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感悟 > 文章内容页

【柳岸•爱】跨越非亲情的栏杆(散文)

来源:柳州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人生感悟

夜,拉开帷幕了,一群可爱的小家伙还在门口疯闹不停。气温这么高,大人都嫌弃房间闷热,难怪小家伙们不肯回家。

妹夫骑着车远远过来,眼尖的庆庆忙神气地对同伙们炫耀:“看,那是我爸爸!”说完,扔下钟情的玩具,迈开小脚扑向妹夫怀里。

妹夫停稳车,一把抱起她,惯性地问:“爱谁?”

“爱爸爸!”小家伙忘情地搂着妹夫的脖子,小嘴凑了上去,随后就听见“吧嗒吧嗒”的声响。

其他孩子看的眼热,于是,月月撅着小嘴对妈妈嚷嚷开了:“我爸爸还没回来啊?”

“爸爸给你挣遥控汽车了,你看,庆庆就没有!”月月的母亲一见这阵势,知道孩子想爸爸的愿望强烈,便柔声细语给与安慰。

“我爸爸给我买的新鞋。”一旁的奇奇见人家都说爸爸,也迫不及待伸出脚让大伙观赏。

“呵呵,逗死了,真是不敢见米汤起皮!”奇奇的母亲笑得前俯后仰。

“我爸爸下次回家给我大大的、能飞上天的喜羊羊气球!”月月使出吃奶的劲,双手比划着。

“我爸爸也给我买!”庆庆不甘示弱。

“好、好,买、买!别吵了,脏得像泥猴,洗完澡睡觉。”妹夫上了台阶,给小家伙承诺。

“我有喜羊羊……”调皮的奇奇弯下腰,低头一个劲指着鞋面让我们看。

“行了!你有,你有……”奇奇的母亲又忍不住爆笑。

看着孩子欢快的一幕,听着他们天真的对话,我痴呆地坐在石头上,想象着,小时候一定也是这样,期盼爸爸回家,并对伙伴们炫耀过。爸爸,我生命的依靠、人生的导师,您就这样忍心撇下我?可知您是我的山、是我的海,是我的灯?

您抱起我的时候,我应该也是这么幸福开心地忘乎所以。不只我骨子里流的是您的血,主要的是您对我的呵护和慈爱。心软的您从来舍不得打我们,骂我们也是小声,就像苍蝇的嗡嗡声。而这一切随着您的撒手,似乎离我很遥远了……

今日的我,对您的思念不能一览无余地表露,对您也不敢有过多的回忆,我怕我会伤害一个无辜“父亲”的心。也许在我心里,他永远没有您那么高大,但他值得我尊敬、善待,所以我很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父女缘”。爸爸,您生前教育我,对任何人要有爱心、热心、耐心、决心。从那时起,我就牢记您的教诲。

婚后的第五年,继父替代了您的位置。如今不是旧社会,还有什么恶毒的继母和狠心的继父。然而,这份不亲却要强亲的栏杆无人能够跨越。都说继母继父难当,年幼无知的我们,当初更是一味责怪继父冷若冰霜,却从没有换位思考,他们承担了怎样的名声和责任。

总是从自我的中心跳不出来,总是从继父无条件地索取,总是认为自己有所付出必须有所回报。小时,对门伙伴军娃的表哥全家不幸遭难,无奈之下,他的表哥投靠姨妈,懵懂的我无疑和乡亲们站一条战线,并异口同声说军娃的母亲虐待孤苦无依的孩子。

明事理的父亲却一分为二地说,如果是猫狗,或者物件东西,人家倒能爽快接受,毕竟每个人都有过渡阶段。再说困难是暂时的,帮帮是理所应当,而对于一个长久将要掺杂驻扎于别人家庭的熟悉的“陌生人”来说,无论你怎么努力,人家也持有彻底的排斥。换句话说,不是你认为出钱多少人家就能容纳你的概念。即使是强加,人家的内心仍然可以选择消极抵抗、拒绝到底!

不曾想过,相同的灾难轮到了我。尝试过,也用尽力气了,继父还是那么无动于衷。不得不承认,父亲说得对,有钱难买肚子亲。而他同时也说了,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只要你有宽阔的胸襟、博爱的心怀,请相信再硬的铁也能被捂热。我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决定用我的善良融化继父这块寒冰。

大概是上天怜悯我,也许是父亲保佑我,十多个年头如流水匆匆而过,继父终于被我们的挚诚感化。百年不遇的冰天雪地,他不畏严寒,徒步几十里到医院看望剖腹产手术的妹妹;烈日炎炎的酷暑,他又不顾皮肤的暴晒给我送苹果。弟媳的小毛丫一周岁后,继父主动承担了抚养的义务……

农忙季节,他还要分出精力包揽我们的农活,他的勤快和细腻很快赢得了亲朋好友的掌声,他的憨厚和朴实也获得了大家的一致好评。我没有理由不对他心生敬佩。这不,昨天他不放心我浇地,于是,安排好母亲和小毛丫,就带着铁锨进了麦田。

村里人看见我给继父送饭,无不称赞说,你们没有血缘关系,感情却比亲生的不知要深多少倍——自古以来,这种亲情的温暖在身边并不多见——她们难免对我们刮目相看了。其实人生苦短,何不看开世事呢?亲的能怎么,假的又如何,凡事看你怎么想了。

橘黄的灯光已经从各家屋子映出来。妹妹何时走近我身边的,我没注意。

“‘叔叔’刚才打电话,说是十二点前回来!”继父比父亲小两岁,我们一直称呼他为叔叔。

“他干活就是这么执拗,做不完绝不罢休。反正他不让我们去,去了也插不上手,不如就在这里等他吧!”我说。

“孩子们睡下了,我和你一起等吧!”妹妹也有此想法。

“好……”我们的目光不约而同盯着地里的方向了。

月色皎洁,轻风微拂,这个高温的五月,极其懂我的心思——生怕穿着单薄的继父受冻。像对待自己的父亲一样,我们在满天繁星下渴望他快快回家。

“叔今年吃胖了,短袖窄小不说,裤子也极不合体,过几天去县城给他买件。”妹妹开口了。

“是啊,该买了!他每年那么辛苦地为我们耕种,孝道要尽快履行,不然心里过意不去。”我接上话茬。

“记得你那时口口声声发誓,等长大有钱了,一定给父亲织毛衣,给父亲捶腰揉腿……遗憾的是我们的父亲无福消受……”妹妹苦笑道。

“继父穿了我们织的也作数了,欠父亲的偿还、弥补到他身上,也不枉我们的一片苦心!”与其说我对妹妹坦言,倒不如是针对父亲愧疚。

“父亲生前时刻为我们着想,没想到继父也处处体谅咱们……每次给他的衣物,他都摇头摆手不要,还说日子是细水长流,且劝咱们不要乱花钱,这次若再生气怎么办?”妹妹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

“偷塞他包里。对了,他不喝酒、不打牌,就抽烟这一个嗜好,我们得想方设法满足他。”我拍了一下脑门。

“哎,他太刻薄自己了,舍不得吃穿玩乐,又拼命地赶活,叫人于心何忍?”妹妹的酸楚情不自禁铺排开来。

我的心头也泛起各种味道。他比机器还机器,几乎一刻不停歇。善意地劝过无数次了,他就是置身体于脑后。我们万般心疼他,却爱莫能助。多年的生活沉浮,我们习惯了他的支撑。人生的一连串不平,经过岁月的洗礼,我们现在是亲如蜜的一家人。隔几天,他就私下对母亲说,想我们了!母亲虽然轻描淡写说想了就去看呗,心里却常常感慨万端。

我们从骨子里爱他。我们顿感暖融融。瞧瞧我们的周围,亲亲的一家人都是几条心,更何况组合家庭?可我们却用无私和大度迎来了人生的春天。继父,是没有生我,也没养我,但我们彼此的血液里流淌着真爱真情啊!这不足以征服世界上所有人的心吗?我们为什么不放下人性的卑劣,而要将这份难能可贵的美好拒之门外?

二十岁的我,便是继母的身份。我不会用华丽的语言给老公前妻的女儿做榜样,我只会拿出我的行动给她证明,人家做不好继父,但我可以做好女儿。她的怪罪和叛逆不亚于我,而我特别要告诉她的是,没有人欠她分文,尤其不要把自己失亲的痛苦强加到每个人身上。若说自己无辜,别人更是苦不堪言。

现实教会我们许多,致使我后来看问题不再那么肤浅。我们的人生不可能完美无缺,亲情当属其中。为什么要找借口和理由,为什么要挣扎在苦海,弄得自己下不来台、以致无路可走?怨恨、仇视的疙瘩积攒的话,越来越深,越来越没法解开。正是因为我们失去太多,因此,更要视他们为我们的至亲至爱,我们为什么不冲破心底那道脆弱的防线,勇敢面对无情的事实呢?

走出来,才发现天是那么的艳阳。迈出这一步,原来是那么的容易。要说逾越不了非亲情的栏杆,那是自欺欺人——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只有过不去的自己。

癫痫病因有哪些北京癫痫病医院可以手术治疗吗沈阳市比较好的羊角风医院在哪癫痫治疗哪里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