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文字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兵营:与节气有关(散文)

来源:柳州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伤感文字

小寒

没有驻扎过兵的营院,不能称之为盘;甚至与“营盘”之称谓没有一毛钱的关联;但凡有兵驻守的记载,哪怕收录的只是野史,哪怕其兵力部署≥1个营或者是≤1个营,哪怕是在“楚河汉界”地盘上落下的只是普通的一兵一卒且不论男女,有关营盘的定义论证就此成立。

营盘铁打兵如流水,最新鲜的兵源活水,沿着冰封北国清冽南疆一路奔涌,似来自于苦寒深处的梅花之香,伴着宝剑磨砺而出的锋刃冷光。

时令萧瑟,营盘揉入了一拨拨新颖而特别的色彩:一统的刚健式短发,男兵“锅盖头”女兵“齐耳剪”;新绿的军衣,清一色的作训服;褶皱的被面,标准的4斤棉……伴随着洗不尽的樟脑丸味。

随之而来的,几场或大小或小的雪,如迎站老兵一般展开胸怀,齐刷刷地黄河之水天上来,冷的边关热的雪:白的向下挥洒,是天上雪;绿的向前奔涌,是和平雪……

大寒

当兵不练武,不算尽义务;武艺练不精,哪算合格兵?苦练巧练卯着劲儿练,冬不练三九那还能练个啥?

兵的筋骨历尽千百次锤打淬火直至夯紧砸实,骨子里融入了万里长城的轮廓,成班成排成连连营的合格士兵,在军队这所大学校里成批量地出炉,敲打上专属“中国制造”的优质标签。

于是,也就拥有了具备申报战友、队列、拉歌、站岗、授衔、军功章、阅兵式、分列式、紧急集合、内务卫生、战备教育、条令条例等一系列属于“兵专利”的资质。一生中诸多与兵营有关的元素从此滋生,以冰雪为纸、枪刺为笔、热血为墨——蘸着青春年华的节拍指点江山一气呵成。

立春

涌入新兵的营盘,唤醒天地浩荡之风:一个叫做春节的“最中国”节日,在“光荣军属”牌匾下的望眼欲穿中姗姗来临。

多少次憧憬过成百上千人饕餮盛宴的壮观场面,恰似万人大会战一样排山倒海。而当一种叫“年”的氛围愈演愈浓之际,时而目送着班排长们大包小袋地急匆匆赶往营盘之外的车站、码头甚至是机场,兵的嘴角有了丝苦涩:男儿有泪不轻弹,万家灯火潸然泪;千家团圆我不圆,枕着背包过大年。

雨水

铁马冰河入梦来,梦里军歌吟几多?

江南如烟塞北雨,即使艳阳高悬,随风潜入夜的是那点点滴滴的相思长调。疏远了熟悉的短信与微信,阔别了热恋的QQ与微博,营盘不得不对曾经爱不释手的移动电话说一声:sorry!

思乡,还原或是复盘到以最为原始的传书方式寄情于鸿雁,一时间让亲朋好友们惊讶于久违的猩红“三角梅”邮戳竟为哪个年代的珍贵文物?写信寄信;等信盼信;有时也排队等着公用电话;也许还有快递与贺卡,以及偶尔一用的手机视频。这其中的主角,自然也少不了梦中的她。

惊蛰

起床号、出操、呼点、班务会、出公差……兵味渐行渐有渐生渐浓,营盘与士兵相伴成长在年年如此的24个节气。

射击、刺杀、投弹,400米障碍,五公里武装越野……谁英雄谁好汉,共同课目扬威训练场。

春雷乍动,惊醒蛰伏中的冬眠;如火如荼的兵营辞典,没有“贪睡”的词条。酣梦深处的兵们,依然保持着同一种一触即发的姿势:半睁千里眼,微竖顺风耳,搜索着夜哨交接的口令。

春分

叫一声战友亲如兄弟,你来自边疆他来自内地,我们都是人民的子弟……一心想着助人为乐做好事,却也无师自通地学会了悄悄留名“雷锋战友”,还美其名曰“革命传统代代相传……”

风信子邀纸鸢儿徘徊在哨卡岗亭,天地间滋生出与情书有关的胚芽。于是,总有人在五公里奔袭的间隙,哪怕一个不经意的说笑之间,心里或多或少还默诵着郭小川那句经典名言:“战士自有自己的爱情,坚贞不渝,坚美如画……”

清明

草木繁茂,一眼泪雨:士兵的身子骨渐长渐硬。

塞上秋风白马,江南春雨杏花。谁说兵们相思的行囊里没有缅怀与思念,只是他们早已把与这个节气有关的辞典塞进战备包。

谁说兵的节气里没有清明?只不过他们怀念的只有革命英烈而忽略了祭奠的清明,更没有雨纷纷、欲断魂的行人、牧童与酒家。

谷雨

三点成一线整齐划一,直线加方块令行禁止。

崇尚粗犷豪爽的营盘,兵们与营盘以及长城内外的谷类作物一起,在浴风栉雨中较劲着着茁壮。

射击投弹、越野格斗,共同课目大比武,誓师会刺刀见红。见红旗就扛,见第一就争:一声声嘶吼,炸裂出兵味的血腥!

苦不苦?想想红军二万五;累不累,学习雷锋董存瑞。

立夏

练兵热情与节气一同升温,催熟着营盘内外的天地万物,以及中国士兵。

专业训练场上虎跃龙腾:常规的米数秒数环数“共同课目”之群雄角逐,只是冰山一角,军事变革之阵痛由此衍生。

诸军兵种大合成,现代化盘点ABC,千里跃进网上争雄:发现即摧毁,高科技领衔主演的现代战场,刀光剑影远在千里之外近在咫尺眼前。

战争不相信眼泪!兵的疆场,只有胜败,没有平局。

小满

满手老茧……

征衣尽湿……

摸爬滚打……

籽粒饱满。

神枪手、神炮手、技术能手、训练标兵……政治教育的即兴动员,出征会上的誓师号令,常能听到那些肩上金豆闪烁的将军们,也会不经意间说起拿破仑那句有关“将军和士兵”的辩证名言。

芒种

在这个麦类等有芒作物成熟的节气里,兵的理念不忘建军之根本。“养猪、种菜、小作坊”的“南泥湾”精神薪火相传;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政治合格,营盘为家……营盘拒绝经商经营赚得一己之利,艰苦朴素的人民军队本色不忘与时俱进。

人才集训一二三,百日竞赛说安全,以人为本的营盘,一路高歌着“中国梦”的铁血华章。

夏至

炎热逼近的兵营,于寂静处滋生沸腾。看似于无声处的兵阵,酝酿着递交出一份份申请:入团、入党、考学、集训、竞赛、比武……

“农家军歌”之三部曲,在静静的考场上“华山论剑”。报考军校篇之精忠报国终极版的大幕落下,演绎着理想升腾的兵之初,一名士兵对将星轨迹的坐标追寻。

小暑

这个节气,兵们对营盘充满了饥饿感,即使远离战火甚至鲜有硝烟,一身迷彩成为这个世界上最为绚丽的时装。

保卫祖国做栋梁,人民军队忠于党!

东南西北中五大战区的T型台上,兵的血性融入“首战用我、敢打必胜”的信念;战略支援部队的保障有力,三军将士高擎“八一”战旗风雨猎猎,将“强军梦”驾驭战车、战舰、战机和火箭之上,陆海空天任我驰骋翱翔:举枪刺划出一道道闪电,令天宇退缩自我疗伤……

大暑

酷热烈火,夏练三伏。“革命战士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车辚辚,马萧萧……盐渍遍及的迷彩服,衍生出一片移动的万里丛林,耸立于汛期肆虐的江河湖海:横眉冷对厄尔尼诺现象,敢于直面极端恶劣天灾人祸……防震救灾、抗洪抢险,军令如山,纪律严明。

兵的操典里,没有诸如“必须的”之类的网络流行词,一声“坚决完成战斗任务”气吞山河,就是对祖国与人民的铮铮承诺,诠释着人民军队的惟一宗旨。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

野战军、预备役、武警与地方民兵携手出击,让军旗告诉党旗国旗:沧海横流,方显士兵本色。

立秋

是南昌城头的第一枪,平生记住了三军将士拥有的第二个共同的生日:八月一日。

一入营盘,就陡然成为“疯长”了几十岁的“寿星”。生日宴会没有蛋糕蜡烛,只有军歌军礼,阅兵式邀山河喝彩,一二三四令天地颤抖。梦境里狼烟起江山北望,龙起卷马长嘶剑气如霜,喝令群峦“紧急集合!准备战斗——”

处暑

春花秋月,层林尽染。营盘不再是单一的色调。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钢铁军人的准星,把回眸一笑的似水衷肠压进枪膛瞄准前方;女兵小唱,放歌无花温柔的巾帼英姿飒爽。

赶点这个节气,军嫂们五湖四海汇集成家属来队大军。一时涟漪柔美微波细浪,滋润着雄性营盘的军港之夜;军民联欢晚会放飞歌喉,让兵们遥望起长城上空盘旋的鸽哨:战士的第二故乡,不是故乡胜似故乡……

白露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不行春风,难得秋雨。一场与比武打擂有关的英雄大片,在这个国度的陆地、天空与海疆上屡屡出演。

红蓝三军华山论剑,陆海空兵群雄逐鹿……

营盘的触角无限延伸至祖国版图的边边角角,会挽雕弓如满月,三军将士射天狼。鄙视“拼爹”的兵营汉子挥洒血汗,验算着“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这道永恒的命题。

秋分

比武,除了比试,就是较量;军演,空袭东海,浪卷南疆,真枪实弹……

沙场秋点兵,千骑卷平冈!拔剑四顾,问天下谁是英雄?

寒露

夜深千帐灯……

故园稻菽千里香飘梦境,古老营盘愈发年轻雄壮。兵阵汹涌,盘点之间兑现着血汗换来的收成:入党。晋升。嘉奖。立功。

档案袋陡增了若干份量,报喜的家书如同牵着长长丝线的风筝,分不清哪头是营盘,哪端是故乡。

霜降

军人委员会,党小组,支部建在连上,双拥共建……兵之日记,呼之欲出一个个老兵的模样。

军改、瘦身、精简、消肿……大局面前不讲价码,无条件服从命令就是天职,咱当兵的人,就是不一样!

霜重色愈浓,苍苍横翠微。蓦然回首,随风而去的节气似曾相识,兵的肩头泛白若霜,英雄情结从天而降。

英雄的出现往往伴随着鲜血乃至生命:古来征战几人还……

兵的心头,平添惆怅。

立冬

盼归的雁阵书写着天南海北的乡音,岁月的年轮将胡须的黑根茬子,在血气方刚的脸庞上磨砺得愈发粗壮。

雪域高原,大漠戈壁;落叶萧萧,征衣泛白。士兵林落红飘飘,兵的正步叩响营盘的琴键,踢出高音版的山高水长。

小雪

关山度若飞,寒光照铁衣。昔日投笔从戎“小鲜肉”,今朝营盘铁血“颜值男”。

头枕明月,脚踏雪霜。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兵的岁月年轮,咀嚼着营盘嘎嘎作响:望眼欲穿里任营盘风干,老的时候,下酒!

仰望军旗,令朝霞与旭日列队;抚摸军旗,唤星辰与月华沐浴。送去夕阳,迎来曙光,士兵与枪剪影成铜像。霓虹灯下的哨兵,归营路上,扬手一把撕碎的“吹灯信”,放飞成一只只天女散花般的“蒲公英”:天涯何处无芬芳……

大雪

兵的眼泪无处不飞,飞成了今夜有暴风雪。

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兵生涯之倒计时步履匆匆而急促。枪炮擦了又擦,被子叠了又叠,军歌唱了又唱……

风一更,雪一更……营盘与兵钢铸铁浇。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再也不怕雨打风吹。

冬至

最为漫长的寒夜姗姗来迟,不单单是顺应节气,而是送别离别好在没有吻别,甚至极有可能是一辈子再也不见。

天下不散的唯有心中的筵席。

送战友踏征程,默默无语两眼泪。兵的梦境里搂抱着营盘,一大把青春抛洒着流金溢翠,一声声难舍难分难说难忘:亲不得重不得、冷不得热不得、深不得浅不得、亲不得疏不得……永远不说永别,把一声悲壮长啸打进退役的行囊。

军歌戴着红花返乡,锣鼓喊着红绸喧闹。面对着这一茬新绿即将褪去笋衣,刚刚晋升的新兵班长们抚摸着新新的军衔,语重心长地自言自语着:别了,新兵蛋子!从现在起,你成了一名老兵。

是老兵,就要长成参天大树,与老营盘一起,驻守成永不磨损的雕像!

北京癫痫病最好的医院兰州哪家看癫痫病好武汉哪家癫痫病医院比较好河南哪家医院治疗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