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悬疑 > 文章内容页

人物:

来源:柳州文学网 日期:2019-10-21 分类:灵异悬疑
人物:
   刘邦;白蛇;蛇母;劳役若干。
  
   第一场丰西路上日
  
   【暗场。低沉而悲怆的歌吟响起。“哦~~~,诶~~~”(震撼的低音鼓和嘶哑的管乐)
   【一队被绳索捆扎在孝感哪家治疗癫痫好一起的劳工,衣衫褴褛、艰难前行;一劳工突然倒地,众人扑救(舞蹈)
   【愤怒而绝望地:——骊山!咸阳!暴君!秦皇!
   众劳役:弃我妻子兮,赴他乡;荒我田畴兮,修彼墓葬;长路迢迢太原癫痫病正规医院兮,心哀伤;悲我弟兄兮,中途亡。
   刘邦:这黄尘古道,这西风衰草
   这无尽的征程,这无助的哀号!
   芒砀山,睁开你千年的睡眼
   芒砀山,看看这当今的世道!
   活着的人要给自己掘下墓坑
   去挖墓的人,却在半路死掉!
   且行且远兮,泗水亭,
   我告别了你的喧嚣,你省却了我的招摇
   昨夜的依稀梦境,我回到了:
   你的酒肆、茶楼,你的市井、官道。
   还有,樊哙的狗肉
   还有,那寡居的酒家女温热的怀抱。
   远去吧!都是昨日云烟,
   眼前的,却是雄关漫道。
   兵丁(带几个逃跑的劳工来见刘邦)
   刘公,又有十几个劳役逃跑了!我追回了三个。
   刘邦:哈哈哈哈哈哈,【调侃的】瞧我这趟差事!行程不过三一,劳役流失过半!这些个丁夫,皆我弟兄,或为乡党。此行山高水远,日夜兼程,苦不堪言。我刘季向来宽厚,不忍严酷约束诸位。尔等却屡屡趁机逃脱,置我于不义!【做抽剑状】不杀一不足以儆效尤!
   劳工(合):高堂白发兮苍苍,小儿泪眼兮汪汪。
   骊山之路兮长长,思我故园兮茫茫。
   ——请刘公思量:我等,不在西行路上死,亦在秦皇陵前亡。
   刘邦【自语的】——不在西行路上死,亦在秦皇陵前亡。不在西行路上死,亦在秦皇陵前亡。——罢、罢、罢,人来!去把所剩盘缠银两取来,全部换作酒食,与诸位痛饮!
   众人【不解的】亭长何意?
   刘邦:尔等偷跑,季不忍阻拦,几近听之任之。如此,怕咸阳未至,而一人不剩。我刘三何以交差?然,即便严加管制,勉强带到咸阳,如各位所知:为秦皇老儿修长城、筑陵墓之民工,能活着返乡的十不存一啊!让尔等命丧他乡,季实属不忍!【兵丁捧酒上】是高度的吧?——来来来,一不做二不休,喝了这碗酒,各位乡党各自奔命去吧!【抽剑将各劳役身上的绳索一一挑开】
   劳工:感念刘公宽厚大义!日后若能故乡再聚,虽肝脑涂地,亦不能报亭长今日放生之恩!——然则,我等逃逸,官府岂不治罪于公?
   刘邦:尔等只管逃去!官府治罪,虽死也只我一个,以我一人之命换取众人之生,岂不快哉?——你们逃后,我便藏于这芒砀山中,听天由命吧。
   劳役:公乃真真的义士也!我等誓与亭长共存亡,逃则携手逃、死则并肩死!【重一句】【众举酒】敬亭长!
   刘邦【猛饮酒】:咦嘘哉!壮士困于山泽兮,酒虽烈而神清。
   毁前程于一旦兮,废亭长之功名。
   思昔日之风光兮,举小沛任驰骋。
   美须髯如龙颜兮,季高鼻而长颈。
   大丈夫当如此也,见秦皇曾叹惊!
   志高远而途穷兮,以逃亡而憾终!
   劳役:世事难料,命运多舛。昨是泗水亭长,今成官府嫌犯。
   刘邦:率我余部兮众乡里,亡命芒砀兮遭通缉。——死活都是命,怕了也没用!弟兄们,日间藏匿夜赶路,奔去处,芒砀深山更深处。——爱咋咋地吧!
   【灯暗。
  
   第二场夜山边小路
  
   劳役(合):日藏匿兮夜赶路,奔芒砀兮深山处。
   径蜿蜒兮月苍茫,酒酣畅兮意气爽。
   兵丁(踉跄跑上,大呼):刘公——,快快停下!
   某役(急掩其口):小声点,想走风啊。
   兵丁(挣脱,气息不匀的):刘、刘公、公、蛇!
   刘邦(醉意的):公蛇?我,是——公蛇?
   兵丁:不是,是。是前面,有一条蛇挡住去路了。
   刘邦:实乃胡说,区区一蛇,怎能挡路?
   兵丁:奉亭长之命探路先行,山泽小道坑洼不平。沿路未见村落人迹,星光之下只有森森树影。小可我正低头疾走,呼呼呼,耳边厢陡然就起了冷风。冷风起,星光暗,树叶飘零。再睁眼时,一道白影横在路中。啥玩意呢?揉揉双眸定睛细看,哎——嘿!(某役又急掩其口)这一看,叫人魂飞天际外,胆破地缝中!——是一条大、大、大白蛇呀!(两条胳膊平伸)有这么长,这么粗……
   众人:粗跟长一样啊?
   刘邦:那不成方的了!
   兵丁:我正看它时,它也看我。两只眼睛大如铜铃,亮如明灯!暗夜中,绿光闪闪,如鬼火一般!——刘公,我等还是后退数里,绕道而行吧!
   刘邦(醉意朦胧,朗声大笑):豪气冲天英雄汉,
   所向披靡大丈夫!
   何等虫豸敢挡道,
   问我赤霄答应否?
   (拎起兵丁)领我取它命来!
   众人:刘公,止步!意气用事,使不得!
   刘邦(猛灌一口酒):诸位驻足稍候,待我剑斩白蛇!
   【灯暗。
  
   第三场场景同上夜
  
   巨大的(充气)蛇皮横于舞台。一束灯光下,蛇灵从蛇皮中翩翩而出,一美少年摸样,上下素服,唇红齿白。【舞蹈部分】
   白蛇千年的修行,千年的等待。
   饮尽了孤独,饱尝了难耐。
   看一千次的花开花落,送一千回的冬去春来。
   恍然一场,长长的、痛楚的梦靥,
   终等来:抖落这恼人的皮囊,
   装束起爽心的冠带。
   (白)父王白帝,主西方之神。四季轮回与五行相生,有各神司时。秋天属金,白帝当值。帝子出世,正逢其时!
   奉父命化蛇修炼,到如今终成人形。
   再修行千年的道行,成正果登极仙境。
   只是我,不爱那天上福地,只羡这人间红尘。
   再不修行了吧,不要那寂寞缠我。
   就要这俗世的烟火,熏染
   我这空空的、人的躯壳。
   白帝子化蛇修仙,赤帝子降落尘间。主南方之神赤帝之子,凡名刘季三郎。赤帝子刘季将起大事,或将更迭王位。今在此将他拦下,讨一个封赏,享受人间快活。
   刘邦(画外):挡道的白蛇在哪里?
   白蛇:我还化作蛇形,杀杀他的英雄气量!(迅速隐入蛇皮)
   【刘邦仗剑而出,兵丁惶惶随后。刘邦见蛇大吃一惊。
   刘邦(自语)十堰治癫痫的特效药:果然巨蛇!
   【白蛇猛的做出攻击动作。刘邦不由的后退两步。
   刘邦【喝一口酒】:大胆长虫,胆敢挡我去路!【拔剑】吃我赤霄宝剑!
   白蛇:你敢杀我?
   刘邦(惊惧的四下打量):嗯?谁?谁说话?
   【面如土色的兵丁,用手指了指巨蛇。刘邦回头,果见白蛇大口张合。刘邦吓得一个激灵。】
   刘邦(自语):竟是妖蛇,我焉能对付。——然我若退后,必遭人耻笑。【看一眼宝剑】今若杀之,必能壮我威严!
   白蛇:我乃白帝之子,化蛇修行。曾四海遨游。今见秦皇气数将进,助你诛秦,平分天下如何?
   刘邦:妖言惑众!取尔性命!
   白帝:哎,哎,你玩真的呀!看你胆敢杀我?我真是白帝之子!
   刘邦:我管你白帝黑地,今必斩你!
   白蛇:悲哉!碰到莽夫了!——只叹我,千年修行毁于一旦!刘季听着,你今斩我,待我来世转投,必乱你功业。你斩我头,必乱你头,你斩我尾,必乱你尾。
   刘邦:我不斩你头,也不断你尾,让你从中间一刀两断。【举剑劈蛇,红光迸射。蛇隐去,燃一缕青烟升空】
   白蛇(画外):刘季还我命来,刘季还我命来!
   刘邦:此处深山野林,不还也罢。待到平地时再还不迟!
   【刘邦虚脱一般站立不稳。众劳役欢呼而上。将刘邦高高举起。
   众人:刘公威武!!亭长神勇!美酒奉英雄,今与刘公痛饮耳!上酒来!一醉方休!
   巨蛇如梁凶且猛,壮士凛然真英雄。
   怒挥三尺赤霄剑,断蛇开路起雄风。
   【众人酒后醉卧道旁。光线变化,提示天亮。
   蛇母:我儿——!我儿哪里——!
   悲戚戚,踉跄跄,一路寻迹觅影。
   秋夜凉如水,我心凉似冰。
   晨光熹微,裹挟着腥味的风,
   风,你告诉我,告诉我
   昨夜的杀戮,是怎样的惨烈狰狞?
   荒草染红,一片、又一片的
   染红的荒草,那染的是素儿的鲜血!
   鲜血啊!——刺目、耀眼、心惊!
   根根红草,是我儿的丝丝血脉
   这红,风勿刮走、雨别洗去
   要渗入每一缕根茎,历万世而永恒
   每年春来满山披绿的时候
   这片红草,为我儿作生命的见证!
   儿啊,你命丧红尘,魂归何处?
   【众人渐醒。闻听哭声,几个劳役好奇的围拢来。
   劳役好生奇怪:老妈妈,你所哭何人?这里并没有见到有人死去。只有一条巨蛇被我们老大腰斩了!
   劳役:那巨蛇,长如房梁、粗如碾盘,被我们老大刘三爷一斩两截!
   劳役:那叫一个壮观!亭长手起剑落、鲜血如柱,喷向天空。
   蛇母(难以再听下去):那被斩的白蛇就是我儿!
   劳役(吃惊而好奇):啊!?
   蛇母:我儿乃是西方白帝之子,受父命化蛇修行,今满千年刚刚修成人身。只怪我儿轻薄,贪恋人间的享乐,得悉赤帝之子从此经过,故前来讨个封赏,想与赤帝之子共享天下。却不料,却不料被赤帝之子所杀!
   【蛇母说完消失。众人皆惊呆。半天回过神来,齐刷刷拜服在的刘邦周围。刘邦一脸的懵懂。
   众人:刘公,天帝之子也!
   刘邦:你骂谁呢?你才天帝之子呢!
   劳役:不敢!刘公未听刚才老妪所哭么?其子为白帝之子,化蛇挡道,不料被赤帝之子所杀,
   刘公,您就是赤帝之子啊!
   众人:刘公,真龙天子!
   刘邦(面露喜色):我乃赤帝之子,——而我爹不是赤帝,他只会种地。整日介骂我不事农耕、不读诗书,必不成器,却原来我是贵为天子!呵呵呵。
   众人:相貌奇伟兮天子容,胸怀阔大兮帝王风。天降其子兮平乱世,取彼天下兮我刘公。
   真龙以降,救我水火!真龙以降,救我水火!
   刘邦:丰邑草民非草芥,陌上田垄出真龙。既有神祗开慧眼,不顺天意是孬种!
   【众人给刘邦“加冕。”
   刘邦豪气纵,心花放,春风得意刘三郎。我吹鼻息兮山风起,我舞宝剑兮动芒砀!从此紫气常登顶,一片小丘出帝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