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悬疑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民歌

来源:柳州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灵异悬疑
破坏: 阅读:1308发表时间:2014-09-29 10:58:38武汉看癫痫去哪个医院好>
摘要:介绍南北民歌……

武汉的癫痫病医院哪家正规 我喜欢听歌,尤其爱听民歌,因为我生长在民歌的故乡,耳濡目染,对民歌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好感和刻骨的印象。
   南方的民歌分为山歌和渔歌。山里人进山砍柴割草,总有一种置身荒野苍茫的孤寂,便要放开喉咙来吼,以渲泄和释放心中的块垒。吼过之后,身体便有了一种放松和超脱的感觉,疲劳因此消除,快感油然而生,这是一种原始的动力,人们借助它来跋涉那如山路一样曲折艰难的人生之路,如同我们这个民族也是凭借了一种精神力量走过那风雨如晦的岁月。
   说起渔歌,人们自然会想到那平湖十里草长莺飞,在夕阳之下萧鼓声中,几影蜻蜓似的渔舟悠然归来的江南水乡风景。我最推崇的是唐人的《夜泊》,虽然它历来被公认为诗。似乎是为了印证我的观点,终于有人将这首诗唱成了渔歌,那就是《涛声依旧》。
   在南方的民歌中,如果说山歌是一种力,那么渔歌则是一种情。那些数不清的江南小调、水乡歌谣,不论是怀旧,是倾诉,还是抒情,都给人一种水一样的清凉和温馨,并且使人在那清澈见底的歌声中窥到我们民族水一样善良美丽的本质。
   北方的民歌以陕北民歌最具代表性,众所周知的是以“信天游”的形式响遍世界的《走西口》,而真正唱出那一方地域之魂的却又是流行于关中西部的“花儿”。初听“花儿”,是我作为一名流浪汉漂泊到西部混迹于淘金人群落的时候。在阿勒泰山里,有一条干枯的河流叫做西沙河,西沙河的一条同样干枯的支流叫“回回沟”,这里聚集着很多回回、东乡和撒拉族人,他们是淘金群落的一部分。淘金人大多群居在棚户里,也有小部分散住在帐篷、地窖或者马架子里。这地方四域荒漠,少粮无柴缺水。为了储水,人们在地上挖出坑洞,聚雨积雪,称为水窖。
   以前那地方的婚俗也很古怪,女人只有在来月经之前才北京癫痫病医院技术放心吗是真正的女人,所以女孩一般在十二、三岁就要出嫁,嫁给那些比她们年长的男人。艰苦的生活和畸形的习俗在人们心里留下痛苦的烙印,但却又无法撼动这根深蒂固的一切。于是,默默的苦楚和隐隐的忧伤便从“花儿”里流淌出来。一天晚上,当喧嚣和热闹稀落下来,只有如豆的油灯在风中明灭的时候,有人不知是躺在马架子下还是坐在坡梁上,突然就唱了起来。接着,陆续有人应和,此起彼伏,音调说不出的哀怨,却又是那么悠扬曲折,像一把锋利的尖刀穿透我的肌肉,深深地扎进骨骼,这便是我听到的“花儿”。她虽然催人泪落,却又纯洁得如同山间泉水,更像一支在冰天雪地里展放的梅花,让人在寒冷中品味到她沁人的清香和消魂的芳姿。这是任何舞台明星都无法摹唱的歌声,她是一个命运多折贫穷得只剩骨头没有任何虚伪的民族灵魂的呐喊,让人感到生命的悲苦和沧桑。
   在这无奈的倾诉当中,我还听见了一种坚忍的抗争和热切的渴望。我仿佛看到,在旷荡的荒漠中,一个身裹皮袄手执羊鞭的背影在艰难而缓慢地移动,他是在向着那有肥美水草的地方跋涉呢。
   许多年以后,我对于民歌的喜爱已渐渐地偏离了初衷,那就是已不再将情感贩依于民歌,而总是跳出音乐之外,用心去谛听一种血肉和灵魂揉和的声音,它使我热爱民族,热爱生命。
  

共 1209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