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歌赋 > 文章内容页

【军警】新屋魏家(散文)

来源:柳州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诗词歌赋

新屋魏家,位于鄱阳湖南湖之汊的岸边,是从兵燹灾害之后的魏家老村子蘖生出的屋场,是一个有着几百年历史延伸的村庄。村子不大,二十几户人家,像原野上隆起的土堆,七零八落地静卧于一条低矮的山丘的斜坡上。村子早已退尽了古色,没有高高的马头墙,没有飞檐斗拱的建筑,也没有磨得光滑的麻石路,普通得和周边没有时间年轮的村子毫无二致。我的母亲出生于这个村子,我小时候常在外婆家生活,因此,从屋场上长辈们的口中听到了不少关于魏家兴衰的故事。

新屋魏家所处低矮山丘的两边都是湖汊,略呈犁尖形的低丘就像一个半岛伸入湖中。很早以前,这条低丘上草木茂盛,古树参天,百兽栖息,万鸟鸣唱,完全是一片纯天然的原生态面貌。在犁尖的顶部,面对广阔湖面的一小块平地上建有一座寺庙,是信众们祈求大湖赐福、保佑平安的地方。大约400年前,一个从河南来的卖布匹的魏氏游商经过此地,那天行舟湖边,天色已晚,在这个上不着村,下不着店的野湖边找不到一个歇脚的地方。这时,他看到了离湖不远的山脚边,有座陈旧的古庙,便下船向寺庙走去,决定在庙里住上一宿。时令已过中秋,湖边凉意渐浓,荒地野洲更显凄清,但因白天的旅途劳顿,他还是很快沉沉入睡了。沉睡中他做了个梦,梦见一轮红日撕开碧绿的湖水喷薄而出,幽静地照在湖面上,也给古庙披上了一层红霞。一群水鸟从红日边振翅飞来,落在了庙顶,咿咿哑哑地叫个不停。他被嘈杂声吵醒,翻身坐起,凝思静想,侧耳细听,耳边传来的只是湖风的呜鸣。他仔细地回味着梦境,认为这是一个预兆吉祥的好梦。第二天他起了个大早,在低丘上转了半天,略懂风水的他,看准这是一个临湖近水,山清水秀,视野开阔,水路便利的风水宝地。他想,要是在此开基置业,繁衍生息,定能人丁兴旺,后嗣殷实,人才辈出,定能在湖边崛起一个不凡的村庄。不久,他卖完布匹又转回此地,找到地的主人花钱买下了这块风水宝地。一年后,他举家迁到此地,选择在低丘的中部朝湖的位置作为宅基地,开始兴建住宅。这个屋场后来就叫魏家,布匹魏也成了魏家的开山始祖。

魏家的发展,应验了布匹魏的吉祥梦境。从开基建宅的那天起,村庄的发展便成星火燎原之势,蓬勃而起,只短短的几十年时间,新建的村子,因得大湖之灵气,湖水之滋润,沃土之恩养,小河之便利,屋场明显扩大,人口看到增多,家家殷实富足。经过二百余年的发展,到了清末,村庄里的住户达到了300余户,人口一千多人。走入村庄,飞檐翘角的房屋,鳞次栉比,紧密相连;货物充足的店铺,首尾相接,人来人往:麻石铺成的道路,弯弯曲曲,逼仄幽深。村庄繁华热闹,古朴雅致,清丽端庄。不但建筑恢宏,古巷通幽,家家富足,人丁兴旺,而且人才辈出,即有走南闯北的商贾和艺人,又出了不少的秀才和举人。从清末到抗日战争前夕,随着资本市场的发展村庄进入了鼎盛时期。这时商贸往来较前期有了发展。村前的大湖,到了枯水期,一条小河,便显露出来。河虽不宽,但常年水流不断,通江达湖,时常有运输物资的船只通行停靠,沿湖一带村子生产的稻谷等农产品,通过这条小河绕入博阳河可运到德安县城,木材等则可顺水而下运往星子等地。而星子德安等地的大布、干薯、茶叶、石料等商品也沿着小河溯水而上,销往沿湖的村庄或更远的地方。魏家由于它的地理位置和人口规模,无疑成了物资的集散地。村前有个码头有几十级台阶与村子相连。码头边常停靠着装卸货物的小船,上上下下的物资带来了繁华,集聚了人气,也使这个湖边的村子,成了一个小小的集市,繁华就像天空的明月映照着幽静的湖水。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经过几百年的时光雕琢出的一个质朴而美丽的村子,却被日本鬼子惨绝人寰的烧杀毁于一旦。

1938年,日本鬼子的魔爪伸向了这个村庄。鬼子从水陆两面合围,将村子团团围住,没来得及逃走的村民都被鬼子堵在了村子里。凶残的鬼子一进村就像恶魔降临,逐家破门入户,将瑟缩的村民用刺刀逼到户外,押向祖祠里。原来,鬼子在这一带遇到了抗日游击队的袭击,吃过苦头,见到大一些的村子就怀疑隐藏着游击队员,无中生有地要村民指认出来,如果指认不出,气急败坏的鬼子就对村民进行残忍的杀戮。鬼子将村民集中在一起后先是用残酷的手段对村民进行拷问,经过一天一夜的严刑拷打,毫无收获后,以杀人为乐趣的日本鬼子,开始将手无寸铁的无辜村民分批押到了村旁了的大场坪上进行惨杀。最后一次鬼子将剩下的120多位村民押到场坪上,叫村民排成几列纵队,然后,用轻机枪对这些手无寸铁的平民进行疯狂的扫射。这些惨无人道的鬼子一边扫射,一边疯狂狞笑,仿佛他们枪杀的不是万物之灵的人类,而是一群可随意践踏的蚂蚁。悲悯的120多位村民瞬间倒在了血泊之中。鬼子将村庄上的村民杀光后,还放了一把火将一座古老而秀美的村庄给烧毁了。大火烧了三天三夜,哔哔啪啪的大火像在控诉毫无人性的日本鬼子的滔天罪行,那如血的火光,映红了呜咽的湖水,也映红了垂泪的天空。从此,一个富饶美丽的村庄就这样永远在湖边消失了。

抗日战争胜利后,从围堵中侥幸逃出的魏家人陆陆续续回到了家乡。然而,他们面对的是一片惨不忍睹的废墟,已无家可归,一切都得从头开始。因为那惨痛的记忆,他们没有选择在老村庄的废墟上建房,而是在离老村庄几百米远的靠北边的位置重起了新基,搭建茅舍安生。这个村庄后来叫新屋魏家,是魏家村庄的继承和历史的延伸。

去年,新屋魏家所在的地方要开发了,村子要整体搬迁,村民都被按排进城生活。尽管实现了由村民向市民的华丽转身,但新屋魏家的村民以及在那块土地上生活过的人们都从心中不舍这块故土,因为这里是他们祖祖辈辈的墓庐之地,因为他们忘却不了村前浩荡湖水的滋养之恩,因为在这里生活的时光在他们的血脉中烙下了魏家的起源、发迹以及那段屈辱历史的深刻记忆。

导致继发性癫痫病的原因主要有哪些双眼上翻且无意识西药治疗癫痫病好还是中药好?郑州哪些癫痫医院医治更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