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幻想 > 文章内容页

遐想北方的雪

来源:柳州文学网 日期:2019-8-8 分类:青春幻想

   遐想北方的雪

   “云和天,蝶和花,从来不需要说话”。 ——题记

   冰雪在时光中穿梭融化,光阴亦在岁月里折腾愈长。此刻的窗外,噗噗直响,摇曳的枝头,忽而落下几片,哦,那是南方无力的冬。

   遥想那绵绵不长,深而蜿蜒的小巷,还有那惊世骇俗的古石壁,据说石壁上的纹是佛主下凡留下的脚印,是相以相惜的印迹,祖祖辈辈都信奉它,从此它便代表着家乡的一个传统习俗,也便镌刻着北方地地道道的乡土。因为自小就谣言这个流传,年纪越长那会儿,便会在闲暇时光,有的放矢的去寻找个究竟,也时常往稀少的小道上走,探探林荫旁的平屋,挤满了灰蒙蒙的瓦砾碎石,街道上彳亍的还有含情脉脉的恋人,交替着双手,似乎在呢喃着情话,顿而便柔和的拥吻起来,好不羞涩。

   后来那个谣言,从北到南,几千公里,一直是个谜。

   南方的冬,听上去就好不适应,新陈代谢似乎都没来得及调整,外面的树头微微颤颤得摇摆着枝叶,转眼又是另一般景象。大中午,吃个便饭,稀稀拉拉的一觉冬眠,是再好不过的了。可困倦的空气在氤氲中弥漫,抽搐着脑袋,耷拉的眼袋,眨眼功夫就精神了起来,也许是较上了心头儿那股热,少去了北国的雾霾,多了一身大大咧咧的情怀,却甚是怀念那缱卷疾时的雪,因为它始终下着家的心房。

   天渐黑风也变小了,却按耐不住心肺的捣腾,便顺势掀开抽屉,翻遍了房间,在衣柜边上,躺着儿时的旧照片,泛黄的镶边,模糊了胶片,此刻,忆起了在栅栏外的雪地里,仿佛看见了顽皮的少年……此刻的雪似乎也映入了天黑的泪眼。看着笑了,笑的抽噎了。那是儿时童真摸着的能感冒一个礼拜的雪啊,那是白昼黑夜能感到下了一天冰冷却暖和和的雪啊,那是遐想北方禁不起热泪盈眶的家啊。此刻,北方的天,南方的冬,在作碎着同一个梦。

   冬去春来,亘古轮回,不变的是地域,是南方北方,是人文,是情怀;可穿梭在南方风里来雨里去的冬,心里在下着雪,思念的雪,北国故土的雪。

   这个冬天变凉了,冷缩的脚丫,滚烫的夜光。可南方的天啊,何曾将雪的肌肤,洒满我的故乡,我在思念围炉,思念一轮朝阳,把我带回那会下雪的家。床上的棉袄,是母亲定做的,身上不厚的外套,是父亲奖励的,手里敲的笔记本,是姐送的礼,书桌旁的那只木偶小花猫,还在微光里熬夜着。我禁不住南方的天,没有雪的夜,可怜的知了也躲了起来,唯独漆黑下交替的手臂,冰冷触摸不到的,都凉到了骨子里。

   南方的天,三更的夜。北方的深空,在不停的飞舞着雪花吧,还有人编织雪的世界,来欢送冬的到来吧,铺满雪花的草被,银灿灿的,幸福的缩起了脑袋,比我还安详的在偷笑吧,看热闹的居民也都亮起了灯吧……。噗通,噗通,像极了调皮的童年,在四处滚打,摸不着脚,脸,黑糊糊的眼眶,红里透着白的小手,还有一身白雪皑皑的衣裳。北方的天,即便感冒了,也是暖的哆嗦。因为那会儿,一场雪,就是一个世界。

   南方的冬,适合静谧蜗居,早已习惯没有北国的雪。深夜,不在看北方的天,不在想思念的雪,磨合心处的棱角,南方的冬,北方的天,也都下起了雪。

   冰雪在记忆的轮廓里,越下越柔和,越清晰可见;时光在思念深处,愈长愈难忘,愈珍贵无比。就像那亘古的冬,亘古的谣言,因为雪和传说,因为遐想,因为北方的家。

   云和天,碟和花,从来不需要说话。因为情愫,因为雪,因为雪里的思念,思念的那个家。 ——后记

西宁癫痫医院治疗癫痫病选什么方法好保山市到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上一篇:生动地活着
下一篇:历史的颠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