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悬疑 > 文章内容页

【菊韵】父亲节里忆父亲(散文)

来源:柳州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灵异悬疑

今天是2019年6月16日,6月的第三个周末,日历上标着“父亲节”。在这个全世界人都感恩父亲的节日里,好想离开我已经16年了老父亲。

父亲出生在1917年,2003年病故,享年87岁。87岁,在当时的村子里,也算是一个寿星了,可我总觉得他活得寿数不大。因为老人家受了多半辈子的苦,等我从学校毕业成家立业后,家里的光景才逐渐好起来。可过了不多几年母亲先病逝了,母亲一走,父亲也就很快地老了。想起来无奈而凄凉。因为父母为我辛苦了一辈子,可到了晚年并没有享受到我对他们养育之恩的回报。倒是父母亲给我留下了几辈子也享用不尽的精神财富。那财富不是金钱,却比金钱更珍贵。

父亲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与他同代的其他农民一样,历经沧桑,饱尝艰难,年少时四处流浪、打短工、放牛羊。稍大些了扛长工种地,为别人赶牲口。战争年代里在饥寒交迫中应差,枪林弹雨中担惊受怕。直到解放后才安顿下来,娶妻成家,当了泥瓦匠给集体碹窑盖房,还会做蒸笼,更是种庄稼的把式。在学大寨那几年打石头造河坝,是村里名副其实的“匠人”。年过花甲后,爹还能够在高高的手脚架上垒砖。爹一直在劳作,直到他八十岁那年妈病逝后才跟着我一起生活。八十多岁了,还每天帮助我们干很多家务活,和煤泥、打炭块和扫楼道、养花,从不闲着。

2003年春节过后,在肺心病多次发作后爹身体的“趋老”速度就明显地加快了。他常常念叨故去的妈妈、大叔和舅舅,说“我又梦见他们啦。他们在等着我呢!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叫我来了。我活着舒心,死的时候不受罪也是一种福气。俺孩们都够孝顺啦,我不怕死,你们也不要怕我死”。那时候我还忙上班,家兄就邀请彦明夫妇和二弟交替着来帮忙照顾老人家。爹对我们说:“人老了就得死,不死就成害祸了。李家有彦明满能够顶住门户,冯家七郎八虎一大家,都过得好,纵然我把眼睛合上啦,也没有放心不下的事。等我死了,简简单单的送进葬墓埋了就是,千万别麻烦人。吹吹打打的再热闹,再排场,全没有用。”

老人家临终那天,弟媳妇录文正在。午后起床时,也不知道什么原因,爹从床上跌倒了地下,可老人家还硬坚持着独自上厕所自理了大小便。从厕所出来后,他靠着桌子明明白白地对我们说:“孩们,弄个车,拉上我,咱回家哇。刚才这一跌摔得我有点不对势。回去后你们守着我走了就比什么都好”。爹似乎也预感到他就要“老驾”了。下午孩子们开车把他拉回了老家,二妹还给他做了点吃的,但老人家的话越来越少了,呼吸和脉搏的状态逐渐地衰弱了。村里有经验的长者让我们赶忙把衣服给爹换好,午夜时分老人家就安详地走了。村里人都说:这老人家一辈子当匠人,精精干干的,临死呀也利利索索的不多麻烦人,真是一个犟人”。

爹爹出身贫寒,但生存的能力特别强。老人家总是说“树靠自己长,鸟靠翅膀飞,人跌倒了,就得靠自己爬起来,遇事千万不要托东墙摸西墙的,去指望别人帮。人在小时候不受罪,长大了就站不直”。还说“人活着总得有的本事。什么是本事?别人不会自己会就是本事。想学本事就不要怕别人小看,不要指望别人平白无故就教自己,虽然干什么也不可能无师自通,但年轻时多受点气,多用点心,多吃些苦,多琢磨琢磨,比别人多做几回就什么也能够学会啦”。老人家种地、当泥瓦匠、做石匠、木匠、做日用家具手工修理、调养牲口,样样精通。难怪街坊邻居都说爹爹“有本事”。

爹个子不高,但力气过人。年轻时,常是一个人往牲口背上扛驮。担担子也比别人重。所以干活时,总是浑身冒汗。爹的背不驼,但脊柱是S型的,我说:“这不都是在年轻时被重物压得?”爹说:“力气是奴才,使了还能再来。年轻时有力气,年老了骨头也就弯了。旧社会活过来的受苦人,大都是这样”。

我从小胆子就比较大,而且一向自以为是。这和老人家的教育和影响有极大的关系。爹并不以为我是他的独生女就溺爱娇惯。我在童年时期他就带着我上地,教我认庄稼和果木树以及花草还有昆虫的名称,干力所能及的活。爹爹上地是路不空行的,去地时担粪,回家时没有可担挑的田杂菜蔬就给牲口割草或者捡拾烧炕的柴,他一边干活一边也让我学着干,跌倒了,鼓励我爬起来再干,在归家的路上手里总得让我拿点东西,不让我空手甩着走。

在别人家吓唬孩子们时,爹总是说“世界哪有鬼?谁能逮个鬼让人看看。俺孩不信那一套”。记得读小学时我有一次晚上扭罢秧歌回家迟了,脸上化着妆,小孩子心理想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模样,妈说:“快洗了哇,黑更半夜的,镜子里有鬼,小孩子不敢照镜子的”。爹说:“照吧!怕什么!不要吓唬孩子。慢慢照,照好了再洗脸。”读高小时下了晚自习后我很害怕一个人走夜路,爹说:“怕什么!心里紧张了千万不要跑,先站住跺跺脚,再扭头往后面和左右两边都看看,看看什么也没有了再走。其实身后什么也没有,那都是自己吓自己哩。”

爹还告诉我一些独自避险的常识:“遇到下大雨,就先寻个地方避避,但不可随便进别人的家”。“雨后走河滩遇到上游下来大河啦,不要横着抢在河头前往过走,要顺着往下快走一段超过河头再往过走,河滩里的水流不快”。“遇上刮大风,脊背迎风找个靠的东西靠靠再走”。“遇上狗盯着你,闻你,千万不要跑,你越跑,它越撵你,你怎么也没有狗跑得快。你站一会,别理它,它也就不理你啦”。在我参加工作后,上述的情况我似乎都遇到过,也确实紧张过,但一想起爹爹教我的办法,也就都化险为夷啦。

爹爹与人相处,向来是当面锣对面鼓,有话直说,不绕弯,不胡弄人。爹有怜悯心,喜欢帮助弱者,爹最不喜欢爱沾便宜的人。从我懂事起,他就教育我:“好朋友勤算账。好(喜欢)沾别人便宜的人骨头软,会被别人看不起”。老人家常说:“在世上活着,不是只有咱一家过日子,更不敢说只有咱自己占先。山外有山,天外有天。千贯治家,万贯结邻。你能够帮助人,那说明你比别人行,能帮就帮。别人帮了咱,一定记住快还报了人家,不然咱成了沾别人便宜的人了,让人家笑话。过日子该省就得省,吃穿没有正经(讲究),千万不能亏欠别人。”

听天由命是爹的生存理念。他说“我活了八十多岁,心里明白着呢!人的生老病死、婚姻前程、儿女家业、大富大贵、大灾大难都是老天爷注定的。人活在世上谁不想富贵?但穷没三辈,富不久长。命该河中死,井里淹不煞(死)。千万不要埋怨这,埋怨那。人生在世,是福少不了,是祸躲不开。听天由命哇,强求什么,什么伤身。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不挨饿就是好日子。平平安安就是福气”。

爹对我说“旧社会女人没有地位,新社会了,俺孩又念了书,有了工作,做人要硬硬气气的。俺孩找对象是为了过光景,慢不说你婆家孩子们多,没有钱,就是有钱也不能够要。靠找对象赚钱的人家都过不好。”所以我出嫁时没有要婆家一分钱的财礼钱。婚后,我的爹妈还帮我养大了一双儿女。

爹爹的一些生活习惯也比较特殊,他说那就是他健健康康活了八十多岁的养生之道。一是干罢活,再饿再累也不吃热饭。下地回到家,总是早饭前扫街扫院,午饭前先给牲口添草加料,晚饭前先帮妈妈捡柴烧炕。等到把饭凉冷了,才慢慢吃。大夏天的中午,甚至先午休一会,起来才吃。就是三九寒天,也不吃刚出锅的热饭。二是常年喝热茶。如果过夜茶还不寡,他也舍不得倒掉,第二天,加上开水继续喝。三是常年吃红薯,让妈把红薯蒸好,放到炉台上热着,当干粮吃。老了,也还吃红薯,说红薯是良药,能帮助消化。四是讲卫生,爹干完活回家,不打扫干净身上的尘土,不扣掉鞋壳里的土,就不进家门。从来是先洗后吃,先洗后睡。而且一年四季的夜晚从来也不在屋子里解手。五是白天不躺下睡长觉。暑天有晌,也是多少躺下缓缓气,妈看见爹实在太累了,就故意不叫他,可爹却从来不会躺着不起。爹说“晌午,也不是黑夜,黑夜才是睡觉的时间”。还说:“早晨不起是病人,白天睡觉是懒人,黑夜不睡是劣人。”

爹不喝酒,但从小就抽老旱烟,咳嗽得厉害了,孩子们不让他抽,他开始说:“邓小平还抽烟呢!”等他年老后,肺心病把他折磨得太难受了,才抽少了些。

爹爹一辈子没有赚过大钱,但他却不爱钱财,也告诫我们不敢眼热不属于自己的钱财。老人家常对我们说“钱财是惹事的根苗。冬不挨冻,夏不受热,肚子不挨饿就能活。手是干活的,不管手里的权有多大,俺孩们也不要管公家的钱。”显然是担心我们在有权之后出问题。所以我即使是在当第一把手时,我也没有签过一分钱的单据,都是会后由分管副职签字入账的。当离任审计时,自然不会有一点点的问题。

“自己的不舍是本分,别人的不要是英雄”“吃公家饭的人,先得管好自己和自己家的事”“穿什么也觉得不洋气,吃什么也觉得不香甜的人是祸害”“女人不要披头散发,男人不能油头粉面”“不孝顺老人的人不可靠”“娇养的娃娃没出息”想想爹的这些话,可谓草根得豪壮,土气却有理。

如今,爹爹离开我们16年了,老人家的音容笑貌还似乎还在身边。在我自己也慢慢地衰老下去的过程中,仔细地回忆爹爹生前的这些话语理念和生活方式,确乎有不少的道理,值得承传。

爹爹兄弟三个,他是老大。爷爷奶奶过世早,是爹爹带着两个弟弟流浪到东冶头村随着社会的变革和靠着自己勤劳而成家立业的。大叔出生在1922年,在2000年病逝,享年79岁。小叔生于1932年,阳煤矿工,在今年6月4日刚病逝,享年88岁。我的妈妈活了73岁,大婶和小婶病逝时的年龄也都不大。如今他们在往生的世界里都相会了,他们含辛茹苦养大的我们也都成家立业了。在这怀念父亲的节日里写了这一段来怀念父亲,追思父辈,深感爹爹留给我的精神财富是多么珍贵。

没有先祖,何有晚辈?没有爹娘,哪有自己?爹爹安息吧,您老人家永永远远活在女儿的心里。也祝福天下所有的父亲们幸福安康,吉祥如意。

儿童癫痫的最新治疗方法哈尔滨知名的癫痫医院继发性癫痫病的早期症状都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