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浪漫青春 > 文章内容页

『流年』三年

来源:柳州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浪漫青春
破坏: 阅读:2044发表时间:2012-12-30 23:59:36

『流年』三年(散文) [一]
   他一定知道,三年前的那个日子早已经沁入了我的心髓。
   三年。转眼三年。三年来,我的记忆里有什么?我还能不能想起三年前那一天我的疼痛和我的哀伤?三年漫长的日子,是欢喜?是薄凉?是温暖稳妥?是忐忑还是心惊胆战?透过时光的轩窗,我看见那一天他对我微笑,然后,他走到我身边,凝神看我,对我说,小语,别哭。
   我如何才能不哭?那座长廊的公告栏里,突然贴出了南门整体规划和拆迁的通知,我看见了触目惊心的时间:三年。三年后,我的南门,不复存在。
   这是我怎样依恋着的地方?无论是它深深的巷弄,斑驳的老屋,旧去的窗棂,还是春天里缠缠绕绕的紫藤,探出矮墙的桃花,以及秋天里邻家院子空地上大片大片的野菊,都一样在我的心心念念里。我也喜欢走在南门的老城墙边,看爬山虎郁郁葱葱地爬满了青砖的旧墙,看墙脚或深绿或浅淡的苔痕,那时候,一定有飞鸟停歇着,张望着,听到脚步声,倏地飞向远方;走在石桥上,我会倚着栏杆,或发呆,或凝神,再看桥下的水波在微风中荡漾;坐在长廊里,看烟雨的长廊在一场场空空落落中静默无语,斑驳的廊柱在岁月的洪流里有多少流光换取多少忧伤。我总是喜欢跑到他的面前,眉飞色舞地把这些零散而琐碎的事说给他听,不管有多冗长,他都会如往常般耐心地听,微笑,然后说,小语,只要你开心。
   可是这些话题都要消失了,三年好短暂。我再也不能在他的面前说我的南门,我的脸上再也没有宛如蔷薇的明媚,我是如此担心着我还能不能听见他会不会还是那么宠溺地对我说只要我开心。如果,当我有了无端的颓废或者忧伤,他还能在什么地方找到我?江边还有没有那条长椅?他还会不会陪我走日落的黄昏,陪我看薄暮里的斜阳?
   冬日水枯,夏天浩荡恣肆的江水已经缩起了身子,它婉约得像故乡的小河。这一刻,我走在南门的石桥上,看澄澈的江水无语东流,看石桥尽头的衰草色苍如土,抬头,是干干净净的天,蓝得很近,很近。
   他一定不知道我又走到了这里。我停下来,俯身,倚栏杆,石制的栏杆如此僵硬如此冰凉,我来不及忧伤,我只在想,那一天,这座石桥上,他是以怎样稳健的步伐向我走来,他的脸上,是怎样安和的笑,有怎样明媚的心,我握住的手心里,又是怎样的暖……
   石桥转瞬就要不见了,我的身边,依然有他?
   [二]
   我如何眼睁睁地看着我的南门在瞬息之间变为一片废墟,我又如何告诉他这些天里我一直在南门徘徊,以及游荡?
   风起。叶黄。长廊前的那一排水杉挺拔,叶子却在一场冬雨里簌簌地落了一地,不远处有大片大片的盛开的菊,花蕊上沾满水珠,看上去半是凄清半是凋零,黯淡而微凉。我不知道我盯着它们看了多久,眼里是满目的荒凉,心里有铺天盖地的哀伤。
   他一定不知道这一刻我的踯躅和我的独自伫立,我是如此害怕失去,又如此担忧着这里再也找不到旧时的模样,我想记下来,我想把它深深地烙在心上。这里有多少温暖的记忆啊,他曾经那么舒朗地对着我笑,他曾经就那样安稳笃实地走在我的身旁。
   当回忆的序幕缓缓打开,连风也开始宁静起来。他陪着我走一程又一程的路,他经常对我说,小语,有空的时候,就回去看看父母吧。
   我的目光瞬间收回,看着他,我真的想不起来我有多久没有回家了。我的脑海里开始浮现他在家里的样子:庭院,方桌,古色的长凳,几盏氤氲着香气的热茶,以及年迈的老人。话题有多陈旧,时光就有多少缓慢,那些笑容就有多心满意足。他的工作忙碌,鲜有空闲这样陪着父母,但他依旧争取时间,哪怕一点一点。我常常在这样的他的面前迷失了方向,我不知道平日里我的疏离和沉默到底会让父母想些什么,盼些什么,失望些什么,我对他说,怎么办,我这么忙,我怎抽出时间回去?
   直到我走进阔别已久的家,直到我看到了父亲苍白的发微驼的背,母亲沟壑丛生的脸,以表现癫痫的症状是什么及他们沧桑的身影,再听到他们慈祥的笑,满足的叹息,我才蓦然领悟,其实,我还能回来看他们多少次?我还有多少这样的时间来陪伴他们?哪怕只是一餐简单的饭菜,一杯再普通不过的热茶。当我再一次坐在长廊里,想起这一幕一幕,我长长地叹息。
   别叹息,小语。他看着我,微笑着说。
   可是我如何才能不叹息?三年已经过,我的南门已经到了规划拆迁的时候。那么多年来我习惯停留的这座长廊终于要从我的眼前退场。我怎样才能再找到一伊春癫痫病要检查哪些个这样熟识宁静的地方,让我心无芥蒂地坐,然后安静地想?想生命里的那些镜头有多温暖,想身边的人有多亲近,想他的微笑有多稳笃,让我心安。
   只有他知道是不是?我的心里是多么多么的不舍得。包括眼前的水杉,它的叶子早已零落了一地,还有那苍凉的菊,已经开到绝望。
   [三]
   一定有一个地方,可以安放我的欢喜吉林专看癫痫医院忧伤,可以容纳我的固执倔强,当一些浮躁的尘事,一些狂了爆了艳烈了的心情凛凛然地向我逼近,我总会默然退到一边,我会走向南门深深的巷弄,再翻过矮墙,那里,是南门的小广场。
   多年以前他就知道,我一直喜欢停留在这里。广场的东边有一个旧时的露天影院,我总会在水泥浇筑的一排又一排的石凳上选一个位置安静地坐,那时候,我会看书,看天,看风景,然后看四季深深的暗影。顽皮时候,脱了鞋子一个一个石凳数着跳过去;开心时候,坐着有韵律地摇晃着双脚,哼起欢快的小调;忧伤时候,干脆躺下来,用书遮住脸,以为这样就会遮住所有的心情,掩盖所有的忧伤;和他争吵,和他生气,我便会沉默着,绝不多说一句,只呆呆地坐着,任花任叶簌簌凋落,任季节的风张牙舞爪地呼啸而过。
   他总能在日落以前找到我,他安静地坐在我的身边,看我看的天,看我看的树,只微笑着,却不多说一句。
   静谧如斯,心安如斯。我如何才能说出那一刻我的心底有多温暖,当我安静地凝视他的脸?等到无数个春夏秋冬以后,这些风景这些岁月都已经住进了季节的回忆里,我还能不能找到这些生命的影迹?
   这是不是我最后一次来?南门依旧?露天影院依旧?他一定不知道,此刻落入眼里的风景已经如此凌乱,如此萧索,东北角落长满了苍耳和茅草,矮墙上的狗尾巴草已经开始枯萎,连石凳上也已经有了青苔的痕迹。我不知道它们有没有在等我来轻踏,等我来倾听,但是当我定定地看,依旧有熟悉的气息纷涌而来。这一刻,我如何去说我的心里有多寂寥,有多悲凉,我只知道,石桥,长廊,露天影院,以及我整个的南门,和我所有过往的岁月,都要随着三年的来临消失了。
   暮色弥漫,风无声滑过,我再也忍不住,潸然泪下。
   小语,别哭。没有南门,还有我。我会一直陪你走下去。我听见了熟悉的声音,仿佛一场空落里最稳笃的力量穿透云层破空而来,我转过身,我看见了他清澈的眼睛,安和的脸。他伸出手,握住了我的手。
   是不是有多少回忆就有多少温暖,这盈手一握,是不是全世界的暖?
   原来,他早知道我的忧伤,他对我说,他会一直在我身旁。
   [四]
   心安是归处。
   世间纵有千美万美,怎抵一个心安。听到他如此从容又如此坚定的一句话,仿若一缕最温润的月华,在心里轻轻掠过,是那一刻的入心,也是一种无言的心悦,那一瞬,风吹云散,我几近落泪。
   经年的记忆缓缓而来,包括那些风霜和伤痛,欢喜和愉悦,以及南门和他。才知道我依恋的不只是南门,而是我的南门里一直有他,有他的微笑,他的陪伴,和他的温暖。我记得起石桥的苍老,我更想得起他那么稳健地向我走来;我曾经在长廊里独坐,我想到的是更多与他有关的亲暖的生命镜头,他总能那么容易地找到我,只因为熟悉我的一切,我会在哪里停留,我会在哪里发呆,我会在哪里赌气。他一定知道,若是不见了这个南门,总会有一个崭新的地方,让我靠近,让我奔赴,不是吗?而他,他会一如既往地在我的身边,陪我欢笑,陪我落泪,不是吗?
   笑。原来纠纠结结三年,患得患失三年,心事翻来覆去三年,竟就在这样一句话里找到了答案,仅仅只是,他会一直陪在我身边。
   那么,请允许我最后再去走一次南门好不好?当所有的伤痛放下,当所有的心思释然,请允许我记下我的南门,记下那些已经深入心髓属于南门的风景,包括坑洼的小径,寂寞的深巷,斑驳的老墙,以及石桥,烟雨长廊,露天影院,和遍布影院的那些石凳……而我的身边,一直有他。
   嗯,小语,你要这样笑着,这多好。我回过头来,我看见他安静地对我说,落入眼里的,还有他如常的微笑。
   这世上,总有一些风景会让人恋恋不忘,总有一些故事会让人靠近温暖,总有一些怀念,一些惦记,不会老去。我笑着,迎上他的目光,尘俗的喧嚣一一开始隐去,我们就这样站着,相视而望。

共 3310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