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秦风秦韵 > 文章内容页

【丹枫】拆迁(散文)

来源:柳州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秦风秦韵

拆迁以来一直想写篇文章,可内心一直不愿去触及。不说经济上的亏损,只说感情上的失落!

黄昏起灯时候,不到七岁的女儿突然对我说:“妈妈我好想家!”我不假思索的回答:“小青蛙,这里不就是你的家吗?”“不是的,我是说我好想好想我们的旧家,好想好想我的那些玩具。”哦,女儿那些从出生到成长七岁间不断添加的玩具承载了女儿的情感全部,就在那栋被拆迁的房子里,女儿口中的旧家里。

女儿是我的第一个也是至今唯一的一个孩子。成长的路上倍感孤单,是那些玩具陪了她一串串时光。对,是串串时光,就在那个旧家,从平凡的日子里把欢乐摘拣出来,串在一起的快乐时光,正是那些玩具一直陪伴着女儿。女儿把故事讲给它们听,它们陪女儿过家家。我却在这次搬迁里把她的好朋友好伙伴们都“赶掉了”,理由是她的玩具伙伴们形象越来越差,不值得拥有。

搬迁总是这样,在千挑万选中总是被迫舍去很多,我也一样。我没想到的这次拆迁搬家扔掉的不只是女儿的玩具,反而在这过程中不小心给女儿种下了思念的种子。思念那栋被拆迁的老房。也许人类从降生那一刻就懂得了思念的含义,只是襁褓中不知道表达,稍微大一点才知道思念的滋味。就如女儿知道思念老宅,那里有她的全部。

思念从来没有放过谁!拆迁时碎了块窗,倒了面墙,对于孩他爹来说,都是残酷的,那破碎了的不只是块倒在阳光下刺眼的玻璃,以及倒下的不只是腻子粉和红砖的粉身碎骨。那是他心里的曾经和回忆。断然不舍,可又能怎样?因为一笔落下,房子已不属于自己了,虽然记忆属于自己可回忆总想哭!

一有时间孩他爹总要去看看,看看那养育不曾离开的地方。他不是那栋房子里出生,可也是几岁跟随父母的工作落户安置在那里,40多年不曾有过迁徙。周围的一草一木、一坡一坎、一户一房已然熟悉的闭着眼睛都能摸到。无不留有童趣,无不留有印记。甚至有些树木都跟着他一起成长,现在都能庇荫一方,如今却不知移植到何方。

分离不止是这些树,还有左右邻居!特别是那些老邻居,当年他们是从五湖四海四面八方,操着不同口音汇集在食品厂安家在此,从此异乡成故乡。童年的故乡成了梦里的故乡,这里的故乡才是一生守候的地方。可是他们守候了几乎一生的房子,在政策面前也是轰然倒塌最后又归尘土。这里是那些老邻居老同志的一生。他们一生在这里辛劳操作,早起晚榻繁衍子嗣,都是从青丝相伴到白发。他们所有的人情世故也都在这片区域,谁也未曾离开过谁。而今被迫移居四方,虽然不曾出城,可也不在一方。想要从前样,日日相望拉拉家常也是不容易了。这份分离对于髦耋之年的老邻老居来说是致命的忧伤。

孩子奶奶行动不是很方便。孩他爹总会推着轮椅上的老母亲一起去缅怀过去时光。面对一片废墟,老母亲边指边讲,那是谁谁家的房子也拆了。想起她家的大丫头出嫁时还不忘记吃饼子呢,说自己父亲做的饼子就是好吃,走时都要叮嘱自己的母亲多装点多装点。“食品厂的糕点师傅就是技术好”!

岁月匆流食品厂荒废不做糕点好多年了。我知道孩子奶奶提及是在这废墟面前不是夸奖自己的同事手艺好,而是在怀念她的这片工作过土地上的岁月。如今因为拆迁剩回忆,有回忆却无从寄托。孩他爹推着轮椅走走停停,老母亲也说说停停,一会说过去,一会说将来。

过去,都在眼下这片废墟里埋着!

“将来,将来我可能住不上新房了,三年后交房,三年后我这身子骨能撑到交房那天吗?”

“妈你一定会的,到时候那些老邻居又可以相聚一起,不分开了”

癫痫怎么诊治癫痫发作对患者会造成什么样的危害西安哪个医院治儿童癫痫服务好鹤岗有没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