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文章内容页

我们仨一辈子很长要跟有趣的人在一起

来源:柳州文学网 日期:2019-5-28 分类:美文欣赏

一辈子很长,要跟有趣的人在一起

我们仨:钱钟书,杨绛,钱瑗。

钱钟书(1癫痫病人发作时应该如何进行护理910.10.20——1998.12.19),作家、 长春市治疗癫痫病去哪家医院好文学研究家、 翻译家,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沙哪家癫痫比较好长、 清华大学教授。代表作品:《围城》《管锥编》、 《谈艺录》、 《写在人生边上》、 《人·兽·鬼》

杨绛(1911.7.17——2016年5.25),中国女作家,文学翻译家,外国文学研究家,钱钟书夫人。代表作品:《干校六记》、《洗澡》、《我们仨》,翻译《堂吉诃德》、《小癞子》、《吉尔·布拉斯》

钱瑗(1937.5——1997.3.4),钱钟书和杨绛的女儿。教授、博士生导师。代表作品:编写《实用英语文体学》英文版教程。

《我们仨》是杨绛先生的一部家庭回忆录,于2003年出版发行。文中记录了一个普通家庭的聚散和相守,杨绛先生用独特的叙事方式将三个人的生平故事娓娓道来,让读者感受到,这样一个学术界和文学界的泰斗之家,生活是何等的别致风趣。更让人钦羡的是钱钟书与杨绛之间的伉俪之情,有人说,读了《我们仨》之后,终于相信世间有灵魂伴侣的存在,也有人说,读了《我们仨》,才知道人生最宝贵的不是获得多大的成功,而是珍惜亲人之间的相爱和相守。

我曾做过一个小梦,怪他一声不响地忽然走了,他现在故意慢慢走,让我一程一程送,尽量多聚聚,把一个小梦拉成一个万里长梦,这我愿意,送一程,说一声再见,又能见到一面,离别拉得长,是增加痛苦还是减少痛苦呢?我算不清,但是我陪他走的愈远,愈怕从此不见。

先生说,我一个人思念我们仨,我想,她在回忆这一生的往事之时,内心是时刻充盈的。这也是为什么她能将阿瑗和钟书的离开,写的既不大悲也不隐忍,世事洞明即如此,况先生慧心独具,早已在心里洗去一世风雨。

《我们仨》一共分三个部分记述,这三个部分虚实互补又相宜相生。我们能在简单的笔触中感受先生一家的音容笑貌,看到他们每个人当时的样子,他们共同生活的寓所,远渡重洋的路上还有彼此分开的岁月。读时,最大的感悟是,这样有趣的三个人,竟都是与世无争的性格,他们享受“宅”在家里的乐趣,喜欢彼此依赖,在平淡的日子里,能将生活过出自己的乐趣。阿瑗对父母亲的爱,似乎从未脱离稚气又心细到极致。作为子女,读到她总是不免感叹,自己对父母之孝是否差之千里。

一辈子很长,要跟有趣的人在一起。

我一直想,什么事有趣的灵魂,读到《我们仨》,我懂了。

杨绛说,能吃上红烧肉就是冒险成功。他们做一次活虾,简直就是一场厨房里的兵荒马乱。她假装内行地说,虾,我懂的,得剪掉须须和脚。结果她刚剪了一刀,虾在她手里抽搐,她急得扔下剪子,扔下虾,逃出厨房,又走回来。钱钟书问她怎么了,她说:“虾,我一剪,痛得抽抽了,以后咱们不吃了吧!”钱钟书跟她讲道理,说虾不会像她这样痛,他还是要吃的,以后可以由他来剪。

他们看上去是“生活的白痴”,却把一顿饭也做出了乐趣来。

有人说,生活到最后不过是一地鸡毛,相濡以沫不过柴米油盐。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不能把这样普通的人生过成有趣的样子。

最好的夫妻,是志趣上的门当户对

恩爱源于互相欣赏,最好的夫妻,是志趣上的门当户对。

他们相遇时候,有着最文艺的一见钟情。钱钟书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没有订婚。”而杨绛则紧张地回答:“我也没有男朋友。”

杨绛读到英国传记作家概括最理想的婚姻:“我见到她之前,从未想到要结婚;我娶了她几十年,从未后悔娶她;也未想过要娶别的女人。

她把它念给钱钟书听,钱当即回说,“我和他一样”

,杨绛答,“我也一样。”

在我们一生中,遇到爱,遇到性都不稀罕,稀罕的是遇到了解。

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

钱钟书曾对杨绛说,从此以后,我们只有死别,再无生离。

还有什么比这样的情话更感人。钱钟书生重病,杨绛说,“我只求比他多活一年。照顾人,男不如女。我尽力保养自己,争求夫在先,妻在后,错了次序就糟糕了。”1998年12月19日上,钱钟书在北京逝世。他走的时候,一直没有闭眼,她附到他耳边说:“你放心,有我呐!”那个连虾都不敢剪、怕黑怕鬼的小女人,在所爱的人最脆弱的时候,她变得极其强大。

杨绛说,“媒体说我内心沉稳和强大。其实,钟书逃走了,我也想逃走,但是逃到哪里去呢?我压根儿不能逃,得留在人世间,打扫现场,尽我应尽的责任。

1997年3月4日,钱瑗因患脊椎癌去世。送走了女儿,送走了丈夫。她感叹,“剩下的这个我,再也找不到他们了。我只能把我们哪种治疗癫痫病方法好一同生活的岁月,重温一遍,和他们再聚聚。”

“1997年早春,阿瑗去世,1998年岁末,锺书去世,我们三人就此失散了。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

。现在,只剩下了我一人。我清醒地看到以前当作我们家的寓所,只是旅途上的客栈而已,家在哪里,我不知道。我还在寻觅归途。

2016年5月25日,杨绛先生去世。自此,世上再无女子敢称“先生”。

我是头条号原创作者“一尔丁”,用心感悟生活,用文字记录生命,欢迎关注我得头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