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幻想 > 文章内容页

【八一】二姐(散文·家园)

来源:柳州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青春幻想

离开了母亲的怀抱,离开了大姐的背,你牵着我的小手,走过了我的童年的岁月。

月下,捉迷藏,担心我跑丢,你牵着我的手;看露天电影,担心我夜里怕黑,你牵着我的手;星期天,背篓拾柴,怕我摔着碰着,你牵着我的手。就这样,走遍了村子周围的山山水水,岗岗岭岭。

这就是勤劳又让尊敬的二姐,二姐虽比我只大三岁,却知道护着我,处处让着我。那时很淘气的我,时不时的惹二姐生气,二姐也常说:再也不管你了,你愿意干嘛干嘛吧。可我每当跑开时,二姐却总是一边喊我回来,一边紧紧追在我身后,生怕我磕着碰着,仿佛怕我会突然消失了似的。

那年代,家家都不富裕,有点好吃的,二姐虽也一直盯着看,却总不去拿,一直留着,最后都让我吃了。那时,我觉的我最小,让我吃就是理所当然的,我只知道津津有味地吃着,却不知道大家都想吃,现在回想起,总为我那时的自私自责。而今,当我买了东西看望二姐时,二姐还是觉的自己不该吃,因为二姐也有了自己的儿子、孙子,又都留了给他们,在二姐的心里只有别人,唯独没有她自己。

那时候,农村人每逢过年,才会添件新衣服,不是现成的,是用布料自己做。我虽是男孩儿,二姐总是让我先挑我喜欢的布料,只要我选了,二姐就是再不舍也答应,只是不愿看到我不开心。

幼小的我,就像二姐的影子一样,在二姐的身后无忧无虑的度着那段快乐的日子。

田里,二姐是把好手,什么时候种什么,什么该修理,该追肥浇水,二姐都知道。二姐出嫁后,姐夫在乡里上班,田里顾得少,在地里刨食的担子差不多又都压在了二姐的肩上。

一生总是风风火火的二姐,要么风风火火在田间,要么风风火火在看望父母的路上。母亲常对我说:“你二姐每次来看望我们,又买这、又买那,常常是屁股还没坐稳就要走,什么菜地该浇水了,黄花该搭架了,西瓜该定苗了,山药地该除草了,她的活咋那么多?这几年,你二姐明显地瘦了”。

二姐就是太要强了,总要自己种的庄稼比别人家的长得好才高兴,否则就觉的是很丢人的事,这使得二姐更不惜命、更累。

后来,虽然孩子们大了,也工作了,要她别种地了,可二姐总是舍不得,总说自己还能干,所以就一值累着自己。孩子们也让二姐随他们一块进过城,二姐在城里住了没几天就回来了,二姐说:“城里到处都是楼,上上下下的,出个门也不方便,路上全是车,过个马路也不叫人省心。有时,一等就是好长时间,城市里有的是公园,能玩的地方是不少,人也多,可咱一个也不认识,一天下来,有时竟没说一句话,真憋死人了。”

这倒是真的,在村里,相互间都认识,见了面,离得老远就打招呼,那像城里人相见不相识。并且,农村邻居间往往只隔着一道矮矮的院墙,相互间有了什么事,隔着院就能说话,也经常听到邻居间隔墙的一唱一和:

“西院他婶子,我出去一下,你给我看着点家吧”

“好嘞,你去吧,我给你看着。”

“东院王嫂,咱赶集去啊”

“好啊,该给他爹卖条裤子了,正想喊你呢,咱一块去”。

彼此间没芥蒂,磊落坦然,真好。二姐舍不得家,其实就是舍不得那些相处的很好的邻居们,舍不得劳作了大半辈子的土地。站在了这熟悉又亲切的土地上,自己才是最开心最轻松的,伺弄土地,是她的本色,一旦离开了土地,就会觉得空荡荡的、没着没落的。

二姐活泼开朗,爱歌爱笑,和我的性格正好相反,有啥事,我总是闷着不说,二姐做出来,却每每和我心思。又由于二姐和我挨肩儿,所以我就觉的更愿意和二姐在一起。

前些年,我在外地偶有不适,住进了当地的医院,我告诉了爱人,说我身体虽有不适,有单位派人照顾,要她不要太着急。爱人怕两位年迈的父母知道了着急上火,也就没告诉他们。那时我的两个孩子还小,爱人离不开,虽知道有人照顾,还是很着急,整天以泪洗面。二姐知道后,就把电话打给了远在千里之外的我,哭着问这问那,说如果就你一个人在医院里吃饭没人管,行动又不便的耗着日子,我就和你姐夫去把你接回来。我对二姐说,在这儿有人管,过几天就出院了,出院后,单位会用车送我回来休养一段时间。二姐听了虽不哭了,但到底不放心,又是坐汽车,又是坐火车的,颠簸了两天才到了我所住的医院。一见我当时的样子,二姐又伤心的哭了,一再嘱咐我以后干活要多注意,别再让家里总是担心,想起亲人的着急,也让我陪了不少眼泪,二姐看到医院确实有人照顾我,这才算安心了。

记忆中,二姐哭过两次。那一次,还是童年时跟着二姐到老鳖岭上拾柴,那天突然下起了大雨。匆忙间,我扭伤了脚,疼得走不了路。二姐就背着我,在雨中,高低不平地往家走。不知怎的,那天的雨特别大,雨水全把我们淋湿了。我疼得哇哇大哭,二姐也含着泪,雨水合着二姐的泪水不住地往下流,二姐却没有哭出声来。那时,二姐知道她得坚强,因为她还要保护我。就这样,二姐背着我在雨中走了四五里路才到家,到家后,二姐感冒了好几天。今天二姐的哭,不是因为艰难和无助,而是真的疼我。

兄弟手足,亲情隔不断,回首暖心田。一个人的妻子,只能照顾你成年后的岁月,却照顾不了你的童年,而姐姐则是牵挂你、关心你一生的人。

童年的记忆是永远忘记的,我思念二姐,脑海中常浮现着二姐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小儿羊癫疯的治疗原则有哪些?癫痫发作怎么办癫痫能治疗吗郑州治疗癫痫的费用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