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作经验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匆匆那年(岁月征文·散文)_1

来源:柳州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写作经验

那一年,她十岁。

三年自然灾害导致饥民无数,寒冬腊月不要说无米下锅,就是连野菜也无处可寻。万般无奈的父亲决定带着她,到三四十里外的亲戚家借点粮食,填补一下家中老少六张嘴。

十岁的她还不知道生活的艰辛,只知道和父亲出门走亲戚,就会吃到好吃的,她匆匆忙忙地喝掉父亲递给她的米汤,拉着父亲浮肿的手,在弟妹们羡慕的眼神中雀跃着出了门。

天气很好,晴朗无风。她一边走一边和父亲叽叽喳喳地说着话,父亲有一搭无一搭地回应着她,偶尔在她不注意的时候,捂一下肚子、皱一下眉。肚子里没有食物,越走越没劲,她求助地看着父亲,小心眼里希望能像以前一样,伏在父亲的肩上,最好是一觉醒来就到地方了。父亲逃避着她的目光,却向她摊开了手掌,那略带浮肿的掌心滚动着六粒玉米。

她小心翼翼地拿起一粒放在嘴里,熟的,炒熟的玉米!她慢慢地咀嚼着,让那香气在嘴里慢慢地慢慢地滑向喉咙,她竟然没有了饥饿感。

爹,你哪来的炒玉米呀?吃了两粒之后,她觉得自己浑身都是力气了,倒退着走在父亲的前面,右手紧紧攥着余下的四粒玉米。

那阵咱们过那个村子时,不是有家结婚的人家么?新娘子从咱跟前过的时候,掉下来的。父亲微红着脸回答她。

她记起来了,那阵儿父亲有一会儿是站在那不走了,眼睛还带着笑一个劲儿地看着什么,后来还弯下腰系了系鞋带,可她只顾着看新娘子的花衣服了,要是她也低低头,没准会捡更多的玉米粒,那样就可以带给弟弟妹妹们吃了。她的小心眼后悔地扑扑地跳。她把手伸向父亲:爹,你也吃!

父亲苦笑着摇摇头:我是大人,不饿,你吃吧!

这是父亲最爱说得一句话,她不明白,父亲为啥就不饿呢?可父亲爱渴,总是一瓢一瓢地喝水。她继续走在父亲地前面,走着走着忽然听不见父亲的脚步了,回头一看父亲蹲在路边上,她连忙往回跑,嘴里不住地喊着:爹爹,你咋了?

父亲强撑着身体站起来:小媛,别害怕,爹肚子疼,一会就好了!

她搀着父亲的胳膊,咧咧跄跄地往前走,但走了没多远,父亲就支持不住了,直往地上出溜。她扶着父亲坐在路边上,父亲已经坐不住了,半倚在她身上,她伸开小腿,把父亲的头放在腿上,嘴里叨叨着:爹,咱歇会,歇会儿你就不肚子疼了,你把玉米豆吃了吧,吃完咱去叔叔家就能借到粮食了!

父亲用一种她看不明白的眼光盯着她,嘴里喃喃地说道:要是就剩你们娘五个了,你们可咋活?可咋活呀!爹挣扎着把自己的棉袄脱下来,穿在她的身上:孩子,你是老大,你可要帮你妈妈带大你三个弟妹呀,尤其是你弟弟,咱家就这一个传宗接代的了呀!她茫然地看着父亲肿得发亮的脸,不懂父亲的话是什么意思:不就是累了么,歇会不就好了么,爹咋这么难过呢?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日影渐西了,天气开始变得冷了起来,她站起身来拉父亲:爹,歇够了,快起来吧,再不走天黑了,咱就回不了家了!

她拽着父亲的手,那手开始变得凉了起来,她使劲往起拉父亲,父亲的身体随着她的一拉一拽在地上拖动着,不管她说什么,都没有回答,只有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她,看得她直害怕。

这是谁家的孩子,咋坐在这呢?眼看着天就黑了,不怕野兽出来呀!一位和父亲差不多年岁的大叔,远远地吆喝着走了过来,当他发现躺在地上的父亲时,吓了一大跳,连忙跑了过来。老哥、老哥他连声地呼喊着,父亲没有任何反应,他把手伸向父亲的鼻子下面,一声长叹站直了身子。

孩子,这是你爹吧,他睡着了,咱叫不醒他了,你家是哪的呀?今晚你和大叔回家住一晚,明天我送你们爷俩回家吧!

爹一个人睡在这里,多冷呀,他还把棉袄脱给了我,大叔,咱叫醒爹一起走吧!

闺女,听大叔的话,你爹他不怕冷了,也不怕饿了,你跟大叔回家,让你大婶给你熬点粥喝,你一个人在这儿,你爹会不放心的,你没有他禁冻,眼看着天就黑了,好孩子,你听话,要不大叔也会像你爹一样睡着的!那你要是饿了,就没办法了!

大叔,我不怕饿,我还有两粒玉米呢,那会儿我饿了,我吃了两粒了。天黑了,爹自己在这也会害怕的,咱陪着他呗!

孩子,你先和大叔回家,回头大叔找几个人把你爹抬大叔家去,明个儿早上,一起送你们两个回家!

她伏在大叔的背上不知不觉地睡着了,不知道走了多久,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已经睡在一铺热炕上,旁边坐着一位大婶,她一骨碌爬起来:大婶,我爹呢?你大叔和几个人一起去接了,好孩子,你吃点东西,接着睡吧,等你睡醒了,你爹就到了!大婶说完背转过身子,悄悄地擦着眼泪。

第二天清晨她起床的时候,大叔已经套了牛车,父亲躺在车上,身下铺了床棉被,身上盖了床棉被。屋子大婶拿着一个口袋,大叔往里面倒着苞米面,倒着倒着大叔突然不倒了,直接把两个口袋挽上口,放到了牛车上,把她也抱到车上坐在了父亲的身边,把父亲的棉衣又套在了她的身上,她挣扎了一下:大叔,给爹穿上吧!他冷呢,他的脸都冻红了!

你爹不冷,他盖着被子呢,好孩子,告诉大叔你家在哪个屯,大叔送你们爷俩回家!

说出自己家村名,她欢天喜地坐在爹的身边,不用走着回家了,爹也不累了,真好。牛车经过的门口,许多人在指指点点地说着话,还有几个大叔也往车上放吃的,赶车的大叔都一一地收好,放在爹的旁边。还有几个婶子、大娘擦着眼泪,过来抱抱她,她忽然有了一种莫名其妙地感觉。

到家了,看到母亲俯在牛车上呼天抢地地哭,看着周围的邻居七手八脚的把爹抬下牛车,放在院子里搪起来的门板上,隔壁的二大爷还在爹身上蒙了块白布,她一下子明白过来:爹死了,爹死了呀!

她紧紧地咬着下嘴唇,手伸向兜里,紧紧地攥着那两粒玉米粒,耳边响着爹和她说地最后一句话:你要帮着你妈妈带大三个弟妹,尤其是你弟弟,那是咱家就这一个传宗接代的了……

那一年,她二十岁。

她长成大姑娘了,出落得秀气、俊俏。她的能干是远近闻名的,她的厉害也是众所周知的。

隔壁给人保媒拉纤的二大娘,一次一次地往她家里跑,每次来都和母亲嘀嘀咕咕的。她明白一家有女百家求的道理,可是她有着自己的主意。她只有一个条件:谁娶了她,就得帮着她养家,帮着她给十四岁的弟弟供到高中毕业再给说上媳妇。

那个年头自己这一家子人还不知道咋养活呢,一个人一天的工分也只能换个几毛钱,她家里小妹十一岁,弟弟十三岁,大妹十六,个个都正是长身体能吃的时候,哪个男孩子的父母愿意给自己家弄回一个大麻烦呢?渐渐地提亲的人少了,妈妈也开始着急了。

妈妈不知道,她心里有个小伙子,两个人心照不宣地好了一年了,每当她家有累活重活时,小伙儿就不请自来。那小伙子曾经尝试着说服她把条件放宽些,他就可以让爸妈来提亲。可她牢记着父亲的嘱托,记得父亲离去时那闭不上的眼睛,牢记着一直藏在衣服箱子里的两粒玉米,每次都坚决地摇头,渐渐地小伙子在家人的劝说下,离她也越来越远了,她只能在暗夜里悄悄地哭,她盼着有人能够和她一起撑起这个家,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期盼越来越渺茫。

这一天舅舅家的表哥从黑龙江回来到她家串门,说起了黑龙江的建设兵团,那的人生活条件特别好,吃的是白面,开工资给的是现钱,许多随兵团转业的老兵们,都还没有说上媳妇,她的心思忽然动了一下。表哥走了之后,她开始和母亲商量着要到黑龙江看看,母亲拗不过执拗的她,终于点头答应了。

来到黑龙江,她终于领略到了什么是真正的大风雪,什么是北大荒,一望无垠的雪野皑皑地在眼前铺陈开去,望也望不到边。人烟稀少得可怜,一个连队和一个连队相隔的很远很远,可她却莫名地喜欢上了这里。

表哥给她介绍的人竟然和她是一个省份的,都说亲不亲家乡人,骨子里就有了种亲近感,只是那个人的年纪比她大好多,可是人家能做到她的要求,把她的家搬过来,就算是进不了兵团,也会安排在相隔不算太远的农村。她欣然同意,就算是农村,土地也比家乡那里多好几倍,而且还可以常来常往,不受思乡之苦。

二十岁,她把自己嫁了出去,第二年的开春,她生下了女儿,再过两年又生了儿子,幸福的生活似乎开始了。

那一年,她二十九岁。

这日子还能不能过了?不能过,咱就散!丈夫站在院子里大声地喝骂着。她在厨房里抹着眼泪,她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多少次争吵了,一双儿女偎在里屋的炕角,不敢出声。她在心里不断地祈求,盼望有人能来把丈夫找走,那样她们娘三个,就可以过一个消停的大年夜。

自从前年大小叔子,得了尿毒症不治而亡之后,丈夫的脾气越来越暴躁,时不时地借着一点小事,就火冒三丈,尤其是到了年节,更是变本加厉。这不,今个是大年三十,一上午和女儿忙着擦拭房间、打扫卫生,准备年夜饭,午饭做得稍微晚了一点,出去打扑克的丈夫,回来一看饭还没做好,发怒了。

其实她明白丈夫是每逢佳节倍思亲,一奶同胞的弟弟,那么善良、那么体贴懂事,说走就走了。尽管自家为他举债近万元,可她这个做嫂子的从未后悔过,小叔子撒手人寰那一刻,她心如刀绞,何况是血脉相连的亲兄弟?但悲伤总得有个头吧,难道小叔子不在了,自家的生活就不能继续了么?难道自家的每个节日就要在悲伤中度过么?

女儿泪水涟涟地靠近她:妈妈咱把爸爸杀了吧!她连忙捂住女儿的嘴,这孩子和她当年失去父亲的时候一样大,胆子却比她当年还要大,也不知道她小脑瓜里都想些什么,她哪知道失去父亲的难处呢!

她仍记得,她跟女儿一样大时,父亲不在了,家里变得乱糟糟的一团。母亲天天以泪洗面,弟妹饿得嗷嗷地哭,幸亏有那位好心的大叔和他村邻们送的一些吃食,让她们娘几个维持了一阶段。后来自己村子的乡亲们看她家艰难,就让母亲在生产队做饭,她们姐几个可以跟着在食堂吃饭。

十二三岁的她一边上学,一边卖糖葫芦,贴补家用。每天中午放学,她都以最快的速度熬好糖稀,把头一天晚上去籽的山楂,五个一串地穿在比筷子细些的柳条棍上,在熬好的糖稀里打个滚,一串裹着晶莹糖衣的糖葫芦就做成了。然后她会提前来到学校大门口,三分、五分地叫卖,每天会有几毛钱收入,那些糖葫芦多数都被学校的老师们买走了,每位老师都为品学兼优的她的不幸遭遇,而心痛不已。每当她作业本正反两面都用完后,班主任老师就会在后面给她钉上一个新本子。铅笔用到短得握不住,就会有家境好些的同学送给她一支或半支。有一次弟弟拿了几根稍微长一点的铅笔给她,当得知是弟弟在垃圾堆捡来的时,她抱着弟弟痛哭失声。

看着母亲白天在生产队上工,晚上给他们姐弟缝补衣裳,做鞋子,熬得一天比一天瘦,她想着父亲的话,马上就要高小毕业的她,不顾老师的一再挽留,决定不上学了。她要和母亲一道扛起这个家。虽然她挣的工分只是成人的一半,但怎么说也可以多买点粮食,填饱弟弟妹妹的肚子……

丈夫的咆哮声打断了她的回忆,她看到女儿怯怯地目光,心想,自己这丫头心够狠的,咋就能想到杀了她爹呢?她悄悄地看看屋外,发火的人正气呼呼地走出去,她揽着女儿走进房间:孩子,以后不许说那话了,他是你爸爸,心情不好才这样的,他是想你二叔了,你还小不懂失去亲人的感觉!

妈妈,我懂。女儿乖巧地抬起脸看着她:二叔不在了,就没人给我买糖吃了,也没人让我和弟弟骑大马了,妈妈我想二叔。爸爸是不是也和我一样啊,那我以后不说那不好听的话了,我只是不愿意他打你,骂你,也不愿意看见你哭。

妈妈没事,妈妈看见你和弟弟,就不难过了,你爸爸他也是没法子,他要挣钱养活咱们,还要挣钱还为二叔治病欠的债,他多不容易呀!看看你穿的新衣服新鞋,不都是爸爸挣的钱买的么?你说那些话他听见了该多伤心呀。

女儿懂事地点点头,她为两个孩子擦干眼泪,起身准备年夜饭。她看了一下竖立在墙角的衣橱,微微地笑了一下。

那一年,她五十岁。

远嫁女儿抱着未满周岁的外孙子回娘家了,看着和女儿长得一模一样的小不点,她的心里乐开了花。她曾经为这个女儿担足了心,害怕个性好强的丫头嫁不出去。如今提着的心终于落到肚子里了,看着女儿给外孙做的那些小衣服,小裤子,她的泪花在眼圈里打转转。这孩子把自己嫁得那么远不说,为了挣钱养家,又远离了婆家,和自己当年伺候她们姐俩是一个样子。自己想帮她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孙子比外孙子大一岁,正是需要人照料的时候,她也不能为了外孙子,扔下孙子不管呀。女儿的婆婆是个粗枝大叶的人,曾经在给女儿做过一条棉裤,马大嘻哈的女儿竟然穿了一个冬天总是觉得扎得慌,她去看望女儿,听她说棉裤有刺,就细细地一路摸过去,竟然发现了一根缝衣针!而且棉裤是只缝合了裤里和裤面,裤胆竟然是散着的,真不知道天天骑着三轮送货的女儿,是咋过的冬天,咋就没觉得冷呢?

癫痫病能治好吗癫痫病早期症状怎么治西安重点癫痫病医院好吗郑州治儿童癫痫医院