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浪漫青春 > 文章内容页

【丁香】吴起往事

来源:柳州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浪漫青春
破坏: 阅读:2289发表时间:2017-04-30 09:40:15

【丁香】吴起往事(散文) 朋友,你到过陕北吗?你到过革命圣地延安吗?我去了黄土高原,我去了革命圣地延安,而且圣地延安、吴起往事,记忆幽深,久久难以忘怀。
   九五年初春,过罢正月十五,乡亲们踏上了务工的路途,我由于家事已经两年没出工了,于是在西安找了份工作,给建筑工地打扫卫生。老板说打扫一套单元房十五元,我觉得这钱很好挣,等土头土脸地一天活干完,老板又说打扫一天十五元,遇见奸商这样玩心计,我直接郁闷死了。想起九二年离开装卸队时,老领导说的一句话:“到了西安有事,就给老哥打电话。”于是,我联系了上了老领导,让他帮我找份工作。他刚见面就很爽快地答应了,让我回工地洗了个澡,带上随身衣物,随他去延安吴起上班。
   提起吴起,我从书上知道一点,有点印象,要真说起吴起这个人和地名,还真两眼墨黑,一无所知。
  伊春癫痫病医院口碑好不好 我和单位的两位领导,还有一个工程师,坐着飞奔的切诺基吉普车,沿着西铜高速一路向北,领导们一上路浑然大睡。而没出过远门的我,怀着好奇的心情,睁大了眼睛左右盼顾,看着沿路的风景。中午到了耀州,趁着午饭时间,我们溜达一圈耀州古城。耀州古城墙规模恢弘,气势磅礴,石城固本,四成连体,危楼栉比,石牌耸立,晨钟暮鼓,气势巍峨,折射出大州气息。药王山石刻、碑石横街,文字隽永。“北山锁钥”的耀州,自古以来是渭北高原的名城,历史悠久。下站很快就到黄陵,站在桥山脚下,远远看着那郁郁葱葱的柏林,遥望始祖长眠于此,油然而生一种敬仰和缅怀之意,让人想起几句诗“雨洗山偏净,风吹月未阑。光分千里碧,影落一池寒。只向云中觅,谁从水底看。高崖非采石,醉后捉为难。”边走边看,脑子里不断地幻想着革命圣地延安,红军长征落脚点吴起。下午三点抵达延安宝塔山下。延安宝塔,原名“岭山寺塔”,始建于唐代宗大历年间(766年--779年),距今已有1200多年的历史。现存宝塔为宋仁宗庆历年间(1041--1048年)重修,金世宗大定九年(1169年)和明万利三十六年(1608年)重修。塔高44米,塔基周长36.8米,为八角九级阁楼式砖塔。宝塔底层辟有南北两个拱门,北门额书“俯视红尘”,南门额书,“高超碧落”。北门内有阶梯,可沿梯登临塔顶。中共中央和毛主席进驻延安,在这里战斗生活了十三个春秋。杨家岭、枣园不眠的灯火,孕育了一个崭新的民族精神。这座延安古塔也成为引领中国革命走向胜利的航标灯。趁着逗留机会,我东西张望,初春的延安城,春寒料峭,街道里头上撸着白色羊肚子毛巾的大叔大哥,感觉和书上、电影、电视里一样的亲切。抬头再望,巍巍宝塔依然屹立,精神不减当年,中国老一辈革命家,在这里建立了自己的红色根据地,中华民族这颗东方明珠,在这里冉冉升起。由于赶路,没敢久留。过了延安,到了枣园革命纪念馆,那些朴素的窑洞,独具陕北风格,那门窗,那院子里的大树,处处风景都披上了传奇的色彩。傍晚,车子上了志丹山脉,这里洛河环绕,石岩裸露、峭壁飞崖、地势险要、真可谓洛上奇峰,大家一边爬山,一边聊起当年先烈在这山山水水留下的脚印。听同事们聊传奇故事,我一脸好奇,只有专心聆听,他们指着,这山沟里总理打过仗。那个梁上,彭老总和国民党部队相遇,一家山上,一家山下,人马不敢喘气,听着都玄乎。在陕北这样的故事不计其数,可每个故事听起来都很新鲜。夜幕降临,山水披上了一层青纱帐,思绪随着山水飘逸,看着山峦,听着洛水潺潺,望车窗外天上繁星,无不陶醉。
   为了解伟人的抗战足迹,一到吴起,趁着买生活用品,顺便去趟书店,买本由王稼祥前辈写的回忆录,《毛泽东失踪的前前后后58天》,通读了几遍,这本书至今静静地躺在我的书架上,成为吴起之行的纪念。
   吴起县,当年叫吴旗,当地有个顺口溜“早穿棉衣午穿纱,抱着火炉吃西瓜”,就是吴起真实写照,早晚温差特大。吴起位于延安西北部,西北邻定边县,东南接志丹县,东北邻靖边县,西南邻甘肃省华池县。1819年,清朝在靖边县首次设立吴起镇。相传战国名将吴起曾在此驻兵戍边,为纪念吴起而命名。1935年10月19日,毛泽东率领中央红军与陕北红军在此会师,结束长征。1942年,设立吴起县,后改名吴旗县。2005年10月19日,正式更名为吴起县。吴起境内建有吴起广场,广场中心树有吴起雕像,这是后事。
   古人吴起,是一名文武全才的将领,军事上拥有卓越统帅能力、先进军事思想,他料敌合变、爱兵如子,吴起在军事方面的成就,历朝历代享有极高的赞誉。此外,吴起作为一名政治家、改革家,通过改革使魏、楚两国富国强兵,在政治上的贡献也得到广泛赞誉。但是吴起贪恋功名,为取得成功不择手段。杀妻求将、为子不孝和好色的人格缺陷为这位文武全才的将领增加了人生污点,也成为文人墨客诟病的对象。此外,对于吴起执法严格、不近人情,用兵杀伐无度,造成横尸野、生灵涂炭的行为多有非议。就连大唐诗人白居易也曾写道:“昔有吴起者,母殁丧不临。嗟哉斯徒辈,其心不如禽。”孟子、范雎、韩非、刘向、班固、曹操等历朝各代均有评价,褒贬不一。当然,我最敬佩的是郭沫若老学究对吴起的评价,"吴起在中国历史上是永不会磨灭的人物,秦以前作为兵学家是与孙武并称,作为政治家与商鞅并称的。
   在吴起的西北有一个叫铁边城的小镇,这里曾经是西夏边陲小镇,因为西夏国公主赫连铁在此屯兵驻兵戍边,因此而得名,铁边城据史料记载始建于西夏(1058年),初名定边城,铁边城只是其中之一,西夏国首领赫连勃勃有三个女儿,漂亮的女儿们不爱红装爱武装,为了替父亲担忧,大女儿赫连铁驻守铁边城,其他两个女儿分别驻守琵琶城和山丹城。这三个姑娘中,大女儿赫连铁不但武艺高强,而且,熟谙音律,琴棋书画、能歌善舞,无所不能佳木斯癫痫病形成原因,在三个女儿的密切配合下,齐心御敌守城,外敌虽然屡屡侵犯,终没能得逞,所以,成为当地美传。铁边城不仅仅是传说,自汉朝以来,唐、宋、金、明,历朝各代都有 驻兵戍边,历经千年战火洗礼的铁边城,可以想象当时的繁荣昌盛。女王驻守铁边城期间,当地社会安定,人民安居乐业。女王死后,便被埋葬在铁边城内,世代受当地人尊崇,现有遗址保存——女王坟。铁边城在战乱年代和文革期间曾遭破坏,但似乎有女王护佑,唯独“女王坟”却未曾被盗。据说现在已经重新修复,成为当地一大旅游景点,今天的吴起也打起了红色旅游这张牌。
   吴起县其实规模并不宏大,典型的黄土高原沟壑地带。主要以黄绵土、白土、红胶土和黑垆土为主。为了生产方便,过去乡亲们居住都沿川道两岸,靠山修建窑洞居住,居住很零散。说起吴起的窑洞,可是陕北的一大风景线,当地百姓修筑窑洞都是依山而建,选择土质比较坚硬修筑窑洞比较牢固,坐北向南采光较好,首先挖出窑面,再在窑面上一排挖出拱形窑口,窑口面不是太大,约三到四米,窑洞深约六到八米,挖成窑洞后安上门窗,门窗经过能工巧匠精心制作,雕刻有各种花纹,窗棂做成各种花型,很是别致,再贴上吴起当地各种手工剪纸,里边筑起土坯炕或者石板炕,凉晒三两月就算完工。看看吴起的窑洞,就觉得老先人智慧绝对不亚于现代科技,夏天外边太阳再毒,晒不透窑顶,冬天野外风寒料峭,不管天气多么恶略,屋内一片温馨,一直能保持十几度的温度,真是冬暖夏凉接地气。什么电热扇,暖气,空调,根本用不上,也不用愁电费,窑内的土炕或者石板炕和锅台连起来,如果做饭,炕也就热起来了。居住里边可真舒适,人还不生洋病。现在的高楼大夏简直无法媲美。经济好点的人家请上石匠,精心加工石头,刻上花纹,用石条箍窑洞更漂亮,跟平房几乎没有什么两样,屋里边住人,窑洞顶上一层厚厚的黄土,碾压密实,夏天可以打场,冬天可以堆放柴火。院子里栽上几棵老榆树,夏天可以乘凉。院子大点的,还可以种菜,想吃什么就种什么,这些事城里人想都别想,比起陕北吴起的窑洞,城里买的的单元房简直就是给自己买了一个囚笼。每次看到城里的单元房房,家里的平方,我总会想起吴起居住窑洞的时日,想起黄米干饭,洋芋不拉子,洋芋擦擦饭,想起吴起的件件往事。
   吴起的土地,大部分分布在川道沿河两岸,算是上等地。山顶和半山腰里土地,种起来很费力气,一般都种了洋芋、胡麻、谷子之类的。为了方便收割,沿川道河流两岸,都种玉米、烤烟,西瓜、豌豆、荞麦之类,吴起的洋芋又大又白,而且不生虫。小麦有的地方能种,有的地方由于气候原因,不适宜种植。大米小麦主要从银川和内地运进。印象最深的,就是荞麦、西瓜、豌豆,每年一到春夏,满川道的荞麦,红杆绿叶小红花,极目四望,一片花的海洋,减苗时,减下来的嫩荞麦叶子,淘洗干净,太阳底下晒干,可以和地软菜包包子。等荞麦花开,遍地成了一个红绿相间的地毯,引得四方蜂农来放蜂,千万蜜蜂辛勤劳作,荞麦地里,一片热闹繁忙伴着蜜蜂采花的嗡嗡音乐,一片田园风光。勤劳的蜜蜂一个礼拜的辛勤劳动,蜂农就可以摇一桶蜂蜜,真可谓甜蜜工作。当然,这些仅仅过过眼福而已,如果等荞麦熟了,吴起的荞面,是名吃一绝,磨出的面粉,根本不像老家记忆里的荞面又黑又发青,如果不提醒你是荞面,你根本无法认出是荞麦面,雪白色亮。吴起街道买个活络机子,和好面,烧开水,做成活络,再来一碗吴起的羊肉汤,美味爽口,既营养又过了嘴瘾。记得那时候,最爱吃的就是荞面活络,一碗才两元钱,陕北老乡待人实诚,碗大份量足,既便宜又可口,一碗管饱。谁都知道,荞麦面可以做凉粉,吴起的荞面凉粉可是出了名的。干活累了,地头圪蹴下来,吃一碗浇汁凉粉,真是爽快,浑身得劲。提起吴起美食,不计其数,吴起的绵羊肉,只要煮肉,四邻飘香。吴起绵羊,因食当地独有的地椒草,(学名百里香),因此羊肉鲜嫩而不膻,肥美而不腻,低脂肪高蛋白,风味独特,回味悠长,成为吴起特产,闻名遐迩。在吴起没有雾霾,一年四季蓝天白云,没有污染,一切都是原生态,黄土高坡上的软草,适合绵羊饲料。软草不高多细草,草地里生长有很多野地椒、甘草、柴胡、黄芩等,绵羊吃了,营养丰富。所以,吴起的绵羊肉一直是抢手货,煮羊肉不需要太多的调料,煮出来味鲜肉嫩,色泽鲜艳,营养暖胃,一点都不腥膻,想起来口水难收。吴起美食岂止这些,荞面、油饼、杏、川道西瓜、洋芋擦擦,洋芋不拉子......如今想起来,真想再去品尝吴起当地名吃。享受舌尖吴起之美。
   更重要的是吴起的传奇色彩,我因为工作原因,顺路经常去吴起县城。巍峨的胜利山(过去叫平台山)下,建有吴起革命纪念馆,在那里有毛泽东主席和张闻天的故居,更有长眠地下的二百多名革命烈士。站在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纪念碑前,我的脑海里一幕幕,就像过电影,久久难以平静。最让我敬佩的是,毛主席到了吴起,他说过的一句话:“我说陕北是两点,一个落脚点,一个出发点。”多么经典的一句话,中国红色革命经过五次反围剿浴血奋战,爬雪山,过草地,历时三百六十七天,先辈们用自己的双脚,整整丈量了二万五千里路程,沿途忍受饥饿,受尽冷冻严寒,写就了历史上有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写就了历史的光辉诗篇,终于找到了自己的落脚点。在这里,曾经召开过吴起镇会议,会议向全世界宣告二万五千里长征胜利完成。提出以吴起镇为中心,整顿部队,壮大部队力量,安排计划了红军当前中心工作。吴起,成了当时的中国红色革命的战略转移点。她既是红军的落脚点,又是陕北苏区粉碎敌人新围剿,开展西北苏维埃运动,开展神圣的民族革命运动的一个新起点。这些伟大壮举,在中国历史上翻开了新的一页。吴起老百姓每当提起中央红军,提起毛主席,总是滔滔不绝,三天三夜都有说不完的话,兴奋地劲头有增无减,激励人心,让人热血沸腾,激情澎湃。
   当时,我先在白豹乡油井上班,那时我才二十八岁,那里老乡都叫我小李子,因为爱看书,工作闲暇,那些个陕北说书的窑洞场面,总能看到我的身影。起初的陕北说书都是些黄段子,后来新中国解放了,说书段子大多改编的是关于翻身见太阳,赞美家乡大美河山、传统历史名段。说书最有名的就是传说中的韩启祥师傅,韩启祥在延安百姓口里传的可谓神乎其神,据当地人说,他给毛主席和中央领导说过书,他从陕北延安把书说到了北京。听说是一个瞎子,但很有名气。我当时在吴起,就听邻居许家老四的丈人说过几场书,主要说的是杨家将里的故事,都是传统本子,虽然没有传说里的韩启祥有名,但听起来也很有味道,这陕北说书也是陕北百姓农闲,饭后茶余的娱乐名目之一,几个人围一个圈,有一把三弦,略懂音律知识,再搞来几个锣鼓之类的打击乐,就是书场子了。许老四的丈人还曾经让我给他改本子,关于杨家将,我就看过几场秦腔戏和几本连环画,对杨家的传奇故事,那有陕北人知道的多,加上自己的文字水平,根本就拿不出手。即使让我听人家说书,由于方言的关系,偶尔也是含糊其词,似懂非懂,别说改角本,最终委婉地谢绝了,没能满足大爷的愿望。现在想想,自己是多么的渺小微弱,但时不时去听一两场,来打发时间,还是乐此不疲,觉得很有地方特色,别具风格。如果有机会再去听陕北说书,那真是人生一种美的享受。

共 6431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