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西部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流年】不是秘密的秘密(秘密征文·散文)

来源:柳州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西部文学

我每天去果园都要经过他的果园,从来没有和他说过话,我想他也是很少说话的吧?看上去很瘦小,也很孤独,一个勤劳的孤独老人,我见到的一般是埋头苦干的他!我没有见过谁来给他帮忙,累人的活计,都是他自己在干。据说,边上的果园就是他儿子的,他儿子的果树长势很好。但他的果树长得很艰难,大概就像他的生活一样的艰难。尽管艰难,他和果树都能活着,活着就好呀,活着就有希望。

他的儿子有时间就给我干活,听说他的儿子怕老婆,怕老婆的人一般都很老实,他的儿子很老实,作为雇佣工他很实在,我很喜欢他干的活,没说的。可是,他的父亲那么艰难,他不闻不问,很不应该呀,我感到很奇怪!

那一天,我问他的儿子:”你的果树长得这么好,你爸爸的果树咋就这么差呢?“他儿子不削地说:“他哪儿是种脐橙呀?他是霸地方。我告诉他说,你挖的沟太浅了,你下的肥太少了,他哪里会理我呀?他爱咋样咋样好了,我不管。”说完回避似的岔开了话题。可见他们父子是有隔阂的,我不想多问,免得不讨好,好工人难请呀。

听说,他还有一个弟弟在外面打工,大概是给他弟弟保留一块山地吧。尽管脐橙树长得不好,但也勉强生长着,每每见到埋头苦干的他,不由然的让我生出敬佩之心。一位老人,四百多颗果树从开条带开始都是自己一个人干活,真的不容易呀!

尽管,我敬佩这位老人,但因为路过也赶时间,我从来没有和他说过话,也没有仔细看他到底有没有七十岁,但好奇心驱使我在其它雇工那里打听他的情况。原来,他还真是一个感人的老头,一个代替儿子坐牢房的父亲!

他是一个老实本分的人,三个孩子的父亲。那一年,长子就是常给我帮工的那位,高中毕业了,懂得一些电路知识,其实也不很懂,不然也不会电死人了!

但父亲以为他懂得,就叫他为自家接一根电线,没想到他一不小心接错了线路,电死了路人。

电死人不是小事呀!警察来了。问,咋回事?谁把人电死的?

做父亲的不知该如何回答,做儿子颤抖着指着父亲说,是他,不是我,他让我接线的。父亲无语了!电死人不是小事,确实是自己让儿子接线的,谁知道儿子半缸水把人给电死了。这个责任谁负担呢?看着被吓得脸无人色的儿子,他伸出两只手说:“你们抓我吧,是我不小心,都是我的错!”

警察把人带走了,过失犯罪也是犯罪,法院的判决是,有期徒刑十年。

十年间,老伴死了,孩子们长大了,长子虽然不懂事,在农村也是属于有文化的人,他知道干活才有吃穿用,所以很勤劳,通过自己的努力挣了钱,娶妻生子了。二女儿也嫁人了,只有一个小儿子也是流浪在外。他在牢房里没有半句怨言,心甘情愿的做了一个没有犯罪的犯人,壮年进牢房,出来就是老年了。

当他从牢房放出来时,刚好赣南大面积开发脐橙产业。回来后的他,和长子形同陌路,他一个人过日子,一个人干活,他要为小儿子奉献剩余的生命。他觉得,他只是对不起女儿和小儿子,至于长子他已经很对得起他了,就算前辈子欠他的也还清了。

听了这个故事,我很感慨。多么可敬可佩的父亲呀!我想这是最善良的犯人了。当时的司法是很健全的,如果他不决意为儿子承担责任,其实该坐牢的不是他,父亲让儿子接电线,并没有让儿子电死人呀!最艰难的是牢房里的岁月,十年不容易呀!他能坚持下来,并且能守口如瓶,始终不说事实的真相,代子坐牢是他永远的秘密。尽管乡亲们一清二楚,其实法官大概也不会是一无所知的吧?但他决意要为儿子去坐牢,谁能阻碍父爱呢?

知道了这个故事以后,改变了我对他勤劳能干的儿子的看法。我看他不但是怕老婆,到时候他还会怕儿子!他不但是愧对父亲,更是愧对自己的良心。听说他的父亲在牢房,他就没有去看过他,或者父亲就不希望看见他。听说他看见警察就怕,听见有人议论他就躲……似乎他只有老老实实的干活才能踏实!

这以后,我依然还会请他干活,但好感已经荡然无存了……

果树挂果了,老人也老了,他倒在自己的床上就没起来了。

虽然我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但他的精神永远感动着我。我想,他的快乐就是付出,他拥有的就是心灵的安慰。牢房的经历从来不是他的污点!

听说,他牢房出来后就很少和人说话了,或许在牢房他就很少说话。唯一的一次,我听过他说话。那是在修路的时候。要在他的果园放一条出水的涵洞,我们要征求他的意见。他指着一处低洼处沙哑着嗓子说:“就在这里放!”很干脆,说完也不看我们,摇晃着瘦小的身躯又回去干活了。因为山水已经在那里画下了痕迹,我们只有依他。其实他是对的,本来前面转角处放涵洞才合理的,但这样会妨碍他的果树,谁敢妨碍一个艰难的老人呢?其实人们问他也是尊重他。

老人归西了。留下的四百多果树尽管不茂盛但也是摇钱树呀!只要增加投资很快就会茂盛起来的。他早有遗言,女儿和小儿子一人一半。

女儿能够分得父亲的遗产,作为长子咋就没有分得半点遗产呢?这在农村是少有的现象。

他的小儿子我见过,虽然有点不务正业很不着调的样子,当他知道我们是来收修路款时,他二话没说就要她老婆去拿钱。他老婆很不情愿地说:“只有一百多块钱了,我还要回娘家呢!”可他说;“修路的钱是一定要给的呀,先给了再说把!没钱我再想办法。”他老婆只好把钱给了我们。看着他们住的破破烂烂的房子,真的有点于心不忍,但没办法,正如老人的小儿子说的,修路的钱是要的。

老人的长子的房子就在对面,和他的兄弟对门住。他可是高楼大厦似的住上了小洋楼,就一大门少说也要三四千块钱吧!当我们敲开门的时候,他们夫妻都在。我们说明来意后,他看了看妻子,羞愧的、底气不足的、辩解似地说:“这个修路的钱我们不出,本来都是我家的地方用来开路的,你们从我的山地过,让我少种不少果树了,还要我们出钱是不合理的。”他的妻子满意地·点头应声说:“就是呀!”我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不好开口说话,心里都很不痛快。几次修路他都没有出钱,人工也不出。这次的修路是要花不少钱的,所以才会理事会一起上门收费,一般人家都不好意思不给的。这一路都是谁家的山地呀,我们的山地不也开路了吗?再说,果园不开路行吗?自己不要路走吗?他分文不出怎么说得过去呢?开路是政府统一的,修路是我们自发组织的,大家都要走的路,谁敢说不出钱修路呀?但面对这样的人也没办法说理了。尽管我们也说了很多,最后他只给了五十块钱,和他弟弟一样只出了五十块钱,但他的果树比他的弟弟多出三百颗。收入就更不要说了!他弟弟只分得二百多棵也是出五十块钱,并且很慷慨地给了。罢了!我们只好让他了,人和人是无法相比的!

忽然,我有点理解,为何老人没有半点遗产留给长子,为何老人和长子形同陌路。做人做到这个份上还有什么意思了呢?

三字经开头就说: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如此长子我们该如何解释呢?他,依然是勤勤恳恳,劳劳碌碌,果树黄龙病以后又到处去找活干了。大概这就是受的命了!他不但要接受良心的谴责,还要接受自然规律的惩罚,一辈子接受劳动教育也不够呀!他的父亲养不教,父之过,但他已经接受了十年的惩罚,也苦到头了。而他的路还长呀!就他这样的守财奴,怕老婆,怕警察,怕人家旧事从提的人,终其一生能读懂人生这部书吗?十年的刑罚,父亲代替了。他能逃过自然的惩罚吗?

父爱是天生的。当自己没有办法教育不孝之子的时候,最好的办法大概只有“形同陌路”。人之初,性本善。但愿他的本善能战胜邪念,什么时候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或许他才能真正的获得良心的释放,否则永远成为良知的犯人。

父爱是伟大的,望子成龙永远是父亲最美好的愿望。包括爱和恨,还有形同陌路,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无不体现出父爱的伟大。比如这位代子坐牢的父亲!他能够代替儿子去坐牢,回来却不认这个儿子,他为什么呢?人间千千万万的父亲,辛辛苦苦的任劳任怨又是为什么呢?没有爱,为什么都没有任何意义。

治疗癫痫要花多少钱?沈阳的中医医院能治疗癫痫吗青少年癫痫病常见的病因都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