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星空 > 文章内容页

【流年】雪落江城又十年(散文)

来源:柳州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散文星空

2008年1月13日,武汉下了一场大雪,当时我在单位值班,随手在QQ空间发表了《武汉的雪》,在极短的文字中,我发了一些感悟。2018年1月27日,武汉又下了一场雪,我坐在电脑桌前,望着外面白色的黄鹤楼,敲打着文字的时候,又有了一些新的感慨。只是没有想到,这一叹,又是十年!

早晨,打开单位值班室的窗户一看,只觉一些凉丝丝的水滴扑到脸上,看不到雪的影子,抬眼远望的时候,只见车上、树上、商户的条幅、灯箱上、楼顶上都覆盖了一层白茫茫,我的心一阵惊喜:2008年的第一场雪终于降临,星星点点的雪花还在飘落。那白白的雪,将这个世界包裹。

这场雪终于来了,雪的飘舞,让寒冷从树的骨间蔓延。带着几份孩子般的欣喜,我走在回家的路上。踏上人行道,脚下一滑,我不自觉地趔趄了一下。放慢脚步,谨慎前行,脚下又是一滑,我意识到瓷砖铺成的人行路太滑了,便谨慎地走下了人行道。

我边走边看,那飞舞的银色精灵,俨然已成为一个梦的世界,此时此刻思绪飞扬,心情也随着雪花轻舞飘散,勾起我许多儿时的美好回忆……

儿时和小伙伴玩打雪仗,相互嘻嘻间,每次都会被别人灌一脖子的雪,却总不干示弱,越极力反抗,被打得越狠,但却从不投降,直到大家都跑得精疲力尽才会停下来,而那时我早已雪人一般……

感谢这场雪,把漂浮的微尘和杂念,冰冻成来年早春的花朵,让所有流浪的污浊,唤醒每个麻木的心灵。眼前的雪花飘飞,告诉我们,在经历了春的喧闹,夏的火热,秋的成熟后,所有的汗水都洒在土地里,滋润着生命的茁壮,一如这雪花。

曾经有朋友对我说过这样一段话:“雪的到来,浪漫了整个冬天。雪的离开,伤感了整个四季。”细细想来,还真的是如此。当雪到来的时候,会激起我们每个人对儿时一些欢快的回忆,总是那么美好与诗意。而当雪化水离去的时候,我们又都像孩子们丢了一件可爱的玩具一般的失落。这雪的离开看起来是自然规律,而作为世界精灵的人类来讲,更有我们的韶华藏在其间。与其说,白雪给我们记忆的是快乐,倒不如说是我们记忆韶华的最佳载体。儿时的心里,最期盼的莫过于漫天飘飞的大雪。现在早已成年的我们,突然发现这样一场平平淡淡的小雪似乎更加适合自己。不求震古烁今,只求平淡安适。

在这个喧哗的凡尘,日子来去如飞,每天行色匆匆、疲于生计,总是给自己留下许多的无奈和遗憾,心情浮燥,心灵也随世俗环境熏染玷污。但愿这场雪不仅能净化城市空气,也能净化我到心灵,找回当年的感觉……

凭窗眺望,高楼大厦犹如披上白色婚纱,更像是伫立白色世界脉脉含情的女子,娴静楚楚,妩媚动人。上天真的是鬼斧神工,神秘多变,一夜之间竟将世界雕塑得这么美丽,这么神奇,雕出玉树琼花,如梦似幻。历代诗人用各种不同的意象描绘着它的千姿百态:“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描述着雪的灿烂;“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诗俗了人”阐述了梅、雪、诗三者缺一不可的美丽;“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表述着雪的壮观;“晨起开门雪满山,雪晴云淡日光寒”描写了雪的逼人寒气;“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描绘着雪的绮丽;“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细述着雪的浪漫;“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诉说着雪的隐逸与孤寂。而令我等平凡人怀想的还是“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的意境。

就在我敲打着这些文字的时候,外面还是北风呼啸,眼看一场更大的雪在等待着我们。瑞雪兆丰年啊,但愿这雪能带给我们每个人的好运。

2008年那场雪,没有我当时想象的那样给每个人带来好运,而是下到最后成了一场自然灾害,引得全民抗击严寒雪灾。那么,今年的武汉飘雪,又会是一个什么样子呢?

2018年的元月初,天气预报就报道说武汉有雪。结果人们左等右等连片雪花也没有见着,倒是其周围的十堰、襄阳、随州雪下得很欢。元月下旬,天气预报又说武汉有雪,还是它的周边城市乡村快下成了雪灾,而武汉依然不见雪花飘飞,人们开始着急了,微信“朋友圈”笑话武汉假雪的段子不断爆屏。

1月4日,曾有网友发帖:虽说武汉终于下雪了,但是对于“贫雪”的武汉而言,要想厚厚实实的打雪仗着实不容易,指尖菌年末最大的愿望,就是看一场真正的大雪。有人调侃道:“武汉的雪来到武汉的上空,一直在尴尬中徘徊!因为雪知道,这场雪不是普通意义上的雪。而是上升到了一定的政治高度!雪一直在思考……该怎么下?下多大的量?下小了,气象局不满意。因为他们都预报了暴雪。下大了,公安局不满意。毕竟他们交警人手不够。不下吧!教育局不满意。人家都通知学校放假了。雪一直在武汉的上空憋着,徘徊着,犹豫着……”

1月26日,十堰、襄阳、随州早已飘雪一天,而至此日凌晨许,武汉才有了细小的雪花,在微雨的陪伴下随风曼舞。早盼下雪的市民,在微信朋友圈中晒出各种小冰凌,以解馋雪之瘾。腊梅裹着一层薄冰,晶莹剔透;共享单车手柄上挂满一条条细小冰柱,像工艺品;东湖边的杨柳细枝成了“银柳”;街边的樟树、残留的法国梧桐叶片上,也能轻轻拨下一片“冰叶子”。白雪未至,冰凌不期而来,不少市民感慨道:梦回儿时飘鹅毛,只见冰凌未见雪。

就在大家稍有遗憾时,下午3时许,雪姑娘衣袂飘飘地强势登场,满城雪花纷飞,不到半小时,屋顶成片成片地白了。下午5时许,路边花坛已有厚厚积雪,像肿起的面包块,引来很多小朋友在家门口堆雪人,或在雪中拍照留影。一场小到中雪如期而至,有朋友在微信朋友圈上发微言说:“这场雪开始下得有模有样了”。

元月27日一大早,外面的世界一夜白了头。整个城市,银装素裹,飞珠溅玉,天地一色,仿佛是做了美容的少妇,冰清玉洁,素雅美丽,千般妩媚,万种风情,一种脱胎换骨似的清新雅韵。武汉再也不是被群嘲的假雪,也不是入土即化的那种限量颗粒雪。武汉的雪就像武汉的人一样,热烈浓郁。一旦认真下起来,就收不住。有人问:“武汉的雪,能有多大?”。有网友说:半夜冷暖空气半空“打架”太激烈,直接炸出一声惊雷!

城市的天空,一整天都在飘飞着雪花,微信“朋友圈”各种美照也不断刷屏,有诗意,有写实,有逗趣,也有卖萌。毕竟,武汉是个少雪地区,人们常常表现出对雪的期待。当雪花开始轻轻地从天空中飘落到人们的头上,粘在脸上,落到地上,飘到衣服上的时候,人们的内心却充满暖意,那细小的冰晶,温柔而浪漫。这些白色的小精灵,有的落在树枝上,有的堆积在梅花蕊中,迎着白雪傲立开放。那白白的雪,美了东湖、美了武汉大学、黄鹤楼、昙华林、华师、江滩、梅园……。

站在武昌蛇山之颠,近观历经唐诗宋风的黄鹤楼,还有抱冰堂、涌月台、岳飞亭、黄兴铜像及辛亥革命重要碑刻题记等。寻访这绵亘蜿蜒,形似伏蛇,头临大江,尾插东城的古代军事要塞。我依稀听到一个老者的吟唱:“月黑雁飞高,单于夜遁逃;欲将轻骑逐,大雪满弓刀”。这首《和张仆射塞下曲•其三》诗,寥寥二十个方块字,勾勒出月黑雁群飞静夜,单于趁黑夜悄悄地逃窜。正要带领轻骑兵去追赶,大雪纷飞落满了身上的弓刀。表现出将军雪夜准备率兵追敌的壮举,豪迈气概。

28日中午,雪停了,天空露出太阳的光线。结冰的路面,给无数天真无邪的孩子制造了免费的滑冰场,给正在热恋的情侣制造了互相搀扶的机会。同时,也给出行的老年人带来了障碍,给城市的公共交通带来了安全隐患。雪白的外衣终究会化成水,夹杂着灰尘和泥土,使原本不太干净的路面更加泥泞。任何美丽与诗意,都有它的两面性。面对这场雪,也给了我们思辨的哲理,无论好坏,丑美,我们都应以一种感恩的人生态度,感谢世间万物赐给的种种。

当我伸出手捧起阳台窗外的积雪时,看着白雪在我的手心上无声无息,漫漫溶化,心里不免有些感伤。我觉得雪花的生命太短暂了,短得经不起一丝丝的温暖,短得见不得一丝阳光,短得让人常常怀念。也许,只有冬日寒气才是白雪的留恋;也许,只有这冬日严寒才是白雪的开心飞舞乐园。

然而,也许我在心胸格局太小,我并不太了解雪的无私与奉献。她们奋不顾身地从天而降,也许就是为了来到人间,化成雪水,滋养大地,润泽万物。作为人类,我们来到这个世界又是为了什么呢?奉献什么呢?为了儿女,为了工作,为了他人?人的生命过程,多么像这飘飞雪花,当完成了自己华美转身的同时,也就化作一缕白烟而去……

癫痫病的发病早期的症状有哪些儿童癫痫的症状特点甘肃有几家癫痫医院湖北哪个医院治疗癫痫病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