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资讯 > 文章内容页

世皆浮尘,待卿遗忘

来源:柳州文学网 日期:2019-8-22 分类:文化资讯

    走着,走着,就忘了,回忆就乱了,想着,想着,就放了,青春就荡了。

  

  花花世界,你你我我,今日与你共勉,明日异乡旅客,说不完的开心,散不尽的忧愁,不待岁月静好,花已开遍,而我看着那些匆忙的剪影,看着你的足迹渐行渐远,有时候,忧伤就近了。

  

  不要认为我总会写出押韵的词句,可惜生活,无论做的多好,也不可能平仄相间,韵律相当,世上皆浮尘,而你我也不过是一落飘絮,被时光置在岁月的长河里,我说,这天下即便风和日丽,也终究抵不过你的一抹珠帘,我说这水云天色静好,你花开如朝,花落如暮,原与你同老,共度缠绵。

  

  前生是散不了的忆,今生是破不了的戒,我看世皆浮华,我看你一脸迷惘,我多想轻吻微皱额头的你,只是你却没有发现。

  

  现实中还曾有个我,作一首曲子,写一首诗,送一段旅程,隔半夜笙歌,静听水落无声,浅看花开未眠,相见如约而至,相思漫漫道来,我看不透这个世界,我如此单纯,他笑言,而我不过是懵懂于旅途,沧桑于世事,世人笑我太癫狂,我笑我癫又有何,或许你是我读不懂的经卷,而我是你看不透的辞海,我愿用一生诠释你的意境,却不知你是否翻看我为你写下的注解。

  

  走着,走着,就散了,回忆就淡了,想着,想着,就淡了,天色就暗了。

  

  我抬头仰望,低头俯望,只是却不知是你还是她,这生活终究无法颓废于一首歌谣,或许你也无法颓废于一场思念,我看着天光尚早,季节尚暖,当我裹紧厚厚的棉衣,不知你又身落何方,你是我冬天落过的一场雪,是我永远读不懂的晶莹,当我捧起那片冰凉,你说思念早已流淌一条长河,生命葬于一场繁华,旅途歇于一段苍白,北极的夜空,是我终身无法抵达一处沧桑埋葬地,而你的清澈,或许终究跨不了大洋,流淌出一抹甘甜。

  

  相遇,亦或者,相离,相识,亦或者,相忘,相望眼,相离别,一段段的感情,一段段的故事,一场场醉意华年的颂歌,我唱给谁听,是这暗夜即临的一种推脱,还是我无聊的一种印证,是一场告别的假面舞会,还是一场埋葬着一堆幸福与快乐的麦田。

  

  生命的交际线上,我看着边缘乌鹊飞荡,我看着天色灰沉沉,我看着夜幕庞大而又肆意,我看着钟鸣,厚重而又磅礴,我渐渐的悔悟,或许前生前世,我是僧侣埋下的一本经卷,今世我愿迎着西风为我所爱的人舞动,我愿把我的意念,传播给世间,我愿把我的爱,公知于大众,或许我是海上断崖撞死一只海鸥,风说,上个轮回,我曾远走,海说。你为寻找一段情愫,而不怕干戈,我愿低头迎着海浪轻轻的忏悔,我却不能低着头违心的说,我忘记了你,或许我是奔波于路途的一粒蒲公英的种子,大地告诉我,你为寻找一世的归宿,而流落了一个世纪,当找到雨水的那天,你的心,却已经干涸。佛说,你是一位诗人,我点了点头,我说,或许上一世,我就是一个诗人,我诵读着我华丽的诗卷,醉死楼头,无牵无挂,我说,或许我就是我,我的前世,今生只为了一个人而等待着。

  

  这流水的岁月,混迹了悲伤与快乐,这一段段的旅途,沧桑而又遥远,这一段段的文字,悠长而又无主题,或许我在等待,等待着某一天你的遇见,我的迟到,喝尽了最后一滴水,写完了最后一个字。

  

  

武汉哪家治癫痫武汉中医院治疗癫痫鹤壁市癫痫病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