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抒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柳岸】长沙会文友(散文)

来源:柳州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抒情散文

睡梦中醒来,已是7月24日早晨。

我一骨碌翻身下了床,洗漱一番后,又急匆匆到宾馆餐厅吃完自助早餐,随着涌动的人流穿越地下通道往枫林宾馆赶去。

今天老天似乎有点不识趣,并不因为星城即将发生一件教育盛事而予以特别眷顾。依然让它置身于骄阳之下,被弥漫于大街小巷闷热滚烫的热气包裹着。可是这些并不能阻挡那些与我一样崇拜、追随缪斯的文友们(这些教师都是写作群的,宗旨是以文会友,互称文友是天经地义的)在文学道路上一往无前的步履!

会场设在枫林宾馆四楼湖南厅。当与胸前挂着出入证、面带微笑的文友们鱼贯而入,安静有序地将近六百座坐满,足足花了十分钟!主席台就是大厅的舞台,摆在舞台上的一长条形会议方桌,覆盖着老红色四周起着竖直褶儿绸布桌罩,其上除了一个支架麦克风外,还有等距离一字儿摆着十一张名签和十一瓶矿泉水。每个名签与每瓶矿泉水旁则对应首着一张套白布套的会议椅,那是在台上就坐的领导与专家的座位。它的背景是悬挂着的大幕布,在灯光照耀下呈桔红色,与桌罩相配显得热烈而吉祥与喜庆。主席台的正上方不是悬挂的红绸巨大横幅,而是黑色长条形大型电子显示牌,正显示一行宋体红色大字:湖南省作家协会教师作家分会成立大会暨首届湖湘教师写作培训营开幕式。主席台布置得简洁、严肃而又不豪华与庄重。

主席台下,前四排座位也摆了名签,那是特邀代表们(分会常务理事)坐的,充原也列位其中。其余的位子,都是文友们坐的。我与石琴、李冬梅等文友坐在中间第五排,周延华等本县八位文友则分散坐在后几排。

八点二十分,主持人熊名辉宣布大会开始。接着他向与会文友逐一介绍与会领导专家,并客气地请他们落座。台下响起了雷鸣般的鼓掌声,许久才息。接着大会按以下程序进着:1.省作协领导娄成先生宣读省作协会《关于同意湖南省作家协会教师作家分会的批复》;2.省教育报刊集团党委成员王树槐先生宣读省作协教师作家分会常务理事名单;3.省教育报刊集团党委副书记、副总经理李凌芳女士宣读:省作协教师作协分会副主席人选名单及简历;4.常务理事举手表决副主席名单以及秘书处成员名单(进行这个程序时,闹了笑话:代表席上有好几十人也举手表决);5.李凌芳宣读省作协教师作协分会主席候选人名单及简历;6.常务理事举手表决主席人选;7.省作协主任娄成先生宣布分会选举结果;8.新当选的主席汤素兰女士讲话;9.省作协主席、中国作协主席团委员王跃文先生讲话;10.湖南出版投资控股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编辑,中南传媒董事长龚曙光讲话。最后,在欢悦、热烈与喜庆的乐曲中,省作协王跃文主席、教育厅王玉清副厅长郑重地向会分副主席兼秘书长吴新宇先生授牌。随着授牌仪式的结束,历时一小时又四十分钟的成立和训练营开幕式已完成各项程序,宣告圆满结束。

茶歇开始了,根据领队充原在群内提议,祁东文友在前排合了两张影,充原与我也合一张。因县局有事,需充原下午赶回祁东,离开会场时,他嘱咐我们,要珍惜这次难得的机会,认真参加培训,虚心学习,坚决把干货带回去。一则受益自身,二则分享县里其他教师文友。其他县市的文友也动起来,他们或与几个常务理事和副主席交流并合影,或拍单照留念,忙得不亦乐乎。

茶歇三十分钟很快过去了后,第一轮写作训练专家讲座与学员互动于十时三十分正式开始。

在学术主持人《芙蓉》主编陈新文先生热情邀请下,在参训教师代表的热烈掌声中,省作协主席王跃文先生面带微笑,从容地走上摆着一大束碧叶彩花的讲坛,站立着,便饶有趣味开讲了。参训文友们一边聆听,一边记着笔记。

王主席讲座的题目是《灵感与创作》,他以自己卅年文学创作的经历为主线,以自己的《秋风庭院》《国画》《漫水》《大清相国》等名作品为实例,围饶灵感、叙事、结构和语言四方面深入浅出地展开讲座,水到渠成地向听众表述并传递了自己独到见解的文艺观。王主席的讲座通俗易懂、形象风趣,以至于短短一个多钟头的讲座竟赢得数次热烈的掌声。

讲座结束,互动开始了。文友们提问十分踊跃,但主持人每次只能将话筒送到一个人的嘴边,其余的无不露出遗憾的神色。对于所提问题,王主席都一一做了答复。譬如,有文友提问:“王主席,作为一个文学大伽,您是怎么度过一天的?”他答道:“作为一个正常的人,我白天除了一日三餐,就是写作,晚上看书和锻炼。回答完毕。”又有文友发问:“王主席,在文学创作中,怎么进行情色描写,才能高雅而不下流?”“这个问题富有挑战性。你把色情说成情色,说明你是有思考的。因为色情文学不是好东西,在中外都不受欢迎。可在文学创作中,免不了一些色情描写。色情描写要掌握尺度,注意分寸,要含蓄,写得‘昧’。沈从文先生笔下一个长工逗挑小媳妇,在沈从文先生笔下是这样呈现的:‘花狗是会说会笑的一个人。听着萧萧带着歆羡口气说:‘花狗大,你膀子真大。’他就说:‘我不止膀子大。’‘你身个子也大。’‘我全身无处不大。’小媳妇失身于长工,他写道,‘终于有一天,萧萧就给花狗变成了妇人了。’男子因荷尔蒙分泌旺盛,产生性冲动,沈先生这样写:‘起风了,风篷扬起来了。’总之,色情描写要含蓄,要适可而止。它的最高的境界是,你的描写让读者要有心理向往,而无生理冲动。”王主席面带微笑幽默地回答。

互动结束时,距中餐还有一点时间。王主席刚走下来,就被一批文友捧着《大清相国》,围着他要签字留念。接着又有好几大批文友围上去,大概有两三百吧。为了有序地签名工作人员引王主席坐至第一排一座,再安排文友排队让王主席签字。我和石琴李冬梅将书落在宾馆里了,我要去拿,文友石琴递过她们的房卡,让我帮她把书拿来(李说不要拿),一块签了。我冒着酷暑,便跑步到宾馆取来书,径直跑到前排,站队等着王主席签名。大约过了几分钟,他在两本书的菲页签了名。

我们用完中餐,在等电梯。突然看见王主席被七八个文友拥簇着拍照,接着进了电梯。我趁机疾步走了进去,站在他们前边,打开手想抓拍个合影,可没来得及调成自拍模式,电梯就下到了大厅,真令人懊恼。

下午,第二轮专家讲座按时开讲。学术主持人是孺雅帅气,脸上始终洋溢亲切微笑的大诗人吴新宇副主席。他满怀激情隆重地介绍了讲座者散文大伽龚曙光董事长。在热烈的掌声中,面容严厉而和善的龚董事长精神矍烁,健步走至讲坛,便以《如果写作不是一场生命的约定》为题,文采飞扬地开讲起来。他的讲座是从自己两本书谈起的。他说,《日子疯长》是他童、少年时期的生活成就的。《满世界》则是由他中年的思想支撑着。前者回答“我从哪里来”,后者回答“世界从哪里来”。他和在座的文友分享了五句话:1.读书不是为了确正别人,而是为了发现自己。2.写作未必能成就生活,生活一定可以成就作家。生活对于故事的塑造远比作家有才华得多。3.只有当一切想不通时,文学才真正具有价值。愈想不通,才愈有可能成为写作的源头。4.好故事都是一次邂逅,好文本则是一场苦恋。故事的本事应该是撞到你的生活中来,应该是完整的,所以它才是一场邂逅。5.如果不为写作绑定意义,写作便会为自己找到意义。它能找到宏大的意义就是宏大的,它找到卑微的意义就是卑微的。龚董事长中气十足,声若洪钟,语言始终自信满满,生动风趣,不断让文友们情不自禁地鼓掌。

讲座结束,便是互动。互动的规模、踊跃与精彩,毫不亚于上午的互动。互动之后,数百名文友排着长队,手持《日子疯长》《满世界》请他签名,我也捧四本书加入了行列。他始终坚持在每本书扉页写上那位文友的名字,再落款,一丝不苟。由于要签的人太多,龚董长连吃饭都推迟了。

吃罢晚饭小歇后,石琴和我便邀宁远的文友廖中密校长、李冬梅老师去岳麓山看看。出发前,石琴和我想约祁东几位文友一同前往,但犹豫再三,还是打消了念头。因为昨天大诗人充原都没能请动其大驾,更何况吾等无名之辈!万一人家不愿赏脸,岂不是自讨没趣?我们一行刚至岳麓山管理处大门口时,就已闭园了,但游客仍可进山游览,但一切责任自负,与管理处无关。来一次很不容易,于是,我们便在那里拍了几张纪念照。

然后我们便循着岳麓山那条窄而陡的车行道逶迤而上。大家边谈边走,气氛活跃而轻松,我提认议,为了以后交流方便,我们建个微信群吧。大家一致通过,并相互扫了微信二微码,推举石琴为群主。有了群,就得有群名吧。正当大家绞尽脑汁大家纠结于群名时,有着祁东才女教师的一石琴脱口而出:“群名就叫‘倾盖如故’。”大家听后,一致称好,夸赞石琴才思敏捷。同行人中的廖校长五十多岁,是个经验丰富的资深文学创作者。就文学创作问题,他给大家讲述了两个小故事。其一:在宁远山区某山村,溪边路旁残留一间简陋的水碓碾谷坊。坊里曾发生过凄惨悲剧故事——几个关系很铁的山村妙龄姑娘,因为其中一位依父母之言要远嫁他乡。她们便觉得以后的日子如漆似胶的友情不复存在,活着也毫无乐处了。于是,她们做了惊人之举:某日在那个姑娘出嫁的前夕,在此碾坊里集体自缢了!一日,有一作家到此采风,听到这个哀感顽艳的故事,触动了创作灵感,便结合当地的风土人情,创作出一部凄美哀怨的悲情小说。后来,改拍成电影,卖座率很高。作者也因此一炮而红,跻身于名作家行列!其二:当年,廖老师参加讴歌养路工在艰苦岗位上,默默奉献的征文活动。为掌握第一手材料,他决定采访大山深处的一个工班的养路工(那里养路工仅有一名,既工人又是班长。炊事员是妻子,但无分文工资)。可是采访的结果与征文的宗旨大相径庭:那个养路工的妻子耐不住大山的孤寂,经不住大山外的诱惑,趁养路工外出作业时,丢下娃儿跟一个货车司机私奔了。这样的素材绝对不能写进征文里!他便将素材有意颠覆并在文章结局拖上了一个美丽的光环:中年光棍养路工因心灵善良,雨夜助送寡妇之子治病的典型事迹而被县局树为全局学习的榜样,寡妇心感其诚,与之牵手走进了婚姻的殿堂。这样的文章一参评,便获了奖。听了廖校长娓娓讲述后,经过一番沉思,我悟出了一些创作道理:故事就在身边,只要勤于发现,善于挖掘,创作的源泉就永远不会干涸;能否善于处理和巧妙改造运用素材是作品成败的重要环节。

我们且谈论,且前行,不知行了多久,走了多远。后见游人陆续下山,我们才发觉,已置身于苍茫的夜色之中了,只得借着路边那几盏灯发出的昏黄的光往回走。

回到城区,我们走进了另一个世界。那里灯火齐明,各色光芒交相辉映,-片灿烂。热的风亲吻着过往人群,一阵阵低调有序子车喇叭声,一曲曲悠扬听动的音乐,一波波熙熙攘攘人们的话语交织成的交响乐。它不但不令人心烦意乱,反而让人旷神怡……这就是星城岳麓区盛夏的夜!

我们欣赏一番夜景后,便回宾馆歇息了。

哈尔滨治疗羊癫疯的权威医院癫痫服用托吡酯治疗出现脸红是怎么回事黑龙江有看癫痫病的正规医院吗?北京看癫痫病比较专业的医院是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