课的我在学校游手好闲,看山看水,穿过拥挤的学生流,掠过成排的树荫,有时爬上教学楼的顶层俯视一切,也有时就闲坐在路边的长椅上看着路过的行人和车辆,直到天黑去上晚自习。

突然有一天,大约是春末,我想起了那本借给钟洁的小说。于是在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我只身去高大的图书馆借书。我走进文学库,来到我记忆中的那个书架,令我意外地是,在第三层,曾经整齐排布的五本同样名字的小说不见了。我走出阅览室,去查我的借阅历史,根据索书号,我又来到了刚才离开的书架前。上上下下仔细浏览过后,我发现,书,确实是不见了。可是电子书库里明明还显示着五本书处于在库状态。

青鸟曾再次问我网名的意思,我说,四耳猎人是个看不到眼前的猎物,只能去听能让他产生共振的心的跳动,从而行动起来去抓捕猎物的瞎子。

他抓捕到过吗?

曾经他以为他抓到过,后来发现这只是他的错觉,因为有一个阴险的季节欺骗了他。

对了,就在青鸟对我们学校的男生不以为然时,我问她,那我呢,我怎么样。她回复,你还行。 (本故事纯属编造,请勿对号入座 来源)

哈尔滨市治疗小儿癫痫病专家癫痫病公立医院有哪些济南治疗癫痫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