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文章内容页

【江南】夏天的草地

来源:柳州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美文欣赏
破坏: 阅读:2041发表时间:2013-04-30 17:44:20

回到这个村庄,面对一幢幢零乱的屋子时,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我内心的疼痛与倾轧,我站在那里仿佛站在心灵的废墟上,我不敢动一下,生怕那些已疏松的瓦砾与尘土会让我陷进去。我仔细地辨认着,那棵已是秃枝的樟树把我的记忆牵了过去,绕过了那几幢屋子。我定定地站在那,目光如一把锋利的铲,铲开了那些坚实的墙基,那原本是一片平展的缓坡,霸根草总是绵延一地……
   春天一过去,夏天就来了。在这个村庄没有人知道我干嘛这么喜欢夏天,我其实不喜欢春天,春天一来这个村庄上的所有物件就仿佛都从沉睡中醒了过来,犁、耙、镢头,甚至挂在墙头的一付牛轭,都醒了,牛也一样,我却没有一样能对付得了,那时,我就沉寂了,没有我说话的份,没有什么人会正眼瞧上我一眼。其实,每一个人活着都是在寻找自己的声音,寻找属于自己的东西,连我认识的一些植物也是,比如说屋后那一簇南瓜花和丝瓜花,春天一来,这个村庄上的人都围着那几棵桃树、梨树看,远远望去,天空一片绚丽啊,谁也不瞧一眼它们,但到了夏天就不一样了,红的桃花和白的梨花早已沉入泥尘了,南瓜、丝瓜花就仿佛一个壮汉坐在墙头吹着它嘹亮的喇叭。夏天已没有什么东西能难住我了,队长能扛起锄头去芝麻地里锄草,我也能,队长挥镰割麦子,我也能,甚至我比他干得还快,我看到队长割了不到半垄麦子就双手捋腰啊,我可以把头埋进麦子地,一个伸腰割完一垄麦子。稻田里已没有什么太多的活计,稻子在静静地抽穗,溪水也在静静地流淌,没有多少活需要多大的气力。
   那天早上,我拿了一本小说一同跟着村上的人去后山冈上,他们牵着牛我也牵着牛。牛干了一个春天,路旁的庄稼地哪一样不是牛们干的,所以到了夏天大伙就都去后山冈上放牛。队长也去。他们的一只手捏着一根绳,另一只手空空荡荡,我一只手捏着绳,另一只手握着一本书。他们的眼光有点异样。十七、八头牛来到后山冈,牛们一下子就被主人扔了绳索,奔向茂密松树林,牛们是喜欢结伙的,所以大伙不用担心丢掉哪头牛。草地一片茸软,清爽干净,要是春天就完全不是这副模样,春天的地上湿漉漉的,秋天也不一样,露水要等到日头升到头顶才会干。早上的阳光还不烈,一眼望去是无边的翠绿,山冈是绿,远处的田野也是。队长和大伙一样,随意地找了一块草地坐下,他们点燃自制的香烟,香烟被卷成喇叭状,香烟含在嘴像在吹喇叭,显得很滑稽。我老早找了一棵上好的松树,枝冠伸出老远,我晓得到中午时分我是用不着挪地,太阳对付不了我。我用屁股磨平一片草,然后躺在草地上,我把右腿斜放在左腿上,这样子我的腹部就成了窝状,这种姿式可以让我安静地读上一个甚至两个小时的书,在这个村庄没有谁能理会到。在我进入另一个世界时,他们还呆在这个村庄的时光里,把自己坐成一块石头,在这个巴掌大的地方,有多少事能聊呢,哪家有几升米储有几担谷子几只箩筐甚至存有几文钱,都是清清楚楚的,就是谁在头天夜里干了没干他的女人也都是一清二楚的。
   我那天看的是《青春之歌》,那本《红日》早看完了,《红旗谱》也翻烂了,有两页都掉下来,我记得我坐在樟树下看着看着,书页就掉下了,那时马克这家伙正端着饭过来,我向他讨了两粒饭,用米粒把书糊上了,我糊书时马克爹正好看见,我见马克爹扁了扁嘴。我其实不怎么惧怕了,这得感谢我堂哥,他的阁楼里堆满了书,我在那阁楼里拾起了一些东西,这些东西在我心里长着,就是这些东西把我的心托得高高的,我看到了马克爹他们看不到的东西。
   日头不知不觉地升到头顶了,有一线光正从枝缝间柔柔弱弱地落下来。队长和他们围着两棵松树还呆在那截村庄的时光里,村里的那些破事被他们的嘴磨得粉碎抛在后山冈上。我起身,连屁股也没拍一下就去牵了牛。中午时分日光太毒了,牛们是不能吃这时的草的,吃了会拉肚子。我们牵着牛都回向村子。他们的一只手牵着一根绳,另一只手还是空空荡荡,我一只手牵着绳,另一只手握着一本书和这个村庄之外的世界。
   夏天的草地给了我无比踏实与舒坦的感觉,我说过我不喜欢春天也不喜欢秋天。我可以坐在夏天的有荫凉的草地上看上一天的书,坐成这个村庄里的一道风景,我知道好多人不喜欢,但我不管,夏天这个村庄再怎以壮硕的男人也不能对我怎么样,他们能做的事我也一样对付得了。我知道一定有一个人喜欢,那个人就是玉妮。我一直想着她,那个秋天的夜晚,在那个高高的禾垛的掩饰下,我们的心事仿佛豢着的小山羊一只一只逃出了栏豢。
   风刮来刮去,仿佛火苗舔食着这个村庄里的一切,一座村庄仿佛被这个夏天的风舔食完了,我在日头已开始往西边走时还没有看见一个人,那条幽深的巷子里也没有一个人。我拿着柳青的《创业史》来到村东边那棵樟树下的草地上时,草地没有一个人。我在一片浓密的树荫里,躺在草地上,看着我的书,什么虫在远处的树上鸣叫,时光在我的书中翻动,我能感觉到时光被一页一页翻动的声响,静谧无边地湮没了我。我不知什么时候玉妮走到了我的跟前,我一点察觉也没有,当你不再惧怕这个村庄里的异样目光时,你的心思就会安定在眼前的事上。
   玉妮哎了一声,就把我手中的书抢走了。玉妮穿了一件白色的上衫,她飞速地跑开了,站在这片草地的缓坡下面,她一边跑一边咯咯地笑着,笑声就像一串银铃滚落一地,她站在那让我想起亭亭玉立这个词。这下我兴奋了,我想在这个村庄只有我想起这个词。我起身冲了上去,突然的惊吓让玉妮尖叫起来,但我听出了她的快乐、开心与兴奋,我很少听到她这种欢叫声,在棉花地锄头时,她锄着锄着就闷声不语地支着锄柄坐在那。我们在草地上飞奔,追逐,那片草地太大了,草地壮了我们的胆。她已经跑到边缘了,一条水溪横在了她的面前,她突然转过身想跑开时,我迎面撞上她了,她一下跌倒在夏天的草地上,我跌倒在她身上,书被撞出了好远,挂在树梢上的夕阳仿佛一下子就消失了,唯有迷一般的黄昏弥漫过来,草地成了玉妮真实的草地,玉妮成了我的真实的草地,玉妮躺在草地上一动不动,夏天的衣衫让我真实地感受到她迷人的气息,时光凝固了,我的心怦怦胡乱地跳着,我们一动不动,仿佛吓呆了。我的脑袋嗡嗡作响,突然就空了。我动了一下想起来,我动一下时我再次感受到她坚挺丰满的双乳,无边的黄昏壮了我的胆,我双手按在了她的夏天的胸脯上。玉妮仿佛一丝气息也没有,不知过了多久,玉妮摊开的双手突然抱住了我,她抓住我的手,她把我的手按在了她的胸脯上,我的脑子嗡的一声又空了。我不知时光是怎么走动的。她的父亲在禾场上的叫声唤醒了时光。
   我摸黑找到了那本书,书的特别芳香让我轻而易举就找到了。
   那片宽阔绵延的草地终究藏不住什么秘密的。玉妮被她的父亲逼着找了婆家,那个村庄离这个村庄是异常遥远的。
   我后来一直没有再见到她。一个乡村少年的夏天永远留在了那片无边的草地上。
   我现在站在这棵已是秃枝的樟树面前,想象着那曾经的绵延的草地。在我当年离开这个村庄时,玉妮的话一直在我耳边响着:你一定会离开这里。这声响仿佛风铃一直挂在我人生的窗口。

共 2770 字 1 页 北京权威癫痫病专科医院e/showread?id=323811&pn2=1&pn=1" class="pre">首页1
转到云南治疗癫痫病哪里好name="pn" value="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